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二十二章 那家人【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那家人【第一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一「這葯是什麼?現在奶奶你能告訴我了吧?」

蘇老太太額頭上冷汗一陣陣的往外冒,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頭一回下藥就被老三家的二小子給逮了個正著。

灶頭上的大鐵鍋裡面還沸騰著,食物的香氣在廚房內縈繞,屋內的兩人卻像聞不見似得。

蘇文翔面無表情,完全沒了平日里總是溫和的樣子,一雙陰冷的眸子看的老太太毛骨悚然,彷彿看見了年輕時候自己嫁給的那個男人。

她艱難的吞咽口水,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來,「這,這……你爸爸不是吆喝這兩頭頭疼得很嗎?這葯就是治頭疼的,對,就是治頭疼的。」

蘇文翔冷笑一聲,「治頭疼的葯你為什麼要放進我們一家子吃的東西你?老太太,真以為我傻嗎?」

「蘇文翔,我好歹也是你奶奶吧!有你這麼跟長輩說話的嗎?1

蘇老太太心虛的不行,下意識的沖著蘇文翔大叫起來。

只可惜,蘇文翔從小到大就厭惡極了她,若不是有那麼一層長輩的身份,還有自己的家人這些顧忌,他早就動手弄死這老太婆了。

沒分家之前,他從未感受到一個家庭的溫暖,每天都在爭吵中度過,恨極了這總是挑刺兒的老太婆。

分家之後,他們一家子好不容易能夠過上一段安穩的日子,可這些人總是如同吸血鬼一般纏著他們不放,今天居然又趁著他們不在家的時候在食物里下藥。

蘇文翔也開始好奇起來,自己那個老實又心軟的父親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能夠讓這兩個老傢伙如此處心積慮的對待!甚至還想要了他們一家子的命!

若不是自家妹子有了一番奇遇,只怕他還是要忍受父母的愚孝,不得不對著面前的老太婆叫一聲奶奶吧?

明明是最親密的幾個稱呼之一,可面前這個老太婆卻讓這個稱呼變得如此諷刺與可笑!

「我還要做飯,你趕緊出去。」

將蘇文翔不說話,老太太還以為他是被自己嚇住了,立馬虎著臉說道。

蘇文翔冷冷一笑,倒是不意外這種人做了虧心事還能保持這麼鎮定的模樣。

清楚跟這種人是講不通道理的,他面無表情的直接走到老太太那邊去,先是搶過她手裡的那個白色藥瓶,然後一把抓住老太太的胳膊就扔到門外。

這一切不過眨眼發生,老太太直到被甩到地上后才哇的一聲哭叫起來。

「沒良心的東西!有你這麼對待長輩的嗎!我這是做了什麼孽喲!居然養出來這種白眼狼,我不想活啦!我活著還有啥意思喲1

「不想活就趕緊去死。」蘇文翔渾不在意她潑婦般的行徑,捏著手中的藥瓶涼涼笑道。「反正我們一家子跟你也沒有絲毫關係,老太太,得饒人處且饒人,既然你不想放過我們一家子,那麼對你我也沒必要客氣了。」

聽到老太太的哭鬧聲,附近的人連忙跑過來觀察情況。

瞧見的便是蘇文翔面無閉老太太面前,而一向胡攪蠻纏的老太太此時卻獃獃愣愣的看著蘇文翔,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嬸子,這麼冷的天你坐在地上幹啥呀!快起來快起來。」

王桃花見狀不好,連忙就要去吧老太太給扶起來。

只可惜,蘇老太太此時此刻滿腦子都是蘇文翔說出的那句話,一把推開王桃花沖著蘇文翔叫道,「你這是什麼意思?1

「我是什麼意思,你應該最清楚,真要我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說出來嗎?」

蘇文翔冷笑連連,將白色的藥瓶子直接揣到自己褲兜里。

此時聽到動靜的人越來越多,就連那幾個下放的人也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這裡。

鄭老頭凝眉看著蘇文翔,眼神越發的深邃。

而艾博宇站在他身後,低聲叫道,「鄭叔叔……這個蘇家……」

「不要急,先再觀察一陣子再說。」

鄭老頭沉聲道,眼裡光芒大作,「這小子這幅樣子,倒是有點像那個人,不過最像的還是那個小丫頭。」

艾博宇當然知道他說的小丫頭是誰。

回想起自己上次差點一命嗚呼,便是那小丫頭一碗普通的白水將自己從鬼門關外救了回來,若說這蘇家沒貓膩,他自己都不信。

能夠有這種本事的,除了那家人之外,他實在想不出還能有誰有這種本事。

可自從政策發生改變之後,那個家族便閉門不出,也不準族人在世俗走動,這小小的山疙瘩里,又怎麼可能會有那家人的族人生活在這種地方?

那家人一向以護短出名,絕對不可能容忍家族血脈遺落在外的不是嗎?

「現在這世道,他們生活在這個小地方倒也不是一件壞事兒,不過那個叫蘇鐵軍的老頭兒還是要查查。」

鄭老頭想了想,又說道。

艾博宇立即點頭,「是。」

儘管他們被下放到這個地方來,可卻不代表他們就無人可用了。

艾博宇琢磨著蘇老三這一家子,再看看鄭老頭凝重的面色,心中一嘆。

這二人私下的談話,其餘五人當然不知道。

此時瞧見蘇文翔竟然對一個老人下那麼重的狠手,陳偉明夫妻的眉頭也不由皺了起來。

王崇易怕他們對自己的弟子有所誤會,連忙說道,「文翔兄妹倆也是可憐人,那位大嬸子也是他們的親奶奶,可惜卻比外人還要不如……」

「王老哥您不用解釋,我們夫妻倆也不是不分是非的人,只是這小子太衝動了,大庭廣眾之下對著親奶奶動手,在輿論方面就佔了下風,這可不利於他日後的發展。」

陳偉明笑著說道。

「是啊,這小子畢竟還年輕,還有的磨呢。」王崇易悄悄地鬆了口氣,畢竟他還是很喜歡蘇茹兄妹倆的,可不希望他們因為這些瑣事從而讓人產生不必要的誤會。

柯虎倒是一個人站在旁邊看熱鬧,耳朵尖的他倒是聽到了蘇文翔的那番話,摸著下巴笑眯眯道,「蘇小二這小子說那個老太婆不是他的親奶奶,你們沒聽懂他的意思嗎?看來這小小的農家也有一本難念的經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