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零三章 嘴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 嘴欠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點「會不會教也跟你沒一點關係1

蘇茹一點也不畏懼的嘲諷回去,果然是蘇老太太生出來的兒子,跟他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的讓人討厭!

「好了好了,別鬧了。」劉振鵬輕咳一聲,在蘇建安要發火之前笑著說道,「不就是一碗肉嘛,要吃的話就再叫一份好了,我請客。」

「用不著!跟這種人一起吃飯我覺得噁心」!

蘇茹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端著自己的碗就拉著自己二哥去了另一張桌子繼續吃。

蘇建安被她氣的鼻子都差點歪了。

作為家裡蘇老太太最寵愛的小兒子,從小到大就算家裡再苦再難蘇建安都沒咋吃過虧。

哥哥姐姐們還在為了家裡生計愁眉苦臉的時候,他只需要負責張嘴等那一口吃的就成,哪怕是後來兄弟姐妹們都結婚了,他只要回到家裡,那也是大老爺級別的人物。

別說以前這些侄子侄女就跟他的小廝丫鬟似得,就是現在他已經結婚了,連他的媳婦回到蘇家都能對除了蘇家老兩口子的任何一個人頤指氣使,不是一般的神氣。

蘇家老兩口對他也是真的疼愛,家裡有口好東西也都給他攢著。

一大家子種出來的糧食以前不僅要給蘇梅分走一些,還要給他也留著,就連平日里攢下的雞蛋也是給他和他那個城裡媳婦的,可想而知蘇建安這會兒被蘇茹反抗的時候是如何的不可思議。

但更多的,卻是一股憤怒。

在他的心裡,自己的話估計就跟聖旨差不多了,自己三哥請客吃肉也不叫他來就已經不夠把他放在眼裡了,現在連三哥生的兒子閨女都能這麼明目張的跟自己對著干,這想幹啥?想造反嗎?

「蘇茹,你給我過來1

蘇建安的脾氣那是跟蘇老太太一個樣兒,見自己的權威被挑釁之後立馬就惱羞成怒,擼起袖子就要收拾他。

蘇文翔自然不會看著自己妹妹吃虧,在知道自家老爸不是蘇家親生的,並且可能還是被蘇家監管起來特殊人物之後,他的眼裡蘇家這些人可就更親人扯不上半點關係了。

見到這位名義上小叔的動作之後,他冷下臉也站起來,將自家妹子護在身後,大有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架勢。

「這裡是飯店,要教訓孩子還是打架出去鬧,別再這裡鬧騰1

坐在一旁正在打毛衣的女服務員冷著臉叫道,雖然她認識蘇建安,可對這個人也真看不上眼。

蘇建安倒是認識她,這是這家飯店大廚的親閨女,一向跟他不對頭,這次更是以他經常請假為由直接向上面高發了他,害得他被記了一次大過,自然也就把這女服務員跟記恨上了。

不過現在這國營飯店是她老爹的地盤,蘇建安還真不敢招惹。

想著自己老丈人上次說會想把發把自個兒弄到縣城裡的國營飯店裡去幹活,他忍著這口氣才沒對蘇茹動手。

當然,要是真動起手來到底是誰更慘那就不一定了。

見著氣氛不對勁,劉振鵬吃完了就先走了,而蘇建安則是一點都不客氣的要再點一份紅燒肉。

蘇建武正準備掏錢,就被蘇茹立馬攔住了,冷聲道,「爸爸,別怪我沒提醒你,現在我們家用的錢可都是之前小舅舅走的時候借給咱們家的,你要請這個人吃飯我沒意見,但是你不能用我小舅舅借給我們的錢。」

蘇建武一聽這個,頓時老臉一紅,支支吾吾的看著自己小弟不滿的臉色,掏錢的動作又放了回去。

「就將就這些吃吧,下次哥有錢了再請你。」

「嘁。」蘇建安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那得等到啥時候去了?」

「等一輩子吧你1蘇茹看他這幅樣子就來氣,送了他一對大白眼。

把蘇建安給氣的,又想站起來收拾她。

不過被那個女服務員一瞪,又老老實實的坐回去了。

蘇茹罵了一句『慫包』就開始悶頭繼續吃飯。

蘇建安只要夾肉她就故意去搶,每次都能夠從他的筷子下搶走一塊肉,惹的蘇建安又想發火。

一頓飯吃的不算愉快,但蘇茹卻吃的飽飽的,還打了個嗝。

一行四人走出國營飯店大門后,蘇建安揚起手就要給蘇茹一巴掌,但卻被一直盯著他的蘇文翔給迅速的抓住了手,並且毫不客氣的直接下了他的胳膊。

「啊1

蘇建安慘叫一聲,根本沒料到蘇文翔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疼的眼淚都出來了。

感覺到自己的胳膊疼的要死,立馬沖著蘇建武吼道,「三哥,你還不管管他們!這得有多大仇啊才能對我這個小叔下這麼重的手1

蘇建武無奈的朝著自己二兒子看了一眼。

蘇文翔哼了聲,「爸爸,這個人想打我妹子,我只是小小的教訓了他一下而已,沒把他的手直接弄斷就不錯了。」

蘇建武聽得滿頭大汗,啥時候自家兒子都變得這麼兇殘了?

「想讓我放了他也行,讓他先給丫丫道歉,我再把胳膊給他弄回去。」

「二哥,我才不想聽這種噁心的傢伙道歉呢,他不是城裡人挺能耐的嗎?讓他自個兒去找醫生弄吧1

蘇茹一點都不客氣的打斷了自家二哥的話,指了指已經快暗下來的天空。

「天色也不早了,咱們也該回家了。」

蘇文翔點點頭,朝著疼的哼哼唧唧的蘇建安聳聳肩道,「沒辦法,我妹子不接受你的道歉,所以這胳膊你就自己去衛生院找人弄回去吧,爸爸,走,咱們該回家了。」

「喂1

蘇建安氣的渾身發顫,可是只要一用力叫他的胳膊就一抽抽的疼,冷汗都從額頭上冒出來了。

蘇建武不忍道,「文翔,給你小叔把胳膊弄回去,好歹也是你長輩呢1

只可惜,這兄妹倆根本沒搭理他的意思,手拉手的就朝著鎮口的方向走遠了。

「三個,你瞧瞧你教的兒子閨女,現在就連你的話都不聽了,以後長大了還不得造反啊!我看你這閨女兒子真的該好好教訓教訓了!你好歹也是他們老子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