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三十二章 誰下的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 誰下的手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說起蘇老太太中風的事兒,也是個意外,莫名其妙的在家摔了一跤后就再也說不出來完整的話了,現在躺在家裡由幾個兒媳婦孫女伺候著,瞧著也是可憐。

「唉,以前看蘇嬸兒的身體挺好的呀,怎麼摔了一跤就中風了呢!我瞧她那樣子也挺可憐的,老爺子在家看都不看她一眼呢1

「這就是惡人有惡報,之前她跟蘇梅那婆娘合起伙來想整老三家的閨女,要不是蘇老三家運氣好,丫丫那孩子不知道過得有多凄慘呢!瞧瞧,這做人呀就是不能做虧心事兒,蘇梅被她男人給殺了,閨女也被老虎溝那伙人給糟蹋了,毀了一輩子不說,這下子有輪到老太太咯1

「人在做,天在看,可不就是這個理兒嘛1

……

對於老太太中風的事情,東鄉這些鄉里鄉親的可各有說詞,有同情的,自然也就有說風涼話的了。

但對於蘇茹一家子而言,這老太太中風起不了床倒是一件好事兒,以後只需要緊盯著蘇老頭,倒是不怕這老太太再拿著孝道的帽子壓人,給自家也少了些麻煩。

前世這老太婆到七老八十了還活蹦亂跳的害人呢,這次她摔倒不管是意外還是人為,蘇茹表示喜聞樂見,就差放鞭炮慶祝了!

母女倆先急匆匆的回了一趟家,這會兒回來正好趕上中午午飯時間,蘇建武他們都在家裡呢,瞧見她們娘倆回來也非常高興。

「建雲的情況咋樣了?嚴重不?」

蘇建武幫她們把行李放回屋子,才連忙問道。

「沒啥大事兒,不過得回家養兩年。」張杏花嘆道,想起弟弟的婚姻就糟心。

雖然當初跟唐麗容結婚的時候並沒有辦理結婚證,可那也是擺了酒宴請了親朋好友的。

在鄉下光扯證不辦酒的婚姻人家是不承認的,但是辦了酒沒扯證的婚姻卻是認了的。

這次唐麗容那女人鬧出的事兒來也讓她娘家人成了十里八鄉的笑話,這背後指不定有多少人在幸災樂禍,冷嘲熱諷呢!

所以她也沒把這糟心事兒告訴蘇建武,反正他以後也是會知道的。

便問道,「聽說老太太中風了?」

蘇建武面色淡淡的點點頭,卻沒有張杏花跟蘇茹想象中的憂心與難過。

娘倆面面相覷,覺得有些奇怪,蘇文翔卻是叫她們趕緊先吃飯再說其他的。

自從上回蘇建武連飯都做糊了后,蘇文翔就非常嫌棄的自己動手做飯了,所以蘇茹也沒嘗過自家老爹做的黑暗料理,一邊聽著蘇文翔說著最近東鄉發生的事兒。

因為還有兩個小傢伙在,關於老太太到底是怎麼摔的蘇文翔也沒說,不過蘇茹瞧著自家二哥一副輕鬆自在的模樣,心裡卻是有了底。

等吃完飯,蘇建武跟張杏花連忙下地幹活了。

蘇茹兄妹倆本來也要跟著去,張杏花卻讓她先在家裡好好休息,反正上回掙得那些錢還沒花完呢,就算家裡以後分的糧食少,以家裡現在的本事也總不會餓肚子,這些日子蘇茹也沒怎麼休息好,用不著這麼積極的跑到地里幹活。

蘇茹琢磨著也好,反正她還要跟二哥說說話呢。

不過,等蘇文翔把父親的秘密說出來后,蘇茹卻早就把老太太中風的事情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還是蘇文翔主動笑眯眯的承認,「老太婆現在這幅樣子就是我乾的,作為蘇老頭的幫凶,她活蹦亂跳的實在太礙眼,就讓她現在這樣躺在床上也能讓咱們清靜清靜。」

那晚上蘇老頭跟劉振鵬的談話蘇文翔卻並沒有告訴自己的妹妹。

儘管這些日子他也明白,自家這個妹子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或許是上回受的刺激太大,逼迫著她一夜之間成長起來,可作為兄長,他還是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夠擁有一個無憂無慮的童年,而不是像現在一樣,為了家裡這些破事兒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看著妹子已經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蘇文翔捏了把她的臉才淡笑著出門。

蘇家的兩個老傢伙還不能死,既然這老頭兒跟劉振鵬計劃了那麼一齣戲想陷害他,他若不陪著他們好好的玩玩,豈不是愧對了這兩人精心討論了一晚上的計劃嗎?

蘇文翔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明明看上去挺溫柔的一個小夥子,卻愣生生的給人一種寒風刺骨的感覺。

「如果爸爸早就知道兩個老傢伙有問題……」

蘇茹獃獃的坐在床邊,抬頭看著外面的藍天,一雙杏眼逐漸爬滿血絲,前世的仇恨與欺辱的記憶歷歷在目,她怨恨了那麼久的父親,其實也早就被兩個老傢伙控制起來了對嗎?

她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如今想起前身種種竟是覺得毛骨悚然!

他們一家子到底是有多麼無知,才會被蘇家那兩個老東西害到家破人亡的地步!

怪不得前世父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兄弟姐妹幾個死的死,賣的賣,如果他早就因為藥物的影響而變得渾渾噩噩,所有的疑惑便都有了解釋!

她就說為什麼父親在母親死後會如同行屍走肉般,就算再難過他也不會忘記身為一個父親的責任才是!

如今所有的疑點都有了解釋,她卻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

「姐姐……」

蘇小弟跟小妹倆個正在地上打鬧,忽然聽到自家老姐的笑聲,兩個小傢伙不約而同的抬起頭疑惑的看著她。

瞧著她明明在笑,可眼淚卻順著臉頰落下。

兩個小傢伙頓時急了,連忙伸出手去抓蘇茹的袖子,急急的叫著『姐姐』,可蘇茹卻對外界的感知遲緩,完全沉浸在了那刻骨銘心的恨意之中。

還是蘇文翔回來之後看見她情況不對勁,連忙一掌將她打暈過去,這種不正常的情況才停下來。

他擔心的看著滿臉淚水的妹妹,眉頭皺的緊緊的,這丫頭是怎麼了?差一點可就走火入魔了!

輕嘆了口氣,蘇文翔把她抱起來,正準備把她抱回她的屋子,突然便發現院子內憑空站著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