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一十一章 秘辛【第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一章 秘辛【第二章】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那我的東西呢1

蘇老頭怒喝一聲,啪的一聲就砸了身邊的凳子。

蘇老太太都被嚇哭了,兩邊臉都腫起來也沒敢哭的太大聲,她很清楚自己男人的性子,別看平日里脾氣挺好,正發起火來那是六親不認的,而且特別討厭哭聲,越哭他就揍得越厲害。

所以她不敢哭,生怕老頭子再沖著自己發火。

許是這邊動靜實在太大,原本還在外頭的其他人也被驚動了,蘇建安第一個跑到屋裡來,看著自己老娘跪在老爹的面前瑟瑟發抖,愣了一下才出聲道,「爸,這發生啥事兒了?媽咋啦你打她?」

蘇老頭暴虐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滾出去!把你大哥他們叫進來1

不用他叫,蘇建成兄弟幾個就走了進來,連帶著他們的媳婦孩子,一同茫然的看著蘇老頭。

「爸,你咋是咋了?」

「媽,你趕緊起來,這地上冷的,先起來說話。」

蘇建成作為老大跟著蘇老頭的時間最長,自然是見過蘇老頭曾經打媳婦的模樣,皺著眉就要說到。

蘇老頭紅著眼睛瞪著他們,冷聲問道,「你們誰拿我的箱子了1

「箱子,什麼箱子?」

蘇家眾人面面相覷,根本不明白是什麼箱子居然能讓老爺子發這麼大的火。

蘇老頭深深的吸了口氣,指著床下的那個坑說出自己藏了個箱子的事情,裡面的東西非常重要,任何人拿到手都有可能對他產生致命的威脅!

不過他也算冷靜,仔仔細細的打量了在場每一個人,確定他們臉上的表情不像是裝的,眉頭才皺起來,想起一個自己最怕遇見的後果。

這拿走箱子的人該不會是老三吧?

蘇老頭倒吸了口涼氣,但是想想老三是半個文盲,根本不認識幾個字又稍稍鬆了口氣。

但轉念一想還有個蘇文翔識字,張杏花也識字,他這心立馬提起來,也不管還跪在地上哭的老婆子,急匆匆的就跑出了門。

蘇茹坐在田埂間,屁股下面墊了一堆枯黃的稻草,看著母親正在挖地,心裡卻琢磨著蘇老頭回到他屋裡后看到那個坑會是個什麼反應。

不說那八封信是什麼意思,加上那把手槍跟金條估計也足夠那老頭子肉疼的了。

估計也會被氣炸吧?

蘇茹幸災樂禍的想到,果然,這老頭並沒有讓她等多久,就匆匆的跑到地里這邊來了。

「蘇伯有事兒啊?」

周大牛看著蘇老頭面色沉沉的盯著正在另一個地方挖地的蘇建武忍不住開口問道。

蘇老頭陰沉的看了他一眼,「我幫老三請個假,大牛,你幫我把他叫過來。」

周大牛還是挺怕這個老頭兒的,聞言點點頭,立馬就跑去叫蘇建武了。

蘇建武扛著鋤頭,見蘇老頭找自己,惴惴不安的走過來,低頭頭叫了一聲爸。

他以為是老六回去告狀了,蘇老頭這才來找自己的。

「老三,昨天你回咱家沒?」

儘管已經著急上火,但蘇老頭還是盡量保持著鎮定,深深的吸了口氣才對他說道。

「家裡丟了個箱子,你要是看見的話跟我說聲,那個箱子對我很重要。」

「箱子?」蘇建武茫然的抬起頭,跟蘇老大他們是同樣的反應,「什麼箱子?」

蘇老頭眉頭一皺,「你沒見過?」

蘇建武苦澀一笑,「我都沒回去過,昨天我也去鎮上找朋友去了。」

他又不傻,怎麼不明白蘇老頭的意思。

被自己父親懷疑是個賊,這種感覺可真不好受。

「那你媳婦孩子呢?他們有沒有回去過?」

蘇老頭不願意相信,若不是自家人的話還有誰能進他的屋子。

平日里出門的時候他可是把門給鎖上的,而鑰匙也就只有自家人知道放在什麼地方。

「沒,杏花昨天也忙了一天呢,哪會回去啊?」

將老子居然都把自己媳婦孩子都給懷疑上了,蘇建武這心裡滿不是滋味,語氣也沖了起來。

「爸,你放心,我跟杏花還有孩子們做不出來偷雞摸狗的事兒,您要是真的丟了東西就去問問二哥他們,我可不知道在哪兒。」

說著,他沉聲悶悶道,「我繼續回去幹活了。」

蘇老頭眼睜睜的看著他轉頭繼續回去挖地,心裡的疑惑更深。

既然不是蘇建武,那還能有誰?

他抿著唇,眼神在地里那些幹活的人身上一一掃過,東鄉這麼多人他總不可能一個個去詢問。

不是誰被懷疑是個賊都能想蘇建武一樣忍著沒吭聲,他要是問了,那麼這麼多年苦心經營的聲望也全毀了!

但是那箱子可是他的命根子!到底是誰偷走了他的東西?!

蘇老頭面色陰沉的回了家,屋裡的人都不解的看著他,似乎不明白到底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丟失了,能讓他這麼失態。

不過這會兒他可沒心情解釋,一個人進了屋后關了門,便走到一個平時放著一副的大箱子面前。

他從箱子的夾層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封看上去很新的新,展開慢慢看著上面的詩詞。

深深的吸了口氣,才掏出平日里抽煙要用到的火柴,找出一根蠟燭後點燃,在燭光之下慢慢看著上面的字體。

若是有外人在這裡,便會驚異的發現這封信明明就是普通的詩詞而已,可是透過燭光看的話又能看見另外一層隱藏在紙頁內的字。

這上面記載著這麼多年他一直守著的秘密。

想起那不見了的箱子,蘇老頭暗暗嘆氣。

「老三礙…可別怪我這個當爹的心狠,誰叫你的存在太礙眼了……有人要控制你,我這個當爹的也只是個跑腿的。」

說著,他拿出隨著這封信一同寄過來的白色藥瓶,眼底閃爍著冰冷的光,帶著一絲嗜血的殘忍!

幸虧他沒有將這兩樣東西一同放入那個箱子里,否則就算想動手也沒了葯,想要控制蘇建武可就了難了。

蘇建武一家子已經越來越不聽話,這麼多年他能讓他娶妻生子也算不錯了。

若他乖乖聽話的話……

蘇老頭嘆了口氣,有些遺憾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