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二十六章 敞開心扉【第五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 敞開心扉【第五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蘇文翔已經完全驚呆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原來父親的心中居然隱藏著這麼大的秘密。

還有他從未聽說過的大姐……

他愣愣的看著蘇建武指縫中流下的水珠,他知道那是什麼……是眼淚……

一個大男人被逼到這種程度,隱忍到這種時候……只是為了讓他們兄弟姐妹幾個活下去嗎?

他從未聽人說過他還有個姐姐,居然是因為長得太像某個人才會被蘇老頭弄死的?

蘇文翔心中突然湧現出一股強烈的怨恨。

父母結婚將近二十年,大哥今年十六,若大姐是他們剛剛結婚的時候就有的,現在也應該有十六七歲了吧?

可就是因為長得像一個人,所以就可以這麼殘忍的剝奪她年幼的生命嗎?!

「爸……姐姐死的時候……幾歲?」

蘇建武深深的吸了口氣,將手放下來的時候,已經看不出哭過的痕,淡淡道:「3歲,你大哥一歲多的時候死的。」

冉冉的死,是他們夫妻二人心中的一塊疤,不敢觸碰,不敢揭開。

張杏花以為冉冉的死是意外,可只有他清楚,是蘇鐵軍故意的!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認賊作父,不僅僅只是為了保護好自己的妻兒,畢竟他一直被兩個老傢伙監視著,若是表現的太聰明只怕會引起他們的警惕。

所以十五歲之前他還鬧著想跟蘇文成他們一起讀書認字,可是無意間聽到了兩個老東西的談話后,他卻再也不鬧著了。

寧願做一個明面上不識字的文盲,乖乖的聽『父母』的話,乖乖的做一個『老實人』。

可沒想到就這樣,他們居然還是不願意放過自己的女兒!

若不是他偶然間聽到蘇鐵軍對老太太說冉冉長得太像一個人,長大了會是個麻煩的話,他也只會跟張杏花一樣,以為閨女的死亡不過是個意外而已。

可他太天真了。

像蘇鐵軍這樣冷血無情的人怎麼可能容許有半點差錯?更何況,那個時候的蘇鐵軍可比現在還要讓人敬畏懼怕。

他不知道自己會是什麼樣的身份能夠讓這個老東西這麼處心積慮的防著他,可他很清楚,若不想讓妻兒再重蹈覆轍,他就必須查清楚自己的來歷!

對杏花他也十分愧疚,若不是他來歷太複雜,她一個好女人又怎麼會跟著自己吃了這麼多年的苦?

可讓他眼睜睜的看著心愛的女人嫁作別人妻他又做不到,只能自私的將人捆在身邊,讓她一起陪同自己承受這種委屈。

那次蘇茹差點被賣到老虎溝的事兒也是他提前發現,才會讓人去通知妻子救人,他很清楚,蘇鐵軍的老毛病又犯了,這次還想拿著他的孩子做文章。

所幸的是,孩子們都已經長大了,他也查到了不少有用的東西,便趁著上次的機會分了家,總算讓自己一家子不用再蘇鐵軍的眼皮子底下生活。

不過他也沒想到是,分家之後自己的幾個孩子似乎也有了不得了的秘密。

當然,這些他全然當做不知情,只是緊緊盯著蘇鐵軍的一舉一動,繼續小心翼翼的收集自己想要的信息。

蘇文翔聽完自己父親的述說后,整個人已經驚呆了。

更是湧現出一股濃烈的崇拜之情!

他從未想過自己的父親居然隱藏的這麼深,連他們兄弟姐妹幾個跟母親都被騙了過去。

就連失去大姐的仇恨也都是由父親一個人承擔著,他不由眼睛泛紅,開始心疼起一向看不起的爸爸了。

從小生活在這種偏遠的山區,最遠的地方就是去鎮上,還要時時刻刻被人監視著。

到底是有多麼強大的心態才能隱忍至今!

蘇文翔不敢想象,若是這種事情發生自己身上的話他還能不能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來!

深深的吸了口氣,他繼續問道,「那爸爸……這麼多年你查到了什麼嗎?」

「劉振鵬。」蘇建武吐出一個人的名字。

蘇文翔更是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了,就憑他一個普通人居然都能查到劉振鵬的身上。

自己父親可真是深藏不露!

「還有嗎?」他期待的問道。

「還有一個人,是咱們縣領導班子中的兩個……」蘇建武見自己兒子既然已經知道那些事兒,便也沒打算繼續瞞著。

或許他太小看了幾個孩子,看蘇文翔的樣子他便知道,這小子估計也查到了劉振鵬的身上去了。

他跟劉振鵬接觸了這麼久,自然不可能不去查探蘇老頭每個月領的那些補貼到底是誰給批的。

正好有一次去鎮上趕集的時候,他認識了一個在供銷社買酒的老頭兒,那個老頭也是退伍的老兵,可卻沒有蘇鐵軍那麼好的福利補貼,說不羨慕嫉妒恨是不可能的,在鎮上逮著誰就說蘇鐵軍那些東西來路不正。

只可惜沒人相信他,只以為他是眼紅人家福利多呢!

殊不知這老頭居然是當年跟蘇鐵軍一起參軍的戰友,兩人雖然不熟悉,可對蘇鐵軍的情況,這老頭兒還是知道一二的。

也就是這個老頭,他才知道跟劉振鵬時常接觸的除了老縣長之外還有一個便是向書記。

想來也是,兩個縣領導是什麼樣的人物,怎麼每次生病了全都找劉振鵬呢?

不過他沒辦法時常去鎮上找那個老頭,因此對著兩個縣領導也是陌生的很,連面兒都沒見過。

說著,他瞥了瞥蘇文翔,似笑非笑道,「我的秘密告訴你了,那你也應該告訴我你們幾個小傢伙藏得什麼秘密了吧?」

蘇文翔猶豫了一下,「這……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跟您說,得等丫丫回來才能說得清楚。」

蘇建武哼了聲,當然清楚這小子是還想瞞著自己呢。

不過他也不介意,只是問道,「那你們是怎麼知道這個秘密的?」

蘇文翔沒瞞著,就把偷聽到的事情說出來了。

蘇建武覺得奇怪,既然是兩個老東西在屋裡說的悄悄話,他們是怎麼聽見的?

只是蘇文翔也顧不得解釋了,連忙說了一句還有事兒,就撒腿跑了,看的蘇建武一臉鬱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