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二十五章 隱忍的蘇建武【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隱忍的蘇建武【第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一蘇建武盯著他手裡的藥瓶,沉默了片刻,伸出手把藥瓶收了起來,卻沒說話。

蘇文翔就這麼乾巴巴的站在他面前,也摸不準自己父親到底是個什麼意思,瞅著他這幅嚴厲的樣子,竟然不敢像以前那樣隨性,反而乖乖的站著。

但是他又惦記著那兩個老傢伙的反應,還想著過去監視,順便看看兩個老東西一直隱藏的秘密被戳破之後,會不會商量其他亂七八糟的計劃呢,可不能一直都在這裡呆著。

蘇文翔不由從褲兜里摸出一枚自家妹子給的探索符文。

心裡琢磨著能不能在家裡就感知到蘇家老宅那邊的狀況時,就聽父親道,「你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給我講一遍。」

說著,蘇建武便閉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蘇文翔心裡還惦記著事兒,自然不打算往長了說,三言兩句就把這陣子他跟丫丫發現的秘密說了,而且還特別提醒張杏花也是知道這事兒的。

蘇建武聽了后,倒是沒好氣的冷笑道,「合著,你們娘幾個就瞞著我一個人呢1

「爸……我們這也不是怕你……」蘇文翔有些尷尬的想解釋,卻發現這話說不出口。

畢竟他是真的覺得自己這個老爹挺愚孝的,就連丫丫差點被賣掉這種事情他居然都能夠忍得住!而且居然還眼巴巴的想要跟蘇家修復關係!

從小到大,他是親眼看見自己父親是怎麼孝順兩個老傢伙的,簡直跟沒主見一樣!

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妹妹跟母親終於忍受不了蘇家那些惡劣的態度爆發出來,他們一家子會有怎樣的未來?!

在那個老太婆的虐待下,小弟小妹能不能成功活到成年都是個問題呢!

「怕我會心軟,不相信對不對?」

蘇建武涼涼笑道,有幾分自嘲。

蘇文翔沒吭聲,他的確是這麼想的。

一個大男人,護不住自己的媳婦跟孩子,連閨女被賣掉都能當做沒發生過一樣,說心裡話,他其實還是有些怨恨自己的父親的。

既然保護不了母親,為什麼當初要娶了她回來,讓她在蘇家受這種磋磨這種罪?

他很小的時候,跟大哥躲在房門后餓的直哭,可是大伯二伯他們的孩子卻能夠偷偷的跟兩個老傢伙一起開小灶,他也恨,恨為什麼爸爸就不能為了他們跟爺爺奶奶翻臉!

現在,他終於有自保的實力,自然不想再跟那些人有糾葛。

在蘇家,除了少部分幾個人,他對其他的可真是一點好感也沒有!

蘇文翔畢竟還是個十四歲的少年郎,就算早熟聰明,但心裡的想法也不沒法全部掩飾起來。

蘇建武活了三十多年,哪能看不出他的想法,忍不住苦笑一聲,「看來,這個做爹的在你心裡還是挺失敗的吧?」

蘇文翔沒吭聲,顯然已經默認了。

對此,蘇建武倒也不生氣,從白色藥瓶裡面倒出一個白色藥丸來,輕嘆一聲,說出了一句讓蘇文翔意料之外的話:「其實我早就知道我不是蘇家的孩子了。」

「哈?」蘇文翔猛地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向自己的父親。

此時此刻,他突然覺得父親跟自己記憶中那個老實憨厚的男人忽然對不上。

他本就長得威武,不笑起來的時候看著會讓人覺得兇悍,但因為脾氣軟和,因此總是給人憨厚好欺負的模樣。

但此時此刻,他卻發現他根本看不透他!

蘇建武輕嘆一聲,將兒子驚異的模樣看在眼裡,忍不住抬手在他腦門上糊了一把。

「你爺爺奶奶為什麼養著我,我心裡一清二楚,本來不想把你們幾個也牽扯進來,但現在瞧瞧,這家裡除了兩個最小的之外,你們全都知道了對吧?」

蘇文翔愣愣的點頭,不解的問道,「爸爸,你既然知道你不是他們親生的,也知道他們的目的,為什麼還……?」

「什麼還裝出一副老實孝順的模樣?為什麼對你們在蘇家被欺負的時候也當做沒看見嗎?」蘇建武臉上沒有半分笑容,看著他認真道,「蘇鐵軍那個人心狠手辣,手裡沾滿了鮮血,雖然我不清楚他在為誰辦事兒,可兒子,你們還那麼小,我若是有半點異樣,他們就能要了你們的命,明白嗎?」

蘇文翔盯著突然認真嚴肅起來的男人,張了張嘴卻問不出話來。

他已經意識到,或許從前的老實憨厚不過是面前這個男人的偽裝。

可既然如此,為什麼他又能突然下狠手了呢?

「現在你們已經長大了,最小的也有四歲,我不清楚蘇鐵軍他們還能忍多久,可是……老太太對丫丫動手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們已經開始容不下你們了。」

蘇建武面色一下子變得陰沉起來,眼神透著冰冷的光。

「從十五歲的時候起,我就知道他們的存在不過是為了監視我,但只要我沒有表現出半點異樣來,他們也會容忍你們活著……」說著,蘇建武像是想到了什麼痛苦的事情,突然眼紅了,「就像當初你們大姐……」

「大姐?」蘇文翔茫然。

「是的,你們的大姐,她叫冉冉。」蘇建武咬著牙道,「是我跟你媽媽的第一個孩子。」

蘇文翔已經完全懵了,他根本不知道原來他還有個大姐!

看父親的模樣,他已經想到了自己那個從未見過面的姐姐的下常

死了嗎?

「她死了……是被蘇鐵軍親手弄死的1蘇建武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因為,她長得太像一個人,所以,容不下她……明白了嗎?」

蘇文翔猛地握緊拳頭,「爸爸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能忍!還能當做沒發生過一樣的跟他們一起生活?1

蘇建武捂著臉,一滴水珠卻是順著他的指縫落下。

只聽他如同野獸般低吼凄叫:「我能怎麼樣?為了你們能活著,我只能忍!只要你們安全的長大,我只能忍著叫他們爸媽!因為我想知道,我到底是誰,為什麼他們要監視著我!既然覺得我有威脅,為什麼不殺了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