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八十八章 夜客【第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夜客【第二章】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蘇茹兄妹倆拿著七個白菜肉包子出來后,照例是繞著周圍轉悠了一圈,確認百米之內都沒有人過來的跡象才偷偷摸摸的跟往常一樣把食物送給王崇易他們。

如今雙方已經挺熟悉,蘇茹家這邊只要做什麼好吃的都會拿過來給他們一份。

眾人也都知道這完全是因為王崇易的面子上,因此他們也只管吃,倒是閉著嘴巴啥都不說,就這麼彼此心照不宣。

蘇茹平日里的課業並不重,畢竟白天大部分時間王崇易他們都是需要去幹活的,有的時候還有監視著他們的老鄉盯著,她自然也不能湊過去,免得引人懷疑。

二哥蘇文翔現在已經是完全在跟著陳偉明學習東西了,有的時候那位帶著眼鏡的艾叔叔也會指點一二,倒是讓兄妹倆受益良多。

柯虎那個虛胖子最近又瘦了下來,顯然糟了不小的罪。

但是這人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一副樂呵呵的模樣,看著倒是個樂天派,也許知道他自個兒是吃白食的,每次兄妹倆過來還會幫著望風。

至於其他人就很少與他們兄妹交流。

儘管吃了她家的東西,蘇茹也看得出來這夥人可不僅僅只是幾個包子幾個饅頭就能付出信任的。

他們基本都是知識分子,在這場運動未曾開始之前在國內也是佔據著極大優勢的職位,可正是因為被信任的人舉報,才淪落到現在的下場,自然也不可能為了這麼一口吃的,就對兩個小娃娃推心置腹。

蘇茹心裡門清,除了老師夫妻之外,其餘幾人不管是幫著望風的還是教她跟二哥知識的都是因為這些人不想欠他們人情罷了。

他們兄妹倆的目的是學知識,所以便付出了糧食的代價。

而他們這夥人只想活到平反的那一天,為了感激兄妹二人的幫助,自然也會全力教導他們。

更何況,蘇茹兄妹的腦子很靈活,陳偉明在發現蘇文翔對於軍工器械這一塊有著極大的天賦后也是樂得發現一個好苗子,更是盡心儘力,恨不得把自己懂得東西全都塞到他腦子裡去,對這個唯一的學生喜歡的不得了。

謝素芬也很喜歡蘇茹,她負責教導這小丫頭六門外語,本以為一個農村的小丫頭學習應該會很吃力,可沒想到她掌握的遠遠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快。

若不是他們現在身處困境,這夫妻倆是真恨不得將兄妹倆當成關門弟子來培養的。

可是轉念一想到他們會被下放到這個偏遠的地方勞作吃虧都是他們教出來的那群好學生乾的,夫妻倆對蘇茹兄妹二人其實也是有所保留。

至於那位鄭老爺子除了每次他們來時會盯著蘇茹的臉發獃之外也總是保持著沉默,並沒有打算與他們熟悉的樣子。

對於這些人的想法,蘇茹也是心裡門清。

誰都不是蠢的,已經被坑過一次的人只會對外人保持跟強的警惕,就連蘇茹也對他們有著一絲戒備呢。

學完今天的課程,兄妹倆才又偷偷摸摸的回家,並沒有在窩棚多加逗留。

蘇茹回了自己的屋子,夜晚的風嗚嗚作響,如同鬼哭狼嚎似得凄然。

她搓搓凍僵的手,正準備上床睡覺,就聽到一陣細細的敲門聲。

蘇茹臉色頓時嚴肅起來,警惕的走到門邊。

砰……砰……

低沉的敲門聲不大,若不細聽便會被門外嗚嗚的風吹聲遮掩。

蘇茹皺著眉,隔著門小聲道,「誰?」

「是我。」少年處於變身期的嗓音響起,熟悉的讓蘇茹難以置信。

她連忙打開門,夜風便呼嚕嚕的往屋內灌,吹的她髮絲凌亂,不得不抬手壓著頭髮。

黑夜並未影響她的視線,看清楚外面是誰后她忍著驚訝才將人拉進屋。

重新將門關上,她不解的看著突然出現的樓司辰問道,「你不是跟著部隊走了嗎?怎麼突然又跑回來了?」

樓司辰呼出一口熱氣,壓低聲音道,「我給你拿匯款單的。」

他不提起這個還好,一提起她就一肚子火氣,語氣自然也不好起來,「你沒事兒把匯款單寄給我幹什麼?今天你媽還跑我家來罵了,你知道有多難聽不?」

樓司辰見她是真的生氣了,連忙說道,「都是我不好,我沒把那女人處理好她才鬧上門的,你放心,沒有下次了。」

說著,他將那張皺巴巴的紙從衣兜里掏出來,重新塞回她的手上,笑道,「這是我上個月的津貼,雖然不多,但是也夠你買一件冬衣了,瞧你穿的這麼薄,在外面晃悠了一天也不怕感冒呀1

蘇茹連忙縮回手,將匯款單丟回去,「無親無故的,我不能要你的錢,買冬衣的錢我有。」

「拿著吧。」樓司辰不在意的笑了笑,「好歹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說著,他也不管蘇茹是什麼表情,笑著拉著她的手,從隨身的軍用包里掏出一個牛皮紙盒包著的東西,「喏,我還給你帶了你喜歡吃的桂花糕。」

手裡的牛皮紙盒還帶著微微的熱度,蘇茹愣了愣,「桂花開花的季節不是過了嗎?你從哪兒買的?」

「這是我自己做的。」樓司辰不在意的說道,「我知道你愛吃這個,桂花開的時候我就弄了不少保存起來,足夠給你做到下一年桂花開的時候了。」

蘇茹聽到這話,咬著下唇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少年知道她喜歡吃雞腿,也知道她喜歡吃桂花糕,一股莫名的暖流從心底湧上來,讓她的眼睛也感覺酸酸的,複雜的情緒瀰漫在胸腔,也不知道該警惕還是該欣喜。

「你拿回去吧,我不要你的東西。」

蘇茹沉默了半晌突然開口說道。

「我跟你根本不熟,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樓司辰愣了愣,被她這話給逗笑了,不過卻沒生氣,只是嘆道,「那你就當做我在追求你,希望你跟我處對象,所以才這麼討好你行不?」

蘇茹聽到這話也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子氣,冷聲道,「樓司辰,我真不喜歡猜來猜去的,有話你就直說,別這麼拐彎抹角的耍著我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