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八十七章 要過冬了【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 要過冬了【第一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前世那個繼母的事兒她知道的並不多,但是蘇老太太每次都特別熱切的叫她一聲『新蘭』她還是記得很清楚的。

那個時候父親已經是一副行屍走肉的模樣,對什麼都漠不關心,成天沉溺在酒精的麻醉之下,一副爛酒鬼的模樣看著就讓人心生厭煩。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男人居然還有女人肯嫁過來,老實說蘇茹也覺得有些挺不可思議的。

畢竟在她的記憶力,那個叫『新蘭』的繼母模樣並不差,雖然是個死了丈夫的寡婦,甚至還帶了個拖油瓶,可實際上以她的能力與容貌再怎麼也能找個比前世她父親那樣的條件還要好些的吧?

這次肖寡婦提到的張新蘭倒是讓她有些在意起來。

她並不能確認前世那個繼母到底是不是姓張,不過叫新蘭卻是真的。

瞅著父母兩人親親密密的說話,絲毫不顧及家裡還有幾個小的就在跟前呢,蘇建武就像一隻大型犬一樣扒拉著自己的媳婦,若他屁股後面長得有尾巴,蘇茹毫不懷疑此時他的尾巴肯定搖的特別歡實。

一家人在的日子哪怕是平淡也是一種幸福,蘇茹看著小弟小妹在院子里嘻嘻哈哈的玩鬧,原本有些糟糕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張新蘭的事兒肯定是不能當著母親問的,不過肖寡婦說自己母親是插足別人感情的第三者,搶了她堂姐丈夫這話蘇茹卻是一點都不信。

只是這到底也是個結,有時間得問問父親才行。

天氣逐漸冷起來,身上的衣服自然也得多穿一件了。

鄉下人都受凍,畢竟這一帶不產棉花,想要做件棉襖還得去弄棉花票才能買到棉花。

之前張杏花給他們兄妹幾個做的新衣服他們都穿上了,最近卻又在發愁做棉襖的事情。

當母親的自然不希望看見大冬天的自己孩子還穿著單薄的衣裳,可別說棉襖了,就連她家現在蓋的被子都還是人家王桃花借給他們的呢!

儘管跟王桃花的關係再好,張杏花也沒法心安理得的一直占著人家被子用,畢竟這是人家的嫁妝。

晚上的時候張杏花難得做了包子。

做的是白菜豬肉餡兒的,中午的野豬肉還剩了兩斤新鮮的,這段時間家裡吃腌肉已經吃的膩歪了,吃個新鮮的換換口味也不錯。

蘇茹幫著清洗白菜,蘇文翔力氣大則是負責剁肉餡,雖然菜多肉少,可吃起來卻味道卻很香。

成年男子拳頭大小的一個包子,她足足啃了三個才心滿意足的打嗝兒,眼看著天色已經黑了,才悄咪咪的跑到廚房去拿了幾個母親故意放在鍋里溫著的大包子。

東鄉的夜裡一般是不會有人的,因為地處偏僻,一到黑夜就伸手不見五指,家家戶戶睡得也挺早,就連民兵連的人也不會巡邏太久,看著差不多的時候就回家滾被窩去了。

她家因為蒸包子所以吃的也比較晚,屋裡也點上了煤油燈才能看得清楚。

蘇建武見自家閨女悄咪咪的走了,也沒說什麼,只是跟張杏花討論著回頭怎麼弄點棉花來給孩子們做件棉襖。

以前在蘇家的時候,所有的錢跟糧食都被老太太捏在手裡,家裡孩子們穿的衣服也都是別人穿剩下的舊衣服,破破爛爛的只能補了又補。

夏天還好,男娃只要穿個內褲四處亂跑也沒人說啥,女娃穿著大大的罩衫也能勉強穿下去。

可以一到了冬天,除了必要去地里上工之外,一家子都得躲在屋子裡擠在床上取暖。

老太太是個摳門的,家裡的柴火都不準多燒,要不然就得一通大罵。

蘇建武嘴裡還帶著一股白菜豬肉包的味兒,不由想起以前一大家子住在一起的時候頓頓都只是粥水加鹹菜的日子。

果然還是分了家才自在,就連家裡的娃也都漲了點肉,不像以前瘦的就只剩下皮包骨了。

「回頭我去鎮上問問老劉能不能弄到吧,這次打獵多分了一些糧食給咱家,應該能換一些。」蘇建武嘆了口氣道,「都怪我沒用,給不了你們娘幾個好生活。」

「說啥喪氣話呢1張杏花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這年頭誰家的日子像咱們這樣頓頓能吃飽不說,還能時常吃到肉啊?你瞅瞅咱們鄉里其他的男人,幸虧我選擇了嫁給你呢1

蘇建武擠出一絲笑容,顯然被媳婦這麼誇很是受用。

不過這棉花的事情的確得早點弄,要不然家裡孩子冬天又得像以前那樣都在床上擠著過了。

這邊處於南北方交際,夏天炎熱,冬季濕冷,寒風吹起來那是往骨頭裡吹似得,大人們能受得了,孩子可是受不了的。

這十里八鄉的,幾乎每年都有小孩因為寒冷而感冒發燒最終喪命的,因此也怪不得他們這些做家長的著急。

特別是今天剛剛分了出來的蘇建武也急。

他們一家子分出來的時候別說棉被了,就連過冬的衣服都沒能帶出來一件。

這都已經十二月了,家裡幾個小的穿的還是那幾件單薄的衣裳,蘇建武看著都覺得冷。

「你可以問問那個劉醫生。」張杏花想到劉振鵬真正的身份,倒是有些好奇這人到底能不能弄來棉花,「我看你那個朋友也是有點本事的,要是能弄到手咱們也不會白拿他的,明兒你就去鎮上問問吧。」

蘇建武點頭,「老劉這人沒的說,能幫的他肯定會幫咱家的。」

「是嘛?」張杏花扯起嘴角笑笑,看著自家男人如此信任劉振鵬,倒是沒說什麼。

查出劉振鵬這事兒倒是不急,先利用那老小子弄些棉花來做被子跟衣裳再說。

蘇建武摟著張杏花嘿嘿一笑,「媳婦,你累了不?累了咱們就休息了。」

張杏花杏眸一瞥,立即就知道蘇建武想幹啥,她瞅了瞅昏昏欲睡的兩個小傢伙,讓蘇建武先把這倆孩子送回蘇文翔屋裡去,這才開始鋪床。

見她這默認的態度,蘇建武這心裡直樂,麻溜的抱著小兒子小閨女就去了隔壁,急慌慌的跑過來抱著媳婦開始滾被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