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二十章 求求你【第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求求你【第四章】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一兄妹倆一臉懵逼的表情讓關明等人怔了怔,不過很快就按耐住心頭的煩躁繼續跟他們聊起來。

「看來是我們搞錯了……張建雲同志手裡的藥丸不是家裡給的嗎?」

關明不死心的再次問道。

躺著的張建雲暗暗冷笑,這些人倒是實誠的沒隱瞞他們的真實目的呀,居然當著他的面兒就開始套他大哥跟姐姐的話了,真當他是個死人了。

「什麼藥丸子?」張建軍茫然的朝著小弟看去,「我們家沒藥丸子埃」

「對啊,我們家沒藥丸子。」張杏花點點頭,但她又不傻,很快就想了這其中的問題,也明白這幾個人為啥對他們兩個老百姓這麼熱情了。

原來是因為那什麼藥丸子嗎?

張杏花皺著眉,倒是隱約記得當初蘇茹好像拿了兩條腌制的黑魚跟白醫生換了十顆補氣養生的藥丸子回來。

難道是那些藥丸子?

不過她也不傻,見著小弟面色冷淡的樣子就知道這其中肯定有鬼,便跟這自家大哥一樣一問三不知,總算把面前這幾個領導給忽悠過去了。

關明幾個人見套不出話來后,就僵笑著臉走了。

張建軍一頭霧水的看著這些領導突然冷淡下來的態度,懵逼的問他老弟,「建雲,你們領導……」

「大哥,你們連夜趕過來也累了吧?先去招待所辦一下住宿手續回去休息吧,這兒我一個人能行。」張建雲直接打斷他的話,免得自家大哥太實誠,說出什麼不好的話被人聽了去可就不好了。

「那怎麼能行,醫生說你現在雙腿可能……」張杏花提起他受的上,眼睛就開始發紅,「我就坐在這兒守著你,靠著椅子睡一會兒就行了。」

「姐……」張建雲無奈的想勸。

張杏花卻不等他說完,黑著臉道,「就這麼說定了,大哥,你先去招待所辦手續,我跟丫丫先守在這兒。」

「成,那我去給你們打飯回來。」

張建軍從包里掏出三個鐵飯盒,又問蘇建雲,「建雲,你吃了沒?我給你一起打回來。」

張建雲想了想,「大哥你還是幫我打點回來吧,我就吃了早飯。」

「好。」

張建軍點點頭,就拿著飯盒出去了。

陸陸續續的,周圍其它病人家屬也拿著飯盒打飯去了。

張杏花倒了杯水小心翼翼的餵給自己弟弟,才又嘆道,「唐麗容跟小果還有嬌嬌的事兒你打算咋跟爸媽說?」

張建雲沉默下來。

雖然他並不喜歡唐麗容,可父母卻對唐麗容這個城裡媳婦還是很看重的,包括嬌嬌跟小果也一直非常疼愛。

這也是為何當初他查出唐麗容跟她那個表哥有一腿,甚至孩子也不是自己的后還一直隱瞞的原因之一。

畢竟,他不想看見父母傷心失望以及被人恥笑的樣子。

唐麗容的存在,就是張家最大的恥辱,他不能讓父母成為十里八鄉的笑話,可惜的是,謊言終究還是會有被戳破的一天。

醫生剛剛給他下了診斷書,唐麗容就迫不及待的要一腳把他踢開,等父母知道這件事兒后,不知道還會怎麼鬧騰呢!

想起這事兒,張建雲就愁眉苦臉起來。

張杏花卻一點都不同情的訓斥道,「你那點心思我還能不明白嗎?要是知道唐麗容是這種不知廉恥的女人,我早就先跟爸媽說了!現在又鬧出這事兒來,放在早幾年,爸媽鐵定要抽你一頓不可1

張建雲頓時苦了臉:「姐,你可一定要幫我說好話。」

「哼,爸媽沒被你氣死就不錯了1張杏花冷哼一聲,到底還是心疼自家小弟,琢磨著就趁這個時候把這事兒跟爹媽說了,要不然回頭被唐麗容又忽悠著拿錢給她,張家可就真的成了十里八鄉的笑柄了!

蘇茹瞅著他們姐弟說話,倒是真的很開心。

這一世與前世的改變實在太大,蘇梅死了,自家小舅舅卻好好活著。

若兩家人之間必定只能存活一家,那麼她寧願蘇家那些人全都去死,也要保住自己的家人。

小舅舅的傷勢對她而言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只要不是中毒,像這樣的傷勢一個治癒符文就能讓他恢復如初,甚至比最初的身體還要健康。

但現在卻不能讓小舅舅這麼快速的痊癒,要不然很容易露餡。

雖然醫院給了診斷書,可卻並不代表就沒有恢復的可能了。

蘇茹打了個哈欠,靠在母親身上閉上眼睛,正準備靜心修鍊呢,突然病房內就衝進來一個婦人。

婦人的年紀看上去跟張杏花差不多,一進來就直接奔向張建雲給他跪下了。

「張建雲同志,我知道你肯定有葯!我男人不能成為一個廢人啊!我求求你了,你就把葯拿出來好不好?」

女人抓住張建雲的袖子就開始哭,根本沒管這病房內其他人驚異的眼神。

「你都能救了孫學的命,就再幫幫他吧1

這婦女哭的稀里嘩啦的,看上去好難過的樣子。

張杏花見她給自己弟弟下跪實在不像話,連忙就去拉她起來,「這位妹子你先起來,有什麼話咱們好好說行不?你這樣給我弟下跪,讓人家咋看他呀1

婦女抹了把眼淚,傷心欲絕的說道,「大姐啊,我家住在農村,一家子老老小小的就靠著我男人上班的錢活下去呢,要是我男人真的廢了,我們家也就徹底完了!我知道你們肯定有辦法的,能不能再把那個藥丸子給我男人一個啊!他真的不能成為殘疾人啊嗚嗚……」

若不聽著話里的內容,這女人哭的倒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張杏花不知道該說啥好,只能求助自己小弟。

張建雲嘆了口氣,「嫂子,不是我不想幫孫哥,只是你看看我現在這幅樣子,跟孫哥也是一樣的,我自己都是個殘廢,要是真的還有藥丸子,怎麼可能不拿出來給我的兄弟們吃呢?」

孫學媳婦還在一個勁兒的抹眼淚,根本沒聽進去張建雲的話。

「張建雲同志,你知道說出那些藥丸子從哪裡來的就成了,我們自己求求人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