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六十四章 蘇老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 蘇老頭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這鬧了大半夜,見暫時沒事兒了,眾人也都紛紛散開,各回各家睡覺去了。

蘇建武也帶著蘇茹他們重新回了各自的屋子,對於胡新以後會有什麼動作暫時不操心。

他也是個大男人,要是那胡新真的敢做什麼壞事兒,蘇建武可也不會跟個慫貨一樣就這麼忍下去!

這次他表現很好,張杏花也難得給他一個笑臉,關燈就鑽一個被窩裡去了。

蘇茹跟兩個哥哥看著弟弟妹妹睡著了,才站到院子里商量事兒。

「那個胡新,要不然咱們也把他給廢了吧,省得他再來找咱爸的麻煩。」蘇茹眼底閃過一絲狠厲,一不做二不休,現在胡新已經記恨上她家了,留著也是個禍患。

殺人的事兒她還做不出來,可是廢了他還是很簡單的。

蘇文飛點點頭,「這事兒交給我,我去部隊之前總得為家裡做點事兒。」

蘇文翔卻說道,「就算廢了胡新,今天來的那些人也不會放過咱們家的,老虎溝雖然是個土匪窩子,可他們那裡的人卻是咱們這一帶最團結的,胡新廢了他兒子還能繼續接班,要我看……」

蘇茹瞥了一眼二哥,沒想到自家二哥的比自己還想的長遠。

老虎溝那伙人的確是個禍害,但是真讓他們廢了那裡所有的人,她總覺得有些不太自在。

她一向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老虎溝這梁子算是結下了,可是真要把這夥人運作好了,也能成為她手中的一把利刃。

這次這件事兒的罪魁禍首便是蘇梅,這個女人千方百計的算計她家,以往看在親戚一場的份上,能忍則就忍了,可她這一回為了劉振鵬那一句話,就能生出這麼狠跡難保下一次她不會為了利益對她的家人下毒手!

劉振鵬她還要留著順藤摸瓜,這蘇梅倒是可以先利用老虎溝的人給解決了。

「胡新的事兒不著急,咱們先處理蘇梅的事情。」蘇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兩個哥哥,並且把自己這一陣子自己調查出來的東西全都說出來了。

原本她並不想讓大哥為了這些瑣碎的事情操心,畢竟他也是馬上要參軍的人了,這段時間就讓他在家裡安安心心的過日子,可誰想到又能惹上老虎溝那群瘋子呢?

所以關於父親的身世問題也不能再隱瞞下去。

蘇梅名義上到底還是他們的大姑,萬一哥哥們看在親戚一場的份上對那個女人心軟,這個禍害就一直沒完沒了了。

索性將父親的身世說出來,沒了那層血緣關係,他們動起手來也絕對不會有任何負擔。

「難怪……我就說老太婆怎麼對咱們家這麼苛刻呢,搞了半天這原因是在這兒?1蘇文翔聽完后臉色更加冷然,「蘇老頭每個月領的那些福利按理說也是多虧了咱爸才能享受到的,可這老兩口子這麼多年一直把咱們這一家作踐的不像樣兒!這也太不是個東西了1

「蘇老頭不是個傻子,他敢這麼作踐咱爸,沒準就是得到什麼消息,知道咱爸身世一輩子都不會暴露出來,所幸就把咱家當成免費勞動力,伺候他們那一大家子的人……」

蘇文飛一語戳中重心,看的倒是挺透徹。

他冷冷一笑,語氣陰寒道,「既然她敢這麼算計咱們,那麼咱們也就別客氣,丫丫,你做的很對,沒準現在那幾個叫阿大的傢伙已經把蘇梅給記恨上了。

就算咱們家也是他們仇視的人之一,可蘇梅絕對也比咱們好不了多少。」

蘇文飛這一語成真,沒過幾日就將蘇梅哭兮兮的跑回了東鄉,那個時候鄉里的人都還在地里幹活。

蘇老三這一家子那夜裡跟老虎溝對上的事兒足以讓平日里沒什麼娛樂項目的鄉民們八卦許久,特別是東鄉那群嘴碎的老娘們,早就把這事兒傳到其它鄉鎮去了。

這一回見到蘇梅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跑回了娘家,眾人的八卦之心又被撩了起來,反正這活兒大家都沒幹,於是一股風的就跑到蘇老頭那邊去看熱鬧去了。

蘇梅一回到家,看到她老子娘撲通一聲就給兩人跪下了,她的臉上還帶著傷勢,那是被張杏花下了狠手打出來的,讓她都沒臉出門見人。

若不是這次真到了危急關頭,她也不願意頂著這張臉出來。

「有啥話好好說,跪著幹啥啊1

蘇老太太連忙就要把她扶起來,卻被蘇老頭黑著臉喝住了。

「讓她跪著說!上次的事兒我還沒跟她算賬呢,這次又鬧出啥事兒了1

讓老虎溝的人過來抓蘇茹的事兒蘇鐵軍並不知情,要不然肯定會阻止蘇梅這個餿主意。

這些日子,這個老頭子也在心裡琢磨著呢。

他這個三兒子的確不是他親生的,雖然搞不清楚當初那個人為什麼要把孩子讓他帶到鄉下來養著,可就沖自己每個月領到的那些福利,按理說他家都是該好好對待蘇建武的。

只是當年他接到這孩子的時候,那個人還給他附帶了一句話,讓他別好好養著蘇建武,最好能將他控制在自己的手心裡。

那個時候他還沒有完全退下來,就把蘇建武交給了自己的妻子養著。

誰想到這婆娘磋磨起一個孩子來那手段還真不帶重複的,他也從最初的看不過去,卻發現那人對蘇建武這樣的處境很滿意之後便不再理會了。

蘇建武前半生一直都很聽他們的話,可自從那一次老太婆沒能把蘇茹賣給老虎溝的事兒辦妥后,這事情就開始發生巨大的轉變了。

蘇鐵軍明顯感覺到,這個養在自己膝下幾十年的兒子已經漸漸不受自己的控制。

在他與老虎溝的人結怨后居然沒過來找他幫個忙啥的時候,這種感覺就得到了證實。

所以在看到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時,蘇老頭自然沒給好臉色。

要不是因為蘇梅是自己的種,他真恨不得拿槍崩了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貨!沒讓她現在滾出去就算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