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九十三章 古怪【月票120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古怪【月票120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林子啊,你跟媽說老實話,蘇梅真的是自己摔下床死的?」

萬老太太深深的吸了口氣,不敢大聲的問。

萬林眼底閃過一道異光,面色沉重的說道,「是真的,媽,我也覺得這事兒實在有些不可思議,可梅梅的確就是這麼沒了。」

他抹了把眼淚,「要是我聽到動靜的話,也就不至於會讓梅梅離我而去了。」

萬老太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到底沒將心底的疑惑問出口。

蘇梅是昨天死的,一大早起來的時候萬林的叫聲便驚動了院子內所有的人,等到了他的房間一看,就瞧見了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蘇梅。

那個時候萬林就對眾人做了解釋,又有人叫了公安過來看屍體,確定了死因的確是摔破了後腦勺后流血死亡,眾人才連忙去聯繫了做棺材的。

只是萬老太太這心裡卻是有個疑問。

如果蘇梅真的是因為撞到了後腦勺才會流血致死,那麼她不可能一下子就死翹翹了呀!

這婆娘平日里聲音那麼大,睡覺的時候也是睡得裡面,怎麼就跑到穿邊上摔下去,甚至一聲都沒發就這麼死了呢?

至於萬老太太是怎麼知道自己兒子媳婦在床上睡覺的那點事兒,就不得不提一下當初蘇梅兩口子結婚的時候她喜歡蹲牆角根偷聽的毛病了。

只是這毛病見不得人,萬老太太只要腦子沒問題就絕對不可能說出來。

看著兒子悲傷的模樣,萬老太太忍著那股疑問,嘆氣道,「媽知道你跟蘇梅關係好,不過你也別傷心,媽回頭再給你娶個更好的媳婦,保證比蘇梅伺候你伺候的舒服。」

萬林嘴角一抽,沒說話,依舊是一副傷心的模樣。

萬老太太長長的嘆了口氣,要不是兒子小時候被人販子給拐走了,這兒子也不至於跟自己一直親近不起來。

不過好在林子自個兒聰明逃了回來,哪怕離家十年也能記著回家的路,每個月還能把工資給她一部分,這就讓老太太很滿意了。

想了想,乾脆也就懶得計較蘇梅那婆娘是怎麼死的,反正人都已經死了,就算問清楚了又咋整?

要是真跟自家兒子有關係,她難道還能去舉報自己兒子不成?

蘇茹將這母子倆的神色以及對話全部記了下來。

看來這個萬林果然有問題,要不然萬老太太也不至於起了疑心。

不過若是這樣的話,蘇梅的死就跟劉振鵬沒關係嗎?

蘇茹眼底閃過幾分狐疑,暗暗觀察著萬林,並沒有錯過他眼底偶爾閃過的一抹陰冷。

這傢伙……到底想幹嘛?

蘇茹抿著唇,閑來無事便利用探索符文剩下的能量將整個小院都掃了一遍。

蘇梅的屍體自然也能被她感知的清清楚楚。

她觀察著這個女人鐵青色的屍體,突然眼神一凝,朝著她的傷口看過去。

蘇梅的後腦勺的確破了一個小洞,有血液乾涸的跡象。

不過在她的身體某處,蘇茹卻是看到了一個讓她驚訝的東西。

這個女人的頭髮里隱藏著一根很深的針!

這個針大約成年男子中指的長度,細如髮絲,若不是用探索符文的力量感知,僅憑肉眼根本瞧不見這跟隱藏在蘇梅頭顱里的鐵針。

這鐵針直接刺入了顱內,進入了腦髓。

而她眉心處也有一處針眼,致命的地方有這些東西,不死才怪呢!

蘇茹饒有興緻的觀察起這具屍體來,看來這個萬林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呀,居然用這種方法輕而易舉的便造成了一場意外死亡的事件。

這種人,真的只是一個普通工人家庭里養出來的嗎?

想起萬老太太看向萬林那愧疚的眼神,蘇茹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弧度。

她突然發現,自她重生之後,許多事情都變得很有趣起來了。

……

蘇梅屬於意外死亡,按照這邊的風俗其實不能入棺填墳的。

只是現在不準搞牛鬼蛇神那一套,所以就算萬家人不情願,也還是在蘇家人面前做足了面子功夫,打了棺材,趕緊讓蘇梅入土為安。

張杏花看著那棺材被人抬走,才嘆了口氣道,「這人啊,永遠都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意外,你們大姑這人雖然跟咱們結了仇,可人死仇滅,咱們也就別跟她計較了。」

蘇建武贊同的點點頭。

雖然他因為閨女的事情與大姐起了芥蒂,可心裡還是有這個大姐的。

現在看著她這麼年輕就死了,這心裡也不是滋味,聽到自己媳婦的話也好受了些。

夫妻倆抱著兩個小傢伙,倒是沒主意蘇茹眼底閃過的無奈。

如果爸媽知道前世自己一家子最終的下場有蘇梅的緣故,他們還能這麼大方的說著原諒的話嗎?

正是因為無法原諒,所以不管是意外還是謀殺,蘇梅這事兒她不會開口。

省得引來一身騷不說,還會引起萬林的懷疑。

能夠親手對相處了二十多年的妻子下手,蘇梅肯定是發現了萬林不為人知的秘密,否則……怎麼可能讓萬林冒著被發現的危險下手呢?

蘇茹看著一直紅著眼,表現的十分悲痛的萬林,眼底閃過一絲譏諷。

這演技倒是不錯,堪比電影里的明星了。

「我的梅梅……」

蘇老太太哭著哭著就哭暈了過去,蘇老頭連忙叫上大兒子把她送到附近的衛生院去。

蘇茹眯著眼睛,看著蘇老頭那副鎮定不已的模樣,想了想便跟著蘇建武他們一起跟了過去。

蘇老頭把蘇老太太送進劉振鵬的辦公室,小小的房間內立馬就擠了一大堆蘇家人。

劉振鵬不得不無奈的說道,「留一個人就行了,這麼多人不利於空氣流通,其他人去外面等著吧。」

蘇建成他們盲目的點頭,立馬又乖乖的跑到辦公室外面去等著,臉上的擔憂不是假的。

蘇茹眼底閃過一絲諷刺,探索符文的力量穿透了那扇關閉的大門,將這辦公室內部的情況『看』的清清楚楚。

果然,原本昏迷的老太太在眾人離去之後立馬睜開眼睛醒過來。

沖著劉振鵬厲聲質問道,「劉振鵬我問你,我家梅梅的事兒是不是你乾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