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二十一章 小舅舅的包庇【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 小舅舅的包庇【第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一孫學的媳婦名叫賀翠蓮,就比張杏花小了兩歲。

孫學跟張建雲的關係不錯,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這次他們一共五十多個人潛入邊境查探大毒梟的一批貨,防止流入國內,原本計劃進行的很順利,卻不知道哪裡出了毛病,他們的身份消息被泄露,直接在邊境地帶就遭遇到了對方的襲擊。

更重要的是,這場襲擊的背後隱隱有某些國家的影子,導致他們這些精英中的精英全都栽在了邊境叢林里。

要不是有蘇建雲的藥丸子,只怕他們這夥人也活不下來,而其它的一些跟他們分隊走散的弟兄顯然已經凶多吉少。

這次事件極為惡劣與嚴重,就連上頭都非常關注。

張建雲他們大難不死,倒是帶回了很多有用的消息,不過讓某些人看重的卻是他們吃下去的藥丸子。

每每想起這一點他們就非常的心痛,因為張建云為了救人,把手裡的藥丸子全都給分完了,吃都吃了,他們想拿個樣品研究一下都不行,只能從這藥丸子的來歷想辦法。

可偏偏張建雲對他們的屢次套話都避之不談,要麼就裝傻充愣,氣的他們暗地裡在破口大罵了許久,又不能對一個英雄動粗。

所以,才會有了眼前這一幕。

賀翠蓮哭著求著,可換來的卻還是張建雲的沉默。

她眼底帶著怨恨,既然救不了孫學,為什麼不幹脆讓他一起死了算了,這樣她還能跟其他家屬一樣拿到一筆可觀的撫恤金,哪像現在?拿到的錢不僅少的可憐,她的未來還要被一個殘廢給拖累了,這不是害了她一輩子嘛!

當然,她這陰暗的想法是絕對不能暴露半分出來的,要不然別說她婆婆不會饒了她,就連孫學也饒不了她。

「張建雲同志,你跟我們家孫學是好兄弟啊,你可不能眼睜睜的就看著他一輩子毀了1

賀翠蓮撕心裂肺的叫道,整個病房內都因為她的哭叫聲變得安靜下來。

蘇茹注意到,兩邊病床上的病人看著自家小舅舅的眼神也有些不對起來,剩下的那些家屬也皺起眉頭。

她忍不住開口,「這位阿姨,我小舅舅又不是華佗在世,怎麼可能救得了你說的那位叔叔呀!既然你知道他們關係好,也就該明白我小舅舅也不會是見死不救的人呀1

賀翠蓮的哭聲頓祝

蘇茹只當做沒看見,繼續開口說道,「再說了,我小舅舅現在自己的身體都沒辦法治好,要是真的有痊癒的方法我們家早就去求人家去了,又怎麼可能還在這裡傻兮兮的等著?」

「這小姑娘年紀不大,說話倒是挺利索的。」旁邊一個乾瘦的老人贊同的點點頭,「大妹子人家小姑娘說的也沒錯,人家要是有半分早就去求人了,怎麼可能還會一直躺在這兒?你這樣在這裡大喊大叫的,這是給人家小兄弟添堵呢1

「是啊,大妹子,這是人家也沒辦法的事兒,你咋能逼著人家想辦法呢!做人可不能這麼不厚道!你自個兒都說你男人跟著小兄弟是好兄弟呢。」

「恩恩,沒錯,咱們做人可不能這麼不厚道。」

「人家救了你男人的命你不感激也算了,還這麼逼人家,我咋感覺你像是在怪人家小兄弟不該救你男人呢?」

……

人言可畏,不大的病房頓時就鬧哄哄起來,你一言我一語說的賀翠蓮滿臉通紅,尷尬的連手都不知道怎麼放了。

張杏花也不想為難她,便說道,「好了,大妹子你先回去等消息吧,我們要是能幫的肯定會幫1

「謝……那謝謝大姐了。」賀翠蓮抹了把眼淚,心裡的鬱悶可想而知。

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她又鬧不起來,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張建雲摸摸小外甥女的頭,笑了笑,「這小丫頭現在嘴皮子咋這麼利索,跟誰學的啊?變聰明了不少呀1

蘇茹哼了聲,用指頭卷著自己的衣服,瓮聲瓮氣的問道,「小舅舅,你幹啥不告訴他們這藥丸子是誰給你的呀?」

張建雲眼底閃過一絲笑意,「怎麼,你想知道嗎?」

蘇茹沒吭聲,她有些摸不準自家小舅舅現在是什麼意思。

她以為像小舅舅這樣的公安應該有一顆什麼好東西都要交給國家的心才對,她以為小舅舅會問自己這個藥丸子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才對,可現在……

她從這兩波人的態度與目的也看出來了,小舅舅似乎並沒有把藥丸子的來歷告訴這些人,這……是想保護自己嗎?

蘇茹眨巴著眼睛,突然閃亮亮的看向張建雲。

小舅舅一臉摸不著頭腦的樣子,捏了把她的小臉笑道,「這麼突然盯著我幹什麼?」

「沒啥,就是覺得小舅舅你長得真好看1

蘇茹笑嘻嘻的說道。

當然,她這話可不是說假的。

張家人一個個的身材都很高,並且體型也很壯碩,標準的國字臉,濃眉大眼,五官立體,一雙眼睛深邃不見底,再加上他曾經當過兵,一身正氣的樣子簡直要帥呆了好嗎?!

當然,蘇茹現在不知道有個詞叫帥呆了,只是得自家小舅舅長得的確很好。

只可惜居然被唐麗容那樣的女人霸佔了這麼多年。

這次借著受傷的機會跟那個女人劃開關係,倒也是件好事兒。

張建軍打飯很快就回來了,醫院的飯菜沒什麼味道,不過一家子吃的還是非常香甜。

等蘇建雲累了想睡覺的時候,蘇茹才悄悄的抓住小舅舅的手腕,一股無形的力量探入他的體內,很快就將他身體狀況摸得一清二楚。

若不是有自己這個符醫在的話,只怕小舅舅就算真的活著也沒法再站起來。

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這種感覺還不如死了來的自在。

蘇茹長長的鬆了口氣,笑眯眯的摸了摸小舅舅的頭髮,更加慶幸自己的重生了。

而此時東鄉那邊,蘇文翔面無表情的看著蘇老太太偷偷摸摸的將藥瓶里的葯倒入他們的飯菜中,眼底閃過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