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八十二章 想學醫【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 想學醫【第二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蘇茹急急的回到家中,白醫生叔侄倆也緊跟其後,屋內蘇小弟哭的淚眼汪汪的,捂著肚子縮成了個小蝦米。

家裡其他人都圍著他,就是不知道他這是咋了。

蘇茹看的也心疼,要不是初級治癒符文的力量只對外傷有作用,小弟也就不用受這種罪了。

看來她必須要加緊修鍊,提高符文的等級,除了普通的外傷之外,對人類而言最大的危機還是病魔纏身。

初級治癒符文對於病症之類的身體問題只有抑制作用,治標不治本,想要徹底根除只有使用高級治癒符文才行。

「看來是肚子里有蟲,沒啥大事兒,吃個藥丸子把蟲拉出來就行了。」

白醫生仔細的檢查一番,確定不是什麼大病才鬆了口氣。

看著蘇茹還是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差點被你這小丫頭給嚇死,還以為多嚴重的病呢1

蘇茹臉一紅,看著白醫生數量的拿出打蟲的藥丸子兌了水給自家小弟喝下去,也覺得自己實在有些大驚小怪了。

「看來最近伙食不錯,肚子里的小蟲子都鬧起來了。」白醫生笑著說道,「沒什麼大事兒,每個人肚子里都有小蟲子的,它們鬧騰的時候吃個打蟲葯就行。」

說話間,蘇小弟捂著肚子就要上廁所去了,也被羞得紅了臉。

張杏花也笑道,「我就說這小子沒啥事兒,就是我家閨女急的,哈哈,白醫生麻煩你還專門跑一趟了,晚上留我家吃飯吧,今天剛分了野豬肉,正好能吃頓新鮮的。」

上次家裡蓋房子,白醫生叔侄倆也過來幫忙后兩家的關係就親近了不少。

畢竟白醫生沒跟那些勢利眼一樣嫌棄她家窮,僅憑這一點就能看出這叔侄倆值得家裡交好了。

「行啊,我正愁分給我們叔侄倆的野豬肉不知道咋弄呢,杏花嫂子待會兒幫我們一起做了吧?」白醫生一點都不客氣的笑道,「上回杏花嫂弄的那個紅燒肉可香了,我現在還想著呢,嘿嘿。」

張杏花被他逗笑了,捂著嘴咯咯笑道,「行啊,那我全給你做紅燒肉。」

反正這會兒也快到吃晚飯的時候了,白醫生叔侄倆也就不急著回去。

蘇茹看著小弟吃了藥丸子後上了幾趟廁所就舒坦了不少,這心也才放回去。

她抿著唇,卻是覺得自己有些過於依賴異界人的符醫傳承了。

在樓相依的記憶里異界人似乎很少會有病痛折磨,因此自然也就沒有醫術這種東西。

符醫也是醫,不過醫治的是斷手斷腳的外傷,醫治的是能讓人七竅流血的蠱毒,可是對於這個世界人類會染上的感冒發燒這種簡單的疾病卻是無能為力。

前世她能夠靠著初級符文闖出一片天地,靠的也是外傷治療的口碑,對於病症也只能靠著符文的力量壓制從而延長病患的生命。

這次小弟鬧肚子疼才突然將她從一個誤區之中驚醒過來。

符醫的力量的確強大不錯,可她的親人朋友卻只是個普通人,她想要靠著符醫救人就必須要學會這個世界的醫術,而中醫就是個不錯的途徑。

符醫能夠將符文的力量溶於藥丸之中,她若是自己會看病救人製藥丸,也就不至於連給舅舅的救命藥丸都要冒著暴露的危險去找白志春換藥丸子了。

蘇茹瞅了瞅白志春,這個白醫生的確有些本事,她要是想跟他學中醫的話這個人會同意嗎?

「你盯著我小叔幹嘛?」白浩軒忽然湊到她面前,淡淡的問道。

蘇茹瞥了他一眼,「我在想白醫生真厲害,要是我也能跟他一眼會看病就好了。」

白浩軒眼底閃過幾分笑意,這小丫頭說謊還是張嘴就來,盯著他小叔這麼久,居然就想了這點事兒?騙鬼呢!

今天糧倉的那事兒,白浩軒到底沒問出口。

他能夠看得出來張杏花跟蘇建武兩人絕對就只是個普通老百姓,可是為什麼他們生下的子女他就看不透呢?

「我小叔也就是治治跌打損傷,要麼就是看看感冒發燒之內的,再多的他也就是個門外漢。」白浩軒淡笑著說道,「可別被他這架勢給唬住了。」

「臭小子,有你這個編排長輩的嘛1

白志春十分不滿的朝著侄子腦門就是一巴掌拍了過去,才笑著對蘇茹說道,「小丫頭有夢想是個好事兒,中醫博大精深,學的越早越好,叔叔那裡有本入門的書,回頭你拿回來看看,叔叔我的本事可就是從那書上學的,你能學多少也是你自己的造化。」

蘇茹眼睛頓時一亮,「真的嗎?謝謝白叔叔1

白志春一樂,「我又不唬你,不過你認識字嗎?那書上寫的東西白叔叔都有好多沒看懂。」

「我二哥認字,回頭我讓二哥教我1蘇茹立馬說道,顯然不願意放棄這個好機會。

至於認不認字的,這個只要自己清楚就行了,沒必要跟白志春說。

不過這個人情她是接下了,等以後白志春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她也不會冷眼旁觀。

白志春只當她是小孩心性,根本沒把她要學醫的事兒放在心上。

要知道,就連他當初學醫的時候都差點忍不住撕了那本書呢,中醫博大精深,想要深入學習就必須耐得住寂寞與枯燥,在治病救人這一方面更是要經歷過重重驗證。

他就是因為沒啥耐性,所以才只會看跌打損傷,感冒發燒之類的小毛病,把老爺子給氣的半死。

加上白家叔侄倆,蘇家晚上這一頓野豬肉吃的可是津津有味的。

張杏花很捨得放調料,再加上白志春拿過來的野豬肉,可是把幾人美美的吃了一頓。

東鄉其他家或多或少的也都煮了野豬肉嘗個葷腥味兒,雖說今天有幾個人去虎涯嶺差點連命都給丟了,可想想現在吃的肉還有不用把今年的糧食交公糧了,整個東鄉就跟過年似的喜氣洋洋,就連那平日里一言不合就吵架的大媽大嬸兒也都能好聲好氣的湊一塊說話。

當然,私下嘀咕最多的,還是到底是誰把那些動物屍體扔到糧倉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