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一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蘇建安得到了準確的答案后可就不打算繼續在這裡窩著了。

這些日子,家裡的老爺子也不知道丟了啥東西,成天板著張臉就差沒嚇死個人,老娘也戰戰兢兢的不敢大聲說話,屋裡的氣氛低至極點,吃的東西就是那些稀湯寡水的,他可不想繼續留這裡繼續受罪!

「爸,我回我家去了啊,下回過來看你們。」

蘇建安走之前先回了趟蘇家,看到老爺子面無表情的坐在台階上面砸吧砸吧著嘴抽水煙,小心翼翼的說道,生怕會觸到老爺子的霉頭。

蘇老頭抬起頭面無表情的瞥了他一眼,「正好,你幫我去鎮上找個人,帶件東西給他。」

「誰呀?」蘇建安撓撓頭,「我得趕快走了,不然回去趕不上吃午飯。」

蘇老頭哼了聲,讓他在外面等著,便自己先進了屋,拿出一個牛皮紙信封交到他的手裡,「去鎮上衛生院找一個叫劉振鵬的醫生,這裡面的信務必要親自交到他的手裡。」

「鵬哥?」蘇建安吃驚的瞪大眼睛,「爸,你也認識鵬哥啊?」

「你也認識?」蘇老頭看到小兒子這幅模樣,下意識的皺起眉,「你們咋認識的?」

「是三哥請他吃飯的時候碰見的,嘿嘿,鵬哥還答應了給我弄棉花,早知道爸你認識他,我就早點讓你幫這個忙了。」

蘇建安根本沒察覺老頭子語氣裡帶著的一絲凝重,反而洋洋得意的說道。

「少跟他接觸,劉振鵬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看著這個小兒子沒心沒肺的樣子,就連蘇老頭都感覺有些頭疼。

他已經失去了一個閨女,可不想再因為上一輩的恩怨失去一個兒子。

劉振鵬那個人心狠手辣,他一直懷疑蘇梅的死亡是否跟他有關,只可惜這老小子做事一向天衣無縫,沒有十足的把握他也不想徹底得罪了他。

畢竟,他已經離開部隊太久,現在跟那邊的聯繫全靠劉振鵬來周轉,若跟劉振鵬鬧出了嫌隙,誰知道這小子會做出什麼過河拆橋的事情。

蘇梅已經死了,他可不想讓蘇建安也摻和進去。

見小兒子撇撇嘴,明顯沒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蘇老頭深深的吸了口氣,冷聲喝道,「聽到沒有1

「知道了知道了1

蘇建安十分不耐煩的敷衍道,拿著那封信就跑了,差點沒把蘇老頭給氣炸!

「一個個的真是不讓人省心1

蘇老頭沒好氣的罵道,繼續拿著煙袋子抽,繼續琢沫偷走了自己的箱子。

這都過去四五天了,愣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拖得越長,只怕夜長夢多!

……

蘇建安走到半路上,拿著手裡的信封倒是好奇自己老爹跟劉振鵬會說些什麼,他從小到大可沒見老爺子這麼鄭重其事的要他辦一件事兒。

雖說知道偷偷看這信封裡面的東西有些不大好,可反過來一想,只要自己不說估計也沒人知道,他邊走便直接將信封給拆掉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咋看不懂?」

蘇建安倒不是個文盲,好歹也是認字兒的。

可看著手上這封信的內容,愣是沒明白自己老爹為啥要給劉振鵬一封詩不像詩,詞不像詞的信。

搞得他還以為這封信有多重要呢!

翻了個白眼,蘇建安一臉鬱悶的把信紙重新塞回信封里,然後再揉吧揉吧塞到自己褲兜里,打著哈欠繼續趕路。

幾個小時候,目測已經過了午飯時間。

蘇建安摸摸自己的肚子,打算先去找劉振鵬,蹭上一頓飯再說!

畢竟,自己可是幫了他好大一個忙呢!劉振鵬請他吃頓飯也是應該的。

他到的時候,劉振鵬正拿著個飯盒吃飯,見他進來只是淡淡的點頭,示意他坐下說。

蘇建安看著他鐵飯盒裡面又是肉又是菜的,艱難的咽了咽口水,打哈哈道,「鵬哥,吃著呢?」

「恩。」劉振鵬哪能不知道這種人心裡想著什麼,繼續淡定的吃著飯,「試探出來了?」

蘇建安搗蒜似得點頭,「鵬哥你猜的沒錯,蘇文翔那小子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呢!我看他那身手還不錯,肯定是跟誰學了功夫1

說起這事兒,他眼裡便帶上了一抹羨慕之色,「你說我咋就沒這麼好運呢?」

要是他跟那些話本里的高手似得,直接就衝進虎涯嶺打獵去了!

沒瞧見上回周大牛他們那伙人弄回來的獵物都夠交一個生產隊的公糧還有剩餘嘛!這要全都是他弄回來的,他還用得著天天瞅著別人碗里的肉咽口水嗎?

這麼想著,他肚子就咕嚕咕嚕叫起來,舔著臉沖著劉振鵬說道,「鵬哥,我這一大早的趕回來還沒吃飯呢,您看……」

劉振鵬夾了一口肉塞進自己嘴裡,然後把自己飯盒往他面前一推,「不嫌棄就吃吧。」

「不嫌棄!肯定不嫌棄1

蘇建安眼睛一亮,根本沒在乎這飯盒裡剩下的都是劉振鵬吃剩下的,抓過他遞過來的筷子就狼吞虎咽的吃起來。

這年代,就算條件好點兒的人家裡都缺油水呢,更別說蘇建安了。

雖說在國營飯店后廚上班,可能偷嘴的時間可真不多,要是被抓住了還要挨批評的,蘇建安也不敢光明正大貪了公家的東西。

因此他吃劉振鵬剩下的飯菜吃的也挺香,反正有肉就行!

「對了,鵬哥,這是我爸讓我轉交給你的信。」

蘇建安一邊吃一邊從兜里把那皺巴巴的信封掏出來放到劉振鵬面前,然後繼續猛吃。

不過剩下的飯菜本就不多了,他三五兩下的就吃了個精光,還十分不舍的伸出舌頭把盒底都舔的乾乾淨淨,看的劉振鵬一陣眼抽抽。

「棉花的事情我已經問到了,你後天過來拿吧,沒事兒的話我還要上班,就不送你了。」

劉振鵬捏著信封也沒急著看,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蘇建安委屈的砸吧著嘴,他還沒吃飽呢!

只是看著劉振鵬一副冷淡的模樣,他還真有點慫,便訕訕笑著起身告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