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零九章 閑言碎語【月票15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 閑言碎語【月票15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黑翌日一大早,萬建平月黑風高,被人套了麻袋打了個半死的消息就傳到了東鄉。

王桃花還躺在床上,昨天當著鄉里鄉親的面兒她被萬建平那伙人打了一頓,這心裡要是沒半點疙瘩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等周建軍上午幹完活回來把這個消息帶給她的時候,她才幸災樂禍起來。

「那小子活該!怎麼就沒打死這個狠毒的小崽子1

王桃花咬牙切齒的說道,至於這次是誰舉報她的,其實她比誰都清楚,除了那個跟她不對付的妯娌還能有誰?

不過就算是陳翠告發她的她也不傷心,讓她心有芥蒂的卻是她婆婆的態度。

「你的仇也算是被人家順手給報了,桃花,以後別去跟那伙人接觸,咱們就安生的過日子吧。」

周建軍的親媽今年六十多,看上去卻七老八十一樣,頭髮早就全白了,那張臉也是皺巴巴的。

她端著一碗粥看著自己媳婦躺在床上,這心裡也有些不是滋味。

總覺得王桃花是多管閑事才給家裡招來這種禍事,現在她出去都被人指指點點的,更別說去建軍他爹那邊了,本來自己男人就不待見自己,自己媳婦鬧了這麼一出來,現在她就更被討厭了。

特別是當著大牛媽的面兒,簡直臉面都要丟光了!

以前周建軍他媽看在王桃花給她生了這麼多孫子份上,對他還算不錯的,因為這十里八鄉的就沒有哪個女人有王桃花這麼會生兒子,為了這事兒就連建軍他爹都對家裡頗為照顧。

可是現在鬧這麼一出來后,建軍他爹對他們哪裡還有之前的和藹可親,看見孫子也跟避瘟疫似得,還不都是王桃花這個當媽的給鬧出來的事兒嘛!

自然,周建軍親媽的臉色也就不太好,總覺得自己這麼多年是太慣著這個媳婦了,才會讓她做出這種丟臉的事情來,被打一頓也是活該!

王桃花哪裡不清楚這婆婆的想法,她當時也就是看著那幾個人挺可憐的才給了他們幾個黑饃饃吃,哪裡能想到就這樣都能招來禍事?

可要說全怪在她自個兒頭上她是鐵定不認的,又不是她一個人給過那幾個人東西吃,她還見過其他人還幫那幾個人干過活呢!

她一點都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可是現在外頭避她家的人就跟啥似的,連幾個孩子也都跑來哭訴說其他小夥伴不跟他們湊一起玩了,這讓王桃花的心裡拔涼拔涼的,真沒想到都這麼多年的同鄉了,居然還能幹出這種事兒來。

感覺到身體的變化,王桃花抿著唇沒吭聲。

昨天蘇老三家的小丫頭給她倒了碗水后她就感覺自己身上的傷好了不少,本來還想問問那小丫頭這水從哪裡來的,看看能不能給自己婆婆弄一碗喝一喝,畢竟婆婆年輕的時候在外面打工也傷了身子,這些年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可現在婆婆這種態度,她也就懶得去問了。

畢竟這水有這麼好的效果,蘇家那邊能拿過來給她喝也是因為兩家關係好,萬一是人家的祖傳秘方不輕易給外人咋整?

她暫時不想費這個人情給婆婆用。

「你看看你那德行1

周建軍親娘見不得她這幅樣子,氣的罵了一句就出門幹活去了。

周建軍見狀忍不住嘆道,「桃花,咱媽也是為你好,你別生氣。」

王桃花眼睛一紅,「我知道,可我這心裡就是想不過,我干好事兒還干錯啦?給個黑饃饃又不犯罪!誰規定不能給犯人吃的了?你那個弟媳婦心思這麼歹毒,周建軍,我今天就把話撂這兒了,我王桃花絕對跟她陳翠沒完1』

「桃花,這話也不能亂說啊,這不是不知道舉報人是誰嘛!你咋就這麼肯定是陳翠乾的?」

周建軍只覺得頭疼,他不想跟那邊扯上半點關係,但是老子娘卻不這麼想,搞得一家子現在關係尷尬的不行,就連這所謂的妯娌也是矛盾頗深。

王桃花冷哼一聲,「不是她還能有誰?那天我給那幾個人黑饃饃的時候,就她陳翠看見了,還真以為躲的快我沒瞧見呢1

她又不傻,這種事兒自然得小心點背著人干,要不然這不是明擺著給人把柄嘛!

可偏偏那個時候就被陳翠和另一個人瞧見了,她當時就覺得有股不安,果然那臭婆娘就把她給舉報了!

想到自己遭的這些罪,王桃花這心裡就不是滋味。

平日陳翠仗著她男人是生產隊長一個勁兒在自己面前得瑟也就算了,現在還敢害她,這件事兒她肯定沒完!

不過萬建平被揍了的事兒還是讓她心情好了不少,萬分感謝那個幫自己報仇的人。

萬建平之前在東鄉有多得瑟,現在他被打的事兒傳到東鄉來就有多丟臉。

蘇茹一大早的起來打了個哈欠就開始幫著母親在地里幹活,聽著同鄉的人議論著萬建平被打的事情,特別是那個陳翠還在嘰嘰歪歪的說,彷彿她知道什麼內情似得,她就忍不住好笑。

害桃花嬸的人也有她的份兒,再加上之前這人也沒少給自家添堵,就一起教訓算了。

蘇茹摸著下巴,琢磨著該給陳翠一個怎樣的教訓,省得她成天張嘴巴瞎比比,聽著就讓人煩。

正想著呢,突然老遠就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過來。

等他們走近了,眾人才看清楚原來是蘇家的人,不過奇怪的是,這回連蘇建安這個不常回來的城裡人都跟著回來了,看蘇家人一個個臉色肅穆的樣子,眾人也沒敢多說話。

畢竟人家家裡死人了,怎麼高興的起來喲!

眾人偷偷嘀咕,時不時的還要瞥一眼張杏花。

之前蘇梅跟她的恩怨大夥都還記得清清楚楚呢,這次大姑子死了她都沒去送葬,估計這心裡還記恨著人家呢!

張杏花涼涼的看著那些嘰嘰咕咕似乎怕她聽見的人,嘴角抽了抽,懶得理他們,看見蘇家的人走過來她也沒打招呼,完全當做沒看見。

反正兩家已經撕破臉了,她也沒必要裝出一副關係好的樣子,要不然她真怕自己忍不住去質問自己男人的身世到底是怎麼回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