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六十六章 毀了【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 毀了【第二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蘇鐵軍拿了東西便走出屋子,看著跟蘇梅哭成一團的老太婆這眉眼就直抽抽。

生了幾個孩子,除了老五之外竟然沒有一個像他的,早知道就不娶這麼個蠢婆娘了!

不過現在再怎麼懊惱也沒用了,總不能現在還搞出啥離婚的事兒來吧?

蘇老頭虎著臉,沖著蘇梅沒好氣道,「叫上人去趟老虎溝,咱們把萬秋要回來。」

蘇梅立馬抹去眼淚站起來,激動的就跑出去叫人了。

被老虎溝那群人擄走的消息已經在鎮上傳開了,遲早也會傳到東鄉來,因此蘇梅根本沒想過要不要給自己閨女留點名聲,直接就跑到外頭叫人一起去老虎溝。

東鄉大多數人對蘇老頭還是很敬重的,這次這事兒既然是他親自出手,不少人連理由都不問一個,十分爽快的就答應跟著去充場面。

蘇茹撇撇嘴,一溜煙的跑回家就把這事兒告知給兩個哥哥。

至於張杏花跟蘇建武,雖然也好奇蘇梅到底發生了啥事兒,竟然驚動老爺子親自出馬了,可他們關係現在跟那邊有些微妙,也不願意插手其中。

蘇梅很快就組織起來五六十個年輕力壯的青壯年,再加上蘇家老大老二和老四一起,就浩浩蕩蕩的跟著蘇老頭一起朝著老虎溝的方向走了。

隨行跟著的還有一些湊熱鬧的婦女,連家裡的活兒和地里的活兒都不幹了,就是瞅瞅熱鬧去。

蘇茹本來也想跟著,但是蘇文飛卻不讓。

他有股直覺,這次蘇老頭親自去,老虎溝那邊的人肯定不會抓著一直不放,頂多也是會提出一些條件。

前些日子他們在東鄉吃了虧,怎麼著都要找回場子,不然外頭的人還怎麼看他們老虎溝出去的人?

能讓蘇鐵軍親自出面,也算是給足了胡新的面子。

既然猜到了結果,他們也就沒必要跑過去湊熱鬧,還是安安心心的在家裡繼續修行比較好。

只有自身強大了,那些牛鬼蛇神他們才能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

於是兄妹三人悶著頭悄悄的進了小界面繼續修鍊。

這些日子,蘇茹發現圍著竹屋外面的那一片不見盡頭的森林倒是另有一個用處,那就是可以隨便他們三兄妹怎麼折騰都不用怕被人發現。

畢竟有些手段在外面使用的話,難免會被人撞見,可是在這片森林裡不僅有著足夠大的修鍊空間,這裡長成的樹木也堅硬如鐵一般,以他們兄妹三人現在的能力還無法損壞半分。

可想而知,這裡的樹木也不是凡品。

經過這次差點被老虎溝的人堵在家裡的事件,蘇茹打算除了研究符文之外,也再學習一門防身的功夫。

修鍊者與符醫本不可兼得,畢竟符醫需要潛心下來琢磨與研究,而修鍊者則是需要花費更多的功夫去磨練自己的身體與意志。

兩個不同的修鍊體系都需要大量的時間,若是兩者兼修,必定無法成就大器。

這曾是樓相依的記憶力留下最深刻的一句話警局,為的就是告誡她的繼承者不要太過於貪心,只要專註一門修鍊便好。

蘇茹本身也是這麼打算的,畢竟符醫也能夠使用攻擊性的符文,可是她卻忘記了,這裡並不是異世界,攻擊符文的力量根本不能光明重大的使用出來。

就如同她對付那些老虎溝的傢伙使用了火系符文是一樣的。

若不是當時周圍並沒有同鄉人晃悠,她也不敢使用火系符文去嚇唬那些傢伙。

到時候跟那伙人懟起來,免不了就要麻煩一些。

所以,修習一門功夫也是很有必要的。

反正她已經有兩個哥哥已經會一些功夫,那麼她這個妹妹也會一點功夫的話,似乎並不過分吧?

兄妹三人在小界面進行修鍊起來,當然蘇茹也拿著手錶訂好了時間,省得練過頭一直不出去會讓母親擔心。

另一邊,蘇鐵軍等人走了三四個小時的山路總算是到了老虎溝口。

老虎溝位於深山,十分偏僻,易守難攻,就連當初那些四處掃蕩的鬼子都沒能摸進去,可想而知若是一個外人在這邊晃悠,只怕會被困死在這個地方。

不過附近一帶的山民卻不一樣,老虎溝雖然讓他們忌憚,但從小都在這一塊兒活動,自然曉得老虎溝的路怎麼走。

胡新這一伙人還延續著很多年前的舊習,老虎溝有個望風塔上面也一直有人站著,因此等蘇鐵軍他們過來的時候,胡新這一伙人也就浩浩蕩蕩的跑了出來。

看到是蘇鐵軍的時候,胡新眼底閃過一絲詫異,但面上卻是哈哈大笑道,「原來是英雄蘇伯伯,怎麼有空跑到晚輩這裡來逛了?」

蘇鐵軍淡笑道,「我來幹啥你也清楚,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抓走了我外孫女總得把人放出來,說個條件吧,要怎麼樣才肯放人。」

胡新哈哈大笑,「蘇伯伯別這麼嚴肅嘛!咱們也算是老熟人了,您難得過來一趟,跟我這個小輩進去好好喝一杯咋樣?」

蘇鐵軍點點頭,根本不怕老虎溝民兵連連長手裡拿著的那支土槍,直接就走了進去。

胡新嘴角勾起一絲冷笑,便跟著一起進了去。

老虎溝窮的很,房子跟東鄉一樣都是用泥巴壘出來的土屋,東鄉不少人都沒來過,這會兒進來后就跟看稀奇似得。

有些腦袋靈活的,一眼就看出來這老虎溝居然沒有一個女人在外面晃悠,想起女人在這裡低賤的地位,蘇梅摸摸身上起來的雞皮疙瘩,還是忍著害怕開始找起萬秋來。

胡新也沒阻止,只是咧嘴露出一口黃牙,笑的不懷好意。

果然,沒一會兒蘇梅就找到了已經有些被折磨的瘋癲的萬秋,看到她凄慘的模樣,在場所有人都憤怒了。

只見萬秋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撕扯的破碎,身上的痕他們這些過來人看一眼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對於一個還不滿二十的少女來說,這簡直是最大的屈辱與折磨!

蘇梅已經抱著萬秋大哭起來,她的女兒這輩子已經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