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零四章 虛假的很【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 虛假的很【第一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對於這個奇葩小叔,蘇茹跟蘇文翔根本沒放在心上。

早知道自家人跟蘇家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的時候,他們就毫無留戀的切斷了與蘇家最後的一絲關聯,剩下的便是這麼多年隱忍的委屈與蘇茹隱藏在心中的仇恨。

蘇文翔是不清楚為什麼自家妹子似乎一夜之間便對蘇家那邊的人充滿了恨意,可這段日子兩家打的交道,若非他們兄妹擁有著普通人無法比擬的力量,那麼今日蘇梅之死沒準就是他們的下常

只可惜,糊塗老爹居然這點還看不透,對蘇家人始終還是太心軟。

這也是兄妹倆不想理會他的,並且瞞著家裡最大的秘密的原因之一!

他們現在沒有實質性的證據能夠證明蘇建武並非蘇老太太生下來的蘇老三,畢竟當年老太太懷孕的時候東鄉的人可都是知道的,若蘇建武不是親生的,那麼真正的蘇老三又去哪兒了?

這不僅僅只是蘇茹心中的一個結,也是張杏花跟蘇文飛蘇文翔兄弟二人心裡的一個結。

能從民國時期就計劃好一切,並且監視蘇建武到現在,這個蘇家背後肯定有更強大的勢力支撐的,要不然這個年代蘇老頭享受的那些福利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拿出手的。

沒有層層關係,若是被人抓住了把柄,哪怕蘇家是抗戰老將也逃不過跟王崇易那伙人一樣的下常

現在兩家關係鬧得這麼僵,可在父親的心裡蘇家那一伙人還是他的父母親族。

不管曾經蘇老頭和老太太還有蘇梅他們做了怎樣過分的事情,可生養之恩卻是一輩子都甩不掉的,在他的心裡,這條命就是蘇老太太給的,若非他們屢次欺人太甚,蘇建武也不會慢慢的寒了心。

正是因為理解父親心中這股矛盾,蘇茹才沒有逼他,畢竟,她的父親並非那些白眼狼一樣的傢伙,對於家人他一向極為看重,若非真的傷心極了,他也不會主動要求分家。

蘇家人現在做的越過分,等日後真相大白的時候,父親才能毫不留情的隔斷那所謂的養育之情,在此之前,他只要不拿著自家的東西去滿足蘇家那些人的貪婪,蘇茹便隨他去了。

但,這也不代表她就會忍讓這些所謂蘇家長輩的刁難與苛責。

這個蘇建安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蘇建安罵的越來越難聽,估計還以為他這個三哥跟以前一樣就是個憨厚老實的呢,捂著自己的胳膊哀哀叫著,「三哥,你閨女兒子把我傷成這樣,你得陪我去一趟衛生院,這治療費你得給我拿出來啊1

蘇建武面色沉沉,目光落在他胳膊上,「老六,我這個當爹的還沒死呢,我閨女兒子也輪不到你這個當小叔這麼罵!你聽聽剛才你說的那些話是一個當長輩的該說的嗎?這胳膊你自己去治吧,不給我閨女兒子道歉,以後也別叫我三哥了。」

之前的事兒他一直都看在眼裡,雖然對小弟一向疼愛,可關係到自己親兒子閨女的時候,蘇建武也不至於連基本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沒了。

自家的閨女他平日里都捨不得罵呢,蘇建安算個啥?還不准他閨女吃肉?

想起小弟以前每次回到家裡那跟大爺似得做派,自己閨女就跟舊社會那丫頭似得伺候他們,蘇建武心裡一堵,氣沖沖的就去追兒子閨女了。

這下輪到蘇建安傻眼了。

果然跟老子娘說的一樣,三哥現在翅膀越來越硬了,居然都敢這麼跟他說話了?!

以前三哥可是最疼他的,他想要幹啥三哥都能辦到,現在自己胳膊都被他兒子弄折了,他卻還幫著蘇文翔那小崽子說話!果然不是親生的就是不一樣!

蘇建安陰沉著臉,最後還是齜牙咧嘴的先去了一趟衛生院。

正好劉振鵬也回去上班了,瞅著他一臉的詫異,「你……你是老三的弟弟吧?」

「鵬哥?」蘇建安沒想到這麼巧,剛才他們還湊一桌吃飯了,立即跟見著救命恩人似得叫起委屈來,「鵬哥,你不知道啊,我那三哥的兒子閨女現在越來越不像話了!你看看我這胳膊,就是蘇文翔那小子給弄折的,我哥居然還包庇那小崽子1

「蘇文翔?」劉振鵬詫異的看向他不正常垂落著的胳膊,收起表情嚴肅的幫他檢查了一番。

果然他的胳膊被折了,不過應該也是那小子只想給他一個教訓,所以並未下狠手,要不然蘇建安這胳膊可就真的廢了。

劉振鵬見他還在一個勁兒的數落蘇文翔兄妹倆,直接手上一用勁兒就把胳膊給他弄了回去。

蘇建安疼的慘叫一聲,冷汗刷的一下就冒出來了,所幸這疼痛也只是一時的,要不然他還真受不了。

「謝謝你了啊鵬哥1感覺到自己胳膊好了,蘇建安趕緊道謝。

劉振鵬不在意的笑了笑,只是問道,「你這胳膊真的是文翔那小子弄的?」

提起這個蘇建安就是一肚子的火氣,肯定的點頭,「就是那小崽子,媽的,真是好久不見就欠收拾,這筆賬老子給他記上了,等下次我回老家的時候再跟他們算賬1

劉振鵬若有所思,蘇建安這胳膊明顯是被人乾脆利落的給下了的,可要是沒點本事卻做不到這一點。

這麼多年他跟劉鐵匠一直監視著蘇建武一家子,就連他的兒子也都一直注意著。

蘇文飛現在在部隊,也等於是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監視著,倒是不怕他能鬧出什麼蛾子來,可這個蘇文翔一直都是文文弱弱的,什麼時候有這種本事了?

心裡莫名升起一股不安,劉振鵬看著還在罵罵咧咧的蘇建安,突然勾唇笑道,「蘇建安,文翔那小子我是知道的,文文弱弱的一個小夥子可不像能弄傷你的樣子,你可別瞎忽悠,建武是我的朋友,他兒子也就是我侄子,你可不能污衊他。」

「鵬哥,你千萬得相信我!那小子就是這麼邪門啊!忽的一下子就把我胳膊給折了!我可真的沒撒謊1蘇建安怕他不信,連忙對天發誓,「而且我那三哥根本不是啥好東西,鵬哥,我勸你別跟他走太近,蘇建武那老小子虛偽的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