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九十六章 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 瘋了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死丫頭,都是你!都是你1

萬秋突然發瘋起來,隨手抄起旁邊的板凳就朝著蘇茹砸過去,根本沒有理會她帶著威脅的話。

一雙眼睛爬滿了紅色血絲,表情更是猙獰的可怕,如同惡鬼一般朝著蘇茹撲來。

她的母親死了!憑什麼蘇茹一家子還好好的活著!

要是蘇茹乖乖的聽從她母親的安排,乖乖的跟著老虎溝的小六去做他的媳婦,自己的人生有怎麼可能被毀掉,都不敢出門見人!

甚至,還有人說她的母親是被她給氣死的!

蘇茹也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說發瘋就開始發瘋,逮著東西就一通亂砸。

幸虧她現在身手不錯,這要是以前的她,沒準早就被砸上了。

她也慶幸,面對萬秋這個瘋女人的是自己而不是母親跟小妹,要不然鐵定會受傷。

「去死吧你!我打死你!打死你1

萬秋凄厲的大叫著,彷彿蘇茹跟她有血海深仇一般。

這動靜立即驚動了其他人,張杏花連忙跑過來先把蘇茹抱起來,離得萬秋遠遠地,才皺眉道,「萬秋,你這是怎麼了?」

「打死你!打死你1

萬秋紅著眼睛,一個勁兒的朝著蘇茹撲過來。

萬林聽到外面的動靜也連忙跑出來,看見自家閨女瘋魔了一般連忙跑過去把她給攔祝

同時跑過去的還有萬秋的二伯,足足兩個大男人才把她給按住了。

而萬秋卻還是死死的瞪著她,嘴裡嘀嘀咕咕的罵著,眼神看起來很不正常。

「不好意思哈,秋秋是因為傷心過度,腦袋受了刺激,所以情緒也有些激動。」萬老太太嘆了口氣,沖著一干圍過來的人說道。

苗翠也難得幫侄女說了兩句好話,「等這段時間過去了,她就好些了,等她自己靜靜吧。」

「我看萬秋這個樣子不像是受了刺激,反而像是精神有點不正常啊?」

「會不會是被刺激過頭了,成了神經病了?」

「誰知道會不會是這樣,要是真變成瘋子,以後咱們還是離她遠點兒,瘋子傷人都沒輕重的。」

「就是,街尾那個瘋子上次不就拿著一把菜刀差點把人家一個小紅兵的脖子給砍了嗎?」

……

眾人嘀嘀咕咕的,看著萬秋被關進了屋子裡還在瘋狂的錘門,對於她是不是真的瘋了也開始討論起來。

前些日子這個小姑娘被抓到老虎溝的事情也是傳的沸沸揚揚的,可這大街小巷的愣是沒一個同情她這遭遇的。

先不說這事兒本就是她媽蘇梅自己不懷好意想去陷害侄女兒,就說這個萬秋吧,在鎮上的風評也一樣不太好。

成天跟著那些小紅兵四處燒搶掠奪,舉報這個舉報那個的也就算了,本身也是個瞧不起人的性子,仗著家裡條件好,可沒少對著左親右鄰冷嘲熱諷的,那性子刻薄的也不知道是隨了誰,連狗都嫌棄她,更別說人了。

當初老虎溝那事兒傳回來后,暗地裡看笑話的人可不在少數。

今天雖然大多人都同情她沒了媽,可瞧著她對一個小姑娘喊打喊殺的,又有些看不慣,暗地裡的閑言碎語自然更多了。

「以後離這個瘋子遠點兒,別往她跟前湊。」

張杏花不放心的囑咐著自己幾個孩子。

那外甥女的眼神的確是把她這個三舅媽也給嚇著了,想想這外甥女曾經都差點把自己小閨女差點淹死,那麼更狠的事兒沒準也能做得出來。

「媽媽,以後咱們跟萬家人也別來往了。」蘇茹想起那個所謂的大姑父,就感覺心裡一陣噁心。

儘管那可能只是自己的猜測,可那個萬林絕對不像表面那麼老實。

能夠狠得下心腸弄死同床共枕這麼多年的結髮妻子,這個男人可比他老實的相貌看上去可怕多了。

誰知道他會幹出什麼事兒呢?

眼看著天色已經不早了,蘇茹便催促著父母先回家。

之前蘇梅做的那些缺德事兒已經徹底讓兩家的關係降至冰點,她死了后,看在親戚一場的份上他們過來燒燒紙,上柱香也算不錯了。

再說這萬家人表面上沒說啥,估計心裡也巴不得他們趕緊回東鄉去呢,省得這麼多人都擠在這事兒還要費糧食!

正好張杏花也呆的不自在,跟蘇建武商量了一下就先帶著孩子們走了。

萬家人客氣的留了一下,就把他們送出了門口。

蘇茹瞥了一眼人群中的萬林,見他的目光落在另一個小姑娘的身上,眉頭下意識的皺了起來。

「怎麼了丫丫?」

張杏花見她小臉皺的,還以為她被嚇著了。

「媽媽……」蘇茹想了想,還是決定先把今天的事兒說出來,不管她猜錯的是對還是錯,反正留個心眼總歸是沒錯的。

張杏花跟蘇建武聽到她說的這話,一時還有些難以置信。

怎麼都沒想過看上去老實憨厚的大姐夫可能會是一個褻玩女童的變態。

但是想想,一般人也不會主動要求一個九歲小女娃當著自個兒面換衣服吧?萬林他妻子還沒下葬呢,他這個做丈夫的會不知道兩家的恩怨,還能好心的給自家閨女新衣服穿?

張杏花又不傻,經過這一提醒頓時想起來,好像這位大姐夫每次遇見那些七八歲的小女娃的時候好像表現的就要格外溫柔一些。

細極思恐,如果真的跟自己閨女說的一樣,那麼這位大姐夫肯定有問題!

蘇建武也沉默下來,走到半道上才說道,「以後咱們別跟萬家人來往了,包括那邊也一樣,咱們能躲遠點兒就遠點兒。」

「這哪是躲就能躲開的?」蘇文翔毫不客氣的拆後台,冷聲道,「有的人不要臉就是天生的,再躲都沒用,爸爸,對付這樣的人,你就要一次性把他們給打疼了,他們才不敢來招惹咱家。」

「就是,反正他是不是變態都不重要,只要別禍害到我家頭上就成,要不然……」蘇茹贊同的點點頭,哼聲道,「教訓的時候就得一次把他們教訓怕了,讓他們知道咱們的厲害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