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七十章 信息【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 信息【第三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那些下放的人都按照萬建平的意思安排了很重的活兒干,除了撿牛糞割豬草這些簡單的活兒還要去挑水澆地。

隨著天氣越來越冷,可是卻一粒雨水都沒有掉過,這十里八鄉的農民們都開始惶惶不安起來,生怕又會像那幾年一樣,於是不僅挑水澆地弄得很勤快,家家戶戶更是節衣縮食,一個成年人一天下來竟然只是喝稀粥湯水,就是為了儲存糧食,怕那幾年的噩夢般的日子再現。

於是王崇易他們這七個人可就難過了。

每天不僅要干很多活不說,也是不敢多吃,也跟村民們一樣,只要得了空閑的時候還回去林子里挖野菜。

不過到底是外來人,他們也不敢挖太多。

最近鄉里的一些女人就是因為他們這些城裡人來了分走了一些屬於他們的糧食,現在居然還敢跟著她們挖野菜,一個個的對他們根本沒好臉色看呢,甚至見著他們還要挖苦一番。

把這群知識分子往往氣的說不出話來,一個人坐在那兒生悶氣。

王崇易他們剛來的幾天,蘇茹也裝作不認識他們,實則卻是在暗暗觀察著這七個人。

王崇易是她跟哥哥們的老師,照顧是肯定要私下照顧的,只是現在他們七個人都住在一個窩棚里,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可不好忽悠過去。

老師估計也是顧忌到這一點,才每天裝作跟他們不認識,也不主動跟他們搭話。

因為隔壁住著一夥陌生人,蘇茹他們也不敢吃的太好,省得又有人去舉報他們。

每天家裡人啃著黑饃饃喝著野菜湯,偶爾才會切幾片臘肉炒一炒,根本聞不見什麼肉味兒,不過即便如此,這小日子也是比鄉里大部分人都要吃的好。

自從那件事兒后,蘇建武也沒去蘇家那邊晃悠了,像是真的對那邊的親戚徹底死心了一樣,就連說好的贍養糧也沒給那邊送去。

估計蘇老太太也是知道理虧的,並沒有跑過來鬧,畢竟她外孫女出了那種事情,說出去也是丟了蘇家的臉面,這老太太都不愛串門子了。

時間眨眼就到了月底,再過幾天蘇文飛就該收拾東西去部隊報道了,所以這次趕大集張杏花打算去鎮上給他多買些東西。

新兵入伍,誰知道會分到什麼地方去訓練,不過想也知道肯定是那種條件艱苦的地方,張杏花這個做媽的怕自己兒子在外頭啥都缺,給他準備的行李都跟搬家似得誇張。

蘇茹這些日子也攢下了幾十斤乾魚丸和魚粉,算算足夠吃一兩個月了,她才沒繼續做下去。

畢竟這東西也有個保質期,放的時間太久了可就不新鮮了。

她琢磨著,等大哥確認了分配的地方到時候她再做一些給他寄過去就成。

而魚粉這種東西蘇小弟跟小妹也很喜歡。

因為裡面還蘊含著能量,她每次也只給兩個小傢伙沖泡一丟丟,但就這麼一丟丟也足夠他們欣喜若狂的了。

這次去趕大集,蘇茹還是照例跟上的。

小界面里的雞崽子已經長大了不少,估計再過兩個月就可以開宰了。

豬崽子也長到了八九十斤,肥嘟嘟的可愛極了,蘇茹一瞧見它們就忍不住流口水,特別想吃紅燒或者糖醋。

這次去趕大集,她打算再多買點雞崽,上次她買的那些雞崽子里母雞少的可憐,這次她得讓母親去挑一挑,看看能不能選到母雞崽子,養大了下蛋還能偷偷給家裡人補充一下營養。

說起來,蘇茹估計父親也是察覺到了什麼。

家裡放在明面上的糧食並不多,可是每天他們一家七口吃的飽飽的不說,那袋子里的糧食卻並不見下去多少。

蘇建武又不是個傻子,不過也不知道為啥,他並沒有多問。

因著這一點,蘇茹對父親倒是又有些改觀了。

能夠生出他們這幾個聰明的孩子,這個當父親的又怎麼可能真的是個傻的?可前世,她家怎麼偏偏就落得這麼一個下場呢?!

「這些布頭買回去還能給你們幾個做雙鞋,最近小峰的褲腳子都短了,應該是在長個子了。」張杏花站在供銷社裡面挑選著布頭。

或許是吃飽了,這陣子他們家幾個孩子都在長個子。

特別是大哥跟二哥長得最快,估計都有一米七左右了,原本張杏花做的那些衣服不得不又改大了一些,就連小弟也都長高了些,以前的衣服也沒法穿。

蘇茹打著哈欠,對這些事兒她不感興趣,讓母親隨便買。

「杏花,我就買這些。」桃花嬸興奮的挑了不少布頭,扯著母親的袖子說道,「待會兒陪我去一趟衛生院啊,上次劉醫生給我家二蛋開的葯還挺好用的,這次我得專門去謝謝人家。」

蘇茹一聽到劉醫生這三個字立即就豎起耳朵來,眨巴著眼睛問道:「桃花嬸,那個劉醫生回來了?不是說他回老家去了嗎?」

「回老家?」桃花嬸顯然不知道這事兒,「沒啊,我之前去我大姐家的時候都瞅見他了呢1

說著她咯咯笑道,八卦的沖著張杏花講,「我上次看見劉醫生的愛人長得可漂亮了,聽口音像是京城那邊來的,一口京片子腔呢1

「劉醫生是京城的?」張杏花一愣,詫異道,「京城的怎麼跑到咱們這偏遠的地方來當個小醫生啊,別是你看錯了1

蘇茹眼珠子轉了轉,京城嗎?

前世她也去過京城幫人家治病,不過沒多久她就被老太太給害死了,說起來那個地方……

蘇茹敲敲腦袋,覺得有些鑽心的疼,怎麼感覺像是忘記了啥事兒,好像她那次不是第一次去京城一樣。

不過很快桃花嬸接下來的話就讓她放棄了細想,專心豎著耳朵聽起來。

「怎麼可能聽錯!他愛人還跟他吵架來著呢,聲音可大咯1桃花嬸不滿的瞪了一眼好友,嘆道:「那京片子味兒可重了!還哭了呢!說起來那劉醫生也是挺奇怪的,我看他愛人穿的不差,說明家世也不錯啊,怎麼就跑到咱們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當小醫生呢?我看他那身板跟氣勢,倒是像個當兵的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