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九十章 蘇梅死了【月票30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 蘇梅死了【月票30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屋內黑漆漆的,蘇茹坐在自己的床頭,雙手抱在胸前直勾勾的盯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樓司辰。

「封印是怎麼回事兒?你給我好好說清楚。」

清楚異界人擁有的神奇力量,她並不覺得樓司辰有必要說謊。

若不是真的前世認識她,這個傢伙怎麼知道自己喜歡吃雞腿和桂花糕?

哪怕前世她關係最好的那個人她都沒曾表露過自己的喜好。

樓司辰輕嘆一聲,抬手又揉揉她的頭髮,「這個我真解釋不清楚,就算說了你也只是一頭霧水,還不如咱們倆重新開始。」

「有什麼解釋不清楚的,難不成你是因為做過對不起我的事兒所以不敢說?」蘇茹眯著眼睛,胡亂的猜測道。

樓司辰嘴角一抽,抬手就敲了敲她腦袋,「我怎麼可能做對不起你的事兒,只是說來話長……」

「我看你明顯就是不想說吧。」蘇茹毫不客氣的打斷他的話,站起來就把他往外推,「算了,你不說算了,以後沒必要來找我了!我跟你一點都不熟1

樓司辰被她這幅孩子氣的模樣逗得哭笑不得,身子倒是動也不動,就這麼任由蘇茹使出吃奶的勁兒都推不走。

這幅無賴到底的模樣倒是把她給氣的,正準備開口就聽到敲門聲。

「丫丫?怎麼還不睡呢?跟誰說話?」

蘇建武站在門外耳朵貼著門,滿是疑惑的叫道。

只可惜外面的風聲嗚嗚叫響,聽的人的慌,屋內的動靜又小,要不是路過,他還真沒注意到。

蘇茹被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將樓司辰扯到自己床上,用被子給他蓋嚴實了,才急急的說道,「我在……抓耗子,抓耗子呢1

某隻大耗子:「……」

「哦,這麼晚了別抓耗子了,早點睡吧。」蘇建武關心的說道,「明天爸爸給你抓耗子。」

蘇茹忍著笑,應了一聲好,蘇建武這才放心的離去。

聽到他遠去的腳步聲,樓司辰才幽幽的開口,「怎麼樣,抓住了耗子嗎?」

蘇茹咯咯笑起來,「大耗子不就站在我面前嗎?」

「時候也不早了,我該回去了。」樓司辰拿她沒辦法,只能出氣似得在她額頭上輕彈了下,才說道。

蘇茹立馬收斂笑容,「你還沒跟我說封印是怎麼回事兒呢1

「真的得走了,我是從部隊里溜回來專程看你的,要是被發現可就完了。」樓司辰解釋道,將那張匯款單重新放在她的手上,認真道,「丫頭,我不會騙你,前世的封印我解不了,只有靠你自己想起來,雖然……我不想讓你想起來。」

蘇茹抿著唇不高興,嘀咕道,「還說沒做對不起我的事情呢……」

「匯款單是給你的,肖寡婦那邊你不用管,以後她再也不敢來找你家麻煩的。」

看著樓司辰認真囑咐的模樣,蘇茹還是沒有收下這張匯款單。

直接塞進他的衣兜里,平靜的說道,「你說的封印那些我都不知道,你認識我的事情我也不記得,所以這些東西我不能要,等我什麼時候想起來我們認識的事情再說吧。」

樓司辰瞅著她認真的小臉,嘴角抽了抽,感情他說了這麼多話這丫頭還是這麼個倔脾氣。

他無奈的搖搖頭,果然就算沒了關於自己的記憶,這丫頭的脾氣依舊沒什麼變化。

「那行,我的津貼我都存著,等你成年了,我就把這些當成彩禮錢,向你爸媽提親。」

樓司辰抓起她的小爪子,放在嘴邊吻了一下,淡定的丟下這句話。

蘇茹的臉頰頓時燒起來,再次眨眼,這傢伙的身影便消失在自己的房間內。

她瞳孔微微一縮。

若是她沒記錯的話,樓司辰用的便是樓相依記憶力樓家的傳承術法縮地成寸,一步十里,十步千里……

而且,已經修鍊到了最高境界!

蘇茹忍不住嫉妒起來,這小子看上去年紀也不必她大幾歲呀!怎麼可以學的這麼快,她到現在還是個初級符醫呢,就連監視符文也只研究的一知半解的。

想想都氣人!

蘇茹鼓著臉,倒在床上悶頭繼續修鍊起來,至於樓司辰說的那什麼封印不封印的,她也搞不清楚怎麼個解法,一切隨他去吧,愛說不說!

次日一早,蘇茹又起了個大早。

幫著母親燒水做飯,又把弟弟妹妹叫起來穿衣服,一家人在坐在桌邊吃起了早飯。

「今天我請假去鎮上問問棉花的事情,杏花,孩子們你先照顧著,記得看好這倆小東西,別讓他們跑河邊去了。」

蘇建武喝了三碗粥才拿了兩個黑饃饃放在布兜里,打算作為中午的午飯。

蘇茹連忙舉手,「爸爸,我跟你一起去,我也想去鎮上。」

蘇建武一樂,伸手將她抱起來,「成啊,咱爺倆一起去。」

「再拿兩個饃饃帶上,我蒸了不少。」張杏花笑吟吟的囑咐道,「記得早去早回,今天咱們家做韭菜盒子。」

蘇茹眼睛一亮,「哇,我要吃1

「小饞貓,會給你留著的。」張杏花又從衣服包里數出五塊錢遞給蘇建武,讓他順帶買點調料回來。順手捏了一把蘇茹的小臉。

蘇茹趴在父親的懷裡,嘿嘿笑著,正好她去鎮上瞅瞅,蘇梅最近有什麼情況。

萬秋髮生了這麼大的事兒,這麼久了卻一直沒動靜,這可不像是蘇梅的性子,沒準在打什麼壞心思呢!她可得防著點兒!

蘇建武收拾著東西正準備出門呢,就見蘇建成急匆匆的跑來,「老三,蘇梅出事兒了1

蘇建武一愣,「咋了?」

家裡其他人也立馬豎起耳朵來聽著。

只見蘇建成面色極為難看,眉宇間也帶著一股哀色,「死了!她死了1

蘇梅死了?

一家子面面相覷,一大早的蘇建成也不像是在開玩笑啊!

蘇建成連忙把蘇茹放下,急道,「大哥,你不是在看玩笑吧?大姐怎麼突然就死了,這大清早的你可別嚇我1

蘇建成聽到這話頓時生氣了,「這種事兒能拿來開玩笑嗎?!我過來就是叫你們乾淨回家一趟,媽要去鎮上找萬家人要個說法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