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八十三章 兩張匯款單【第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兩張匯款單【第三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東鄉的公糧靠著那些打獵得來的肉給抵了不少,甚至周大牛還換了一些平價糧回來。

老天爺不給活路,他也怕真的再發生前幾年那樣的飢荒,為了以防萬一,寧願多屯點糧食在糧倉的,要不然明年秋收再交公糧的話,那是真的活不下去了。

為了這事兒,東鄉的隊長會計這些小領導頭髮都快愁白了,天天仰著脖子就盼著老天爺能賞臉下場雨。

只可惜,一直持續到十二月份這風還是呼嚕嚕的吹,可雨水愣是半點沒見著。

唯一慶幸的是東鄉地處南北交界,所以冬天也能種一些菜跟飽腹的東西,像蘿蔔白菜土豆什麼的,能種多少是多少,反正保證是吃的東西就成。

至於那個悄無聲息在糧倉里丟了那麼多動物屍體的『高人』最近也是在私下傳播的沸沸揚揚的。

張杏花端著盆子去河邊洗衣服的時候都能聽見那些人嘀嘀咕咕的,有些人腦洞大的甚至都開始懷疑虎涯嶺內部是不是有什麼寶藏,有一個像小人書裡面那樣牛哄哄的家族鎮守著,要不然那裡面的動物怎麼都那麼精明呢?

還有那糧倉的動物始終也都是個謎團。

張杏花聽著這些人猜來猜去的,差點笑死過去。

她當然知道這事兒都是自家閨女和兒子乾的,若不是這本事會招來災禍,她肯定會好好的在這些左鄰右舍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生的閨女兒子有多麼能幹。

蘇茹這些天也從白醫生那邊拿到了他說的那本書。

上面的字她都認得,可是組合在一起的時候就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理解了。

但好歹符醫跟中醫還是有那麼一丟丟的關聯的,蘇茹發現只要先把人體穴點陣圖給記下來,接下來再去看書就會變得容易很多。

當然,老師那邊的教學她也沒落下。

為了防止被人發現,她現在並不是大晚上的才去找王崇易他們,而是趁著他們去後山坡割豬草幹活的時候跟著他們學習。

大白天的,要是有人靠近,站在後山坡上一眼就能瞧見,還剩了晚上的煤油,可謂是一舉兩得。

不過王崇易他們安排的活每天也都不是一樣的,若是在人眼皮子底下幹活,她就抱著白醫生給的醫書看,過得倒是很充足。

上次老虎溝那邊的人找事兒之後,蘇家老宅那邊的人也安靜下來,居然和平相處了一陣子,就連分糧食的時候老太太都沒作妖,害得蘇茹還白白的警惕了一常

至於蘇老頭床下的金條跟手槍,她暫時沒有動,畢竟想要悄無聲息的進入那老兩口的房間還是有些難度的,平日里蘇老頭就在家呆著抽煙,鮮少會出門跟人聊天扯皮。

只可惜風系符文必須修鍊到高級才能將使用者也化為一股真正的風,至於現在她的水準嘛,能加持自身的速度就已經很不錯了。

所以蘇老頭藏得金條暫時放在那兒,遲早有天能用得的到,她倒也不是很心急。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的過著,到了十二月初的時候,距離蘇文飛去部隊也有一個月了,總算寄來了他的一封信。

張杏花摸著兒子的信時眼淚嘩啦啦的就掉下來了,兒行千里母擔憂,家裡人都不知道他到底被分到哪個地方去了,自然這心也是放不下的。

跟著寄過來的還有一個大大的包裹,拿回家眾人一拆開,頓時瞪大了眼睛。

除了寄過來的一封信之外,居然還有很多罐頭之類的東西。

「丫……丫丫……」張杏花從信封里抽出了三張紙,看了上面的內容后,便臉色奇怪的朝著她問道,「你跟你雷子哥的關係很好嗎?」

蘇茹愣了愣,「額,還,還行吧。」

說起來那個傢伙也跟大哥一樣離開了有一個多月了,神神秘秘的小子也不知道現在情況咋樣了。

張杏花面色有些奇怪,輕咳一聲把一張匯款單塞到她的手裡,「這是雷子給你寄的他的津貼……怎麼都寄給你了?」

這信里大兒子也說了這匯款單是雷子死皮賴臉硬是要塞進去的,他被搞得沒有辦法才一起寄回來。

那雷子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自己的津貼不寄回去給他那個寡婦娘,偏偏寄給他妹子,這其中沒有貓膩絕對不可能,可偏偏問起來,雷子也只是神秘的笑,十分欠扁。

「寄給我?」蘇茹吃驚的拿過那張匯款單,他們新兵的補貼不多,只有十幾塊錢,蘇文飛跟雷子全都寄回來了,反正他們平常也沒啥機會能用上錢的,就乾脆全都給寄回來。

蘇茹有些無語的拿著匯款單,樓司辰那小子居然還真的把他的津貼全都給寄給自己了。

這是啥意思?

張杏花眉頭皺著,「這雷子是啥意思?非親非故的,怎麼就把錢寄給你了呢?」

蘇茹想了想,「這錢回頭給他媽拿過去吧,肖阿姨肯定比咱們更需要這筆錢。」

「恩,這沒親沒故的,咱們也不能收人家的錢,這叫啥事兒啊1張杏花贊同的點點頭,就把匯款到收起來,打算明兒回趟娘家,把這錢交給肖寡婦。

不然這要是讓別人知道雷子居然把錢匯給自己的閨女,誰知道會傳出什麼難聽的話來!

想了想,她又對二兒子說道,「文翔,回頭給你哥寫封信問問,就說咱們把錢給雷子他媽了,讓他以後別給你妹子寄錢,傳出去不知道鄉里的老娘們會怎麼編排呢1

蘇文翔眼神詭異的朝著自家妹子看了一眼,神情慎重的點點頭。

張杏花這才放心下來,正準備將兒子寄回來的東西是收拾好,忽然就聽到外面院子里有女人罵起來。

「殺千刀的張杏花,你家的小賤人到底給我兒子灌了什麼迷魂湯啊!他在部隊里的津貼全都寄給你閨女了!我這個當媽的是一分錢都沒有啊!臭婆娘你快把我兒子的錢拿出來,要不然今天我就跟你們家沒完1

穿著一身打滿補丁舊衣服的女人叉著腰,一臉凶煞的站在院子里張口就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