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零六章 救命的水【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 救命的水【第三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對於住在偏遠鄉鎮的農村人來說,夜晚趕路完全不是啥奇怪的事兒。

蘇建武追上自家兒子閨女后,瞅著他們不高興的小臉就知道兩個小傢伙是生自己的氣了。

他嘴巴又笨,不知道該怎麼逗他們倆高興,只能小心翼翼的問他們奧不要坐自行車。

看他這模樣,蘇茹也不由覺得頭疼。

幸虧他們兄弟姐妹幾個的性子沒有一個是跟自己老爹一樣的,要不然這悶聲打不出一個屁來,急都要把人給急死!

雖然對那個蘇建安看不上眼,不過蘇建武作為大家長沒有逼著他們兄妹倆給那個奇葩道歉已經有很大進步了,這未來日子還長著呢,有的是時間慢慢調/教。

兄妹重新坐上了自行車打算先送父親回家后再去一趟鎮上。

回頭天黑了,再去鎮上收拾萬建平幫桃花嬸報仇。

為了趕快回家,蘇茹悄無聲息的捏碎了一個風系符文貼在了自行車上。

但不想引起父親的懷疑,她並沒有把速度加的太快,不過比起平時的速度,還是快了0.5倍。

三人回到家的時候,夜幕已經徹底降臨,繁星點綴著星空,看上去美麗又神秘。

蘇建武蹬自行車蹬的滿頭大汗,根本沒有注意到實際上他們回家的時間縮短了不少,先去了一趟周建軍家把自行車給還了,才匆匆帶著兩個孩子回去。

張杏花已經在家裡點上了煤油燈,等著他們三人回來呢,蘇小弟跟小妹吃了晚飯後就被她給哄睡著了,這會兒在屋裡睡得可香了,夢中還砸吧著嘴。

蘇建武一進門,看著媳婦孩子的模樣這心裡就暖暖的,彷彿再多的疲憊都被一掃而空,高高興興的跟張杏花說起棉花的事情。

「爸爸媽媽,我困了,我先回屋睡覺啦。」

蘇茹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滿臉疲憊的沖著父母說道。

蘇建武頓時心疼了,「丫丫,要爸爸給你洗腳不?」

蘇茹一怔,暗暗嘆了口氣才搖搖頭,「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的。再說,還有二哥呢1

蘇文翔也非常配合的一把抱起她,跟夫妻倆丟下一句話就帶著蘇茹走人了。

兄妹倆自然沒有真的打算睡覺,而是在蘇茹的房間里先休息了一會兒,便帶著之前稀釋過的符文液去了窩棚那邊。

今天王崇易他們都受了傷,白天有人盯著他們不能過來送東西,但晚上就用不著那麼警惕了。

兄妹倆小心翼翼的進了窩棚。

今晚上王崇易他們七人並沒有點上煤油燈,窩棚裡面烏漆墨黑的,還帶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所幸兄妹倆在夜裡也能視物,雖然沒有燈光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首先去的便是傷的最嚴重的艾叔叔面前。

一向存在感很弱的艾叔叔現在給人的感覺更加弱小,就連氣息也時有時無。

鄭老頭面無表情的守在這個中年人身邊,儘管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靜寂的有些發寒,可蘇茹兄妹倆仍舊感覺到了這老頭兒平靜無波的表情之下,那隱藏極深的怒火。

「再不治療艾叔叔就真的危險了。」

蘇茹小心翼翼的靠近艾叔叔,一邊看著鄭老頭。

這七個人雖然都沒說話,可實際上也沒能睡著。

誰都沒想到都把他們下放到這種窮鄉僻壤來勞教受苦了,萬建平那伙人居然還不放過他們!

小艾在萬建平他們動手的時候死死的護住了鄭老頭,因此也是他們幾個當中受傷最重的一個。

那些鄉里人明知道他們受了很重的傷,也一直盯著他們不準白志春過來給他們看傷,明顯就是想讓他們去死啊!

蘇茹兄妹倆不在的這個下午,他們想到了很多,如同柯虎這樣的更是害怕,害怕自己就真的死在了這個山疙瘩裡面,那自己藏著的那些寶貝兒們不就白藏了嘛!

一下午沒看見蘇茹他們倆,就連王崇易也以為他們是不是怕了,直到這會兒兩小孩偷偷的進來,他們才悄無聲息的鬆了口氣。

至少……至少他們唯一的希望還沒有被嚇破膽,還能暗地裡接濟他們。

這一刻,估計蘇茹兄妹倆也沒想到他們的地位一下子在這幾個人心裡就不一樣了。

「能救得了嗎?」

鄭老頭聲音嘶啞,卻帶著一絲隱含的顫抖。

眾人都聽得出來,這個氣場強大,一看就不是什麼簡單人物的老頭兒此時此刻是真的怕了。

平日里他很少跟人交流,要麼盯著某處發獃,要麼就是悶聲幹活,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個啞巴呢!

「放心吧鄭爺爺,只要艾叔叔還有一口氣在,就不會有事的。」

蘇茹拿起一個碗,小心翼翼的把符文液給艾叔叔餵了進去。

他受的傷勢嚴重的超乎她的想象,若是今晚她沒過來,只怕這個人絕對撐不到明天的太陽升起。

前世她年紀小,已經不記得那些下放的人裡面是不是有這幾個人在,可她卻記得很清楚,那個時候的確有人死在了東鄉,當然,這種情況不僅僅只是在東鄉存在,這十里八鄉的幾乎都有這種人死亡。

在眾人的眼裡,他們這些人就是新國的罪人,哪怕死了也沒什麼可惜的,人情冷漠到了極致,當然,也不排除像桃花嬸這樣的人也有,只是礙於當時的社會情況,不敢表現出來,哪怕有半分的不忍心也不敢表露出來。

這個艾叔叔喝了一整碗符文液之後,氣息頓時平靜了不少,變得舒緩起來。

離他最近的鄭老頭立即感覺到了他的變化,沉默了一會兒才對蘇茹啞著聲道,「丫頭,我又欠你一個人情。」

蘇茹咧嘴一笑,根本沒把這個所謂的人情放在心上,只是又倒了一碗符文液遞到鄭老頭的手中,「鄭爺爺,趕緊喝了吧,你也受了不小的傷。」

鄭老頭二話沒說就把整碗的符文液喝了進去,明明感覺跟白開水似得,可是喝下肚子就能夠感覺渾身都變得暖和起來。

他又不蠢,自然知道這東西肯定是個好東西,哪怕就是當年他上戰場時用的那些所謂的特效藥也沒這個來的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