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六十三章 霸氣的蘇建武【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 霸氣的蘇建武【補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要不是他想要對付我妹子,我們會對他動手?」蘇文飛立即出聲冷笑道,「我看他就是活該,我沒把他另一隻腳給廢了已經算是給他面子了1

胡新臉色立即陰沉下來,「小子,大人之間說事兒允新穡棵喚萄的東西1

「喲喂,我還是頭一回聽見一個土匪村子里冒出來的人跟別人說教養的問題1蘇文翔立即出聲諷刺道,「這位大叔,難道你們老虎溝子里的教養就是讓你們這些人跑到別人家裡胡作非為,亂砸一氣,然後還想抓走人家妹子暖被窩的嗎?你應該慶幸當時急著趕回來的是我大哥,要是我的話……」

蘇文翔陰冷的目光落在阿大的那兩隻手上,「他這兩隻手也得廢了才能安撫我妹子受到的驚嚇1

「不愧是蘇鐵軍的孫子,你們兩個膽子倒是不校」胡新怒極反笑,被兩個小兔崽子冷嘲熱諷,他這暴脾氣簡直就要壓不住了。

若是一般的孩子看到他渾身戾氣的模樣沒準還真就被嚇住了,瞧瞧那幾個半夜不睡覺跟著一起過來湊人頭的同齡少年不就是看見胡新這幅模樣已經被嚇得兩腿直哆嗦了嗎?

只可惜,站在胡新面前的兄弟倆人是蘇文飛跟蘇文翔。

他們兩個修鍊這麼久,雖然還沒殺過人,但是在跑到虎涯嶺跟野獸一對一甚至一對幾進行訓練的次數可不少。

能夠在那些兇悍的大傢伙手下安然無恙的過招,自然也就不怕胡新這一個人了。

更何況,胡新就算曾經再厲害,那也是他過去的那些事兒了。

如今他年紀已經不小了,真動起手來,他們兄弟倆隨便一個出手都能把他給打趴下!

「說笑了,我們哥倆的膽子一直不大。」蘇文翔皮笑肉不笑,吐出來的話在場不少人都為他捏了一把冷汗。

特別是周建軍這些跟蘇建武關係比較好的朋友們。

這胡新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小心眼的傢伙,本身武力值又強,一個打三個完全不是問題。

而且人家根本不怕殺人。

畢竟真把人家惹火了,隨便找個機會把你往深山老林子里那麼一拽,是生是死還不是人家說了算嗎?

就算報警了又咋樣?沒憑沒據的,沒準連屍體都不給你留呢,誰能拿他怎麼樣?

這蘇建武一家子的變化也太大了,先是張杏花現在給人的印象那就是個不好惹的凶婆娘,該出手就出手,不該出手人家也絕對不慫,反正不能輕易跟她鬧起來,要不然沒準就跟蘇梅一樣的下常

再就是蘇建武,平日里看著老實巴交的一個漢子,結果還敢跟土匪頭子胡新講條件,一點面子都不給人家!

這蘇家哥倆就最離譜了,沖著人家胡新這就是赤果果的挑釁啊!

不少人都為他們哥倆捏了把冷汗,生怕胡新這個炮仗突然就點燃爆炸了,到時候真的打起來,少不得有傷殘的。

「小子,有脾氣。」胡新突然哈哈笑了起來,沒再繼續糾纏關於阿大手上的事情。

沖著蘇家哥倆豎了個大拇指,就帶著人匆匆的走了。

東鄉的老少爺們一臉的茫然,這胡新到底咋回事兒啊?剛才不是還氣的要殺人似得,怎麼突然就笑著走了?

只有少數人才看清楚了胡新臨走之前看向蘇家哥倆那陰冷的眼神,看來是真的把這一家子都給記恨上了。

「老三,你這膽子也太大了,那可是胡老大啊!土匪頭子一個,殺過人的啊!你居然都敢跟人家嗆聲,回頭人家找你麻煩咋辦啊?」

周建軍憂心忡忡的走過來,拍著蘇建武的肩膀說道。

蘇建武這心裡其實也泛著嘀咕呢,只是卻不大願意讓人家看出來,只是嘆道,「反正這仇已經結下了,我就不相信這胡新還真的敢殺人不成1

眾人呵呵一笑,這可沒準呢。

前幾年災禍的時候,胡新不就跟人家換了小孩回去嗎?

雖然眾人沒說出口,可那個光景把小孩子帶回去能幹什麼?家家戶戶都缺糧食,老虎溝只會更缺,怎麼可能白白養一群小孩?

也正是因為這個心照不宣的原因,大傢伙對老虎溝的人都是存著幾分畏懼的,在鎮上趕大集的時候碰見老虎溝出來的那些傢伙也都是繞道走。

畢竟人家都是一個窩裡的,一人出事全部出動,那可是一等一的團結,沒人敢跟著對著干。

而今天,這個敢跟人家老虎溝老大對著乾的人出現了……

眾人看向蘇建武一家子,心裡也是複雜的很。

不管以前彼此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嫌隙齷齪,這一回可都是真的在為他家擔心著呢!

「要不然你去找蘇叔幫你說說吧?蘇叔以前好歹也是部隊里的,沒準認識不少人呢,有蘇叔給你當靠山,我看那胡新也絕對不敢亂來的。」

「對啊,好歹你也是蘇叔的親兒子呢,你去找蘇叔幫忙,他一定會幫你解決胡新的。」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都是在為他家擔心。

蘇建武聽著感動,淡笑道,「這事兒我心裡有數呢,放心吧,沒事的。」

說著,他抓出那五塊錢來,沖著周大牛笑道,「隊長,這錢去糧站買點糧食回來,明兒給大家蒸個饅頭吃,就當我蘇建武謝謝大家的關心了。」

五塊錢買細糧是肯定不夠整個生產隊的人吃的,但是粗糧卻足夠了。

周大牛也沒客氣,接了下來,拍著他的肩膀嘆道,「老三,聽咱們一句勸,那胡新真不是咱們庄稼人能惹得起的,你想想之前他走的時候看你們家人的眼神,那跟刀子似得,真的把你們跟恨上了。」

「恨上了就恨上了唄,難不成我還能讓他不恨呀?」蘇建武樂呵呵的說道,「我好歹也是個大男人,要是連自己媳婦孩子受了委屈都護不住,那還叫什麼男人啊!我知道大夥對我的關心,你們放心吧,我真的心裡有數呢1

眾人見他堅持,便也不再勸了,只是琢磨著回頭跟蘇老爺子說說,到底是一家人呢,胡新的事兒還是得幫幫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