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八十九章 樓司辰的來歷【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 樓司辰的來歷【第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祖宗哎,我哪敢耍你玩兒呀1

樓司辰見她是真生氣,嘆了口氣才搓搓手幫她暖起冰冷的小爪子來。

一個多月不見,蘇茹感覺這小子長壯實了,就連個子也長高了不少,冰冷的雙手被他捂得暖乎乎的,就連心似乎也跟著變暖了一樣。

只是蘇茹卻比任何時刻都要理智許多,一雙傳至母親的杏眼內透著一絲冷意,「不是耍我玩兒……樓司辰,你對一個九歲的小娃娃說處對象,你是變態嗎?」

「你是不是九歲的小娃娃,我心裡很清楚。」樓司辰無奈,這小祖宗的脾氣可真不是吃素的,稍不注意就能讓她跟個刺蝟似得渾身張開利刺。

蘇茹面無表情的盯著他,並不意味樓司辰會說出這番話。

她肯定這傢伙認識前世的自己,可是前世她卻不記得自己有認識過一個叫樓司辰的男人。

這種被人蒙在鼓裡的感覺十分糟糕!特別是這小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更是讓她無端的生出一股煩悶來,好想狠狠咬他一口才能出氣!

蘇茹這麼想著,自然也就這麼做了。

一口咬上了少年的手背,彷彿再發泄什麼怨氣似得。

她自己都覺得自己是不是瘋了!每次看見這小子就不對勁!

樓司辰也沒退縮,就任由她咬著,甚至還伸出另一隻手安撫似得摸摸她的腦袋,「要是嫌不夠,這隻也可以給你咬。」

「呸呸呸1蘇茹丟開他的手,一臉嫌棄,「你洗手沒啊1

樓司辰只覺得她耍小性子的時候很可愛,明明就是一直小刺蝟,愣生生的要把自己裝成母老虎一樣張牙舞爪的,讓人很疼惜。

或許是他眼中透露出來的情緒實在太濃郁,蘇茹也安靜下來,咬著唇悶聲道,「你前世認識我對吧?」

「是埃」樓司辰摸摸她的頭,並沒有否認。

蘇茹握緊拳頭,「可是我不記得你。」

樓司辰一愣,勾起唇笑道,「沒關係,現在咱們不又重新認識了嗎?蘇茹,我曾經答應過會護著你一輩子,上輩子我食言了,所以我追到這輩子來了。」

少年的神情在黑暗中很認真,一雙如同星輝般的眸子即便是在黑夜的籠罩下也灼灼耀眼。

蘇茹臉上閃過一絲複雜。

她難道真的失去過一段記憶嗎?為什麼她從來就不記得自己的生命之中曾出現過一個叫樓司辰的男人?

如果真有這麼一個男人曾經許諾過會一輩子護著自己,蘇茹相信自己絕對不可能一丁點印象都沒有。

黑暗中緊接著便是無言的沉默,蘇茹努力的回想起上輩子她那短暫的一生。

從逃離家鄉跑到外地東躲西藏,又屢次因為涉世未深差點遭遇危險。

她所經歷的每一件事情她都記得清清楚楚,一直到最後死亡的那一刻都沒有一個叫樓司辰的男人出現。

二十九年的生命中,她從未與任何一個異性有過親密接觸,不是沒有追求者,而是她潛意識的抗拒那些男人的靠近,所以每次面對錶白都拒絕的毫不留情。

可現在重活一世之後,卻有個莫名其妙的傢伙認識她的前世,甚至還扯上了什麼承諾?

蘇茹瞥向樓司辰的眼神之中閃爍著毫不掩飾的懷疑。

這個少年在自己面前似乎從未隱瞞過他的目的,從林子里救起他的那一刻開始,她就覺得很怪異,甚至他從未在自己面前隱瞞過他的身手!

蘇茹皺起眉,想到自己接受的那個異世傳承的主人樓相依,她也姓樓……

「樓司辰,你認識樓相依嗎?」

她突然開口問道。

樓司辰唇角一勾,似乎早就預料到她會問這個問題一般,倒是很爽快的點頭,「她……算是我姑姑吧。」

「姑姑?」蘇茹沒想到會得到這麼一個答案,頓時震驚的瞪大眼睛。

樓司辰被她的模樣逗笑了,帶著寵溺的意味摸摸她的頭,「按輩分的確是這麼算的。」

「可,可是樓相依是幾百年前……」

「幾百年前,樓家發生內亂,我姑姑絕境之下自爆卻不料引動了時空亂流,我不知道她給你留下的傳承已經有多久了,但我是在最近蘇醒的卻沒錯。」

樓司辰解釋道。

既然都已經說開了,他也沒必要隱瞞自己的身份,否則以這丫頭的急脾氣,只怕又要疑神疑鬼了。

蘇茹原本以為樓司辰就是不知道從哪兒跑來的重生者,可沒想到人家自己也是異世人啊!

這個真相讓她有些風中凌亂,再結合之前這小子曾說過認識前世的她,那麼她是不是可以這麼推斷一下……

前世的樓司辰或許也在某個時間段在這個世界中某個人身上蘇醒過來,然後無意中與前世的她認識,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她卻對這個傢伙一點跡象都沒有,她死了之後,這個穿越異世的傢伙又在這個世界重生一次?

蘇茹要被自己亂七八糟的腦洞給嚇到了。

前世她雖然攢下了一筆不菲的財富,可實際上也只是個運氣好點的普通人。

八十年的時候很多地方的思想依舊封建保守,不知道後面發展迅速的蘇茹英年早逝,自然也就不知道後世的那些中穿越又重生是一件多麼正常的事情。

所以蘇茹還是真的聽震撼的,看著樓司辰遲遲說不出話來。

樓司辰見她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樣伸手在她臉上捏了捏,感覺到她小臉肉肉的捏著很舒服,倒是眯著眼睛露出滿意的笑容來。

過了好半晌,蘇茹渾渾噩噩之下不知道被這小子吃了多少豆腐后才猛然回過神來,問出了一個最為關鍵的問題。

「你說前世你認識我,那為什麼我對你一點印象都沒有?」

穿越又重生這種事情她勉強接受了,可新的問題又來了。

不過對方是異界人,蘇茹覺得沒準自己記憶出了問題也是他乾的。

果然,樓司辰聽到這個問題后心虛的摸摸鼻子,輕咳一聲才說道,「其實……這是封櫻」

封印?

蘇茹一腦門的問好?什麼意思?封印了……記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