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三十三章 二舅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二舅子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科幻小說

「雷子?」

蘇文翔看到院子里憑空出現的人,瞳孔一縮,帶著幾分警惕的看著他。

他對雷子身份還是一無所知,自然想不到這個看上去還挺不竄居然還有這種本事。

本以為雷子也就是打架凶了些,可現在看來,這小子也是個深藏不露的主兒啊!

「她怎麼了?」

樓司辰眨眼間便出現在蘇文翔面前,等蘇文翔回過神來的時候,這小子也不知怎麼的竟然把丫丫從他懷裡搶走了!

蘇文翔眉頭皺的更緊。

因為自家妹子那個神奇的獨立空間裡面的功法,他現在的實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打得過的,可這個雷子來無影去無蹤的,這麼輕而易舉的就從他手裡搶走了自己的妹妹,可想而知,這傢伙比他要厲害的多!

蘇文翔不得不對這個人警惕起來,儘管他們曾經稱兄道弟過,但這個人對他的家人有任何不軌之意的話……

「小屁孩一個,這麼苦大仇深的看著我幹啥?」

樓司辰小心翼翼的抱著自己未來媳婦,瞅見這個未來的二舅子,他微微一笑,騰出手就在他腦門上拍了一巴掌。

蘇文翔倒吸了口涼氣,捂著被打疼的地方,狠狠的瞪著他,「把丫丫還給我1

「放心吧,我不會對她怎麼樣的。」樓司辰絲毫不在意未來二舅子的憤怒,熟門熟路的將蘇茹抱進她的房間,溫柔的抹去了她眼角的淚痕。

「雷子,你不是應該去部隊了嗎?怎麼突然又出現在我家?」蘇文翔現在是一點也看不透這個傢伙,可看他這幅模樣,又不像是對他家有什麼壞心思。

自從修鍊以來,他還是頭一回遇見除了自家大哥妹子之外的修鍊者,自然好奇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來的。

這麼想著,他又趕緊問道,「你既然回來了?那我哥呢?我哥回來了不?」

「你哥現在可還沒這個本事能夠隨意出入軍營。」樓司辰一點也不客氣的說道,他瞥了眼昏睡中的蘇茹,便將自己帶回來的東西都塞到蘇文翔的手中。

「這些東西都是丫丫愛吃的,等她醒了你給她熱熱再吃。」

這段時間部隊里訓練的任務很緊,他想出來一趟也不容易,為了避免被人發現,他還得趕緊回去。

蘇文翔懵逼的看著他從一個不大的軍用包裡面掏出了不少的食物,他根本就抱不下,那目光就忍不住朝著他的軍用包看去。

那麼小的一個包,看上去可不像是能裝這麼多東西的。

「怎麼?你喜歡這個包?」樓司辰一點也不在意的將跨在身上的軍用包取下來,不過卻是從裡面掏出了一個只有巴掌大小的麻布袋子,直接就扔給他道,「隨便煉製的,你喜歡就送給你。」

蘇文翔愣了愣,獃獃的拿著包,突然不可思議的看著他,「雷子,你還是個煉器師?」

煉器師這個職業他也是在閱讀那個竹屋裡面的捲軸時無意中看見的。

異世界很多東西都跟他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不同,其中很吃香的除了符醫之外便是煉器師了。

像空間袋這種東西,也就只有煉器師能夠弄出來。

蘇文翔雖然沒見過真正的空間袋是什麼樣子,可瞧見方才那一幕怎麼可能還弄不明白這是什麼東西?

不過讓他想不通的是,那個竹屋裡面對煉器師的記載十分稀少,也就是在野史遊記中順帶一提,自然也就不存在如何成為煉器師的捲軸。

所以雷子這手藝肯定就不是自家妹妹教給他的,可是一個寡婦帶大的兒子,又怎麼可能接觸到異世界的文化?

「收起你腦袋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以後你就知道怎麼回事兒了。」

樓司辰不用看他都知道這會兒這小子腦子裡肯定已經被十萬個為什麼給填充滿了。

不過他這會兒的注意力都在蘇茹的身上,瞧著她眼睛紅紅的,語氣也變得有幾分冷冽,「丫丫這是怎麼了?誰欺負她了?」

他這幅模樣,蘇文翔下意識的就把之前家裡的事兒給說出來了。

等說完后他才猛地捂住嘴,沒好氣的沖著他說道,「這是我家的事兒你一個外人瞎問啥?趕緊走,我妹妹要休息了。」

樓司辰卻並未理會他,只是抓住蘇茹的手腕,一股力量注入她的體內,果然這小丫頭竟然有走火入魔的傾向。

他的臉色頓時變得嚴肅起來。

符醫修鍊很難,但是相對於修鍊者來說卻並沒有心魔這些東西的干擾,就算連走火入魔這種事兒也鮮少在符醫身上發生。

看來這丫頭是受了刺激,才會導致心神紊亂了。

嘆了口氣,他小心翼翼的幫她將體內有些錯亂的能量重新歸到正位。

可看在蘇文翔眼裡,就是這傢伙抓著自己妹子的小手佔便宜,頓時臉色漆黑無比。

正要出手趕人,就被一股無形的波動給定祝

蘇文翔一驚,駭然的看向樓司辰,這小子果然跟他們一樣,也是修鍊者!

「你要幹什麼?1

樓司辰放下蘇茹的手,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我沒有惡意,只是幫小丫頭梳理了下能量。」

蘇文翔聞言臉色更加難看,目光直勾勾的盯著他,冷聲道,「雷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樓司辰卻是微微一笑,捋了捋蘇茹垂落在耳邊的一縷髮絲,「嚴格的說,我是你未來的妹夫。」

「啥?」蘇文翔傻眼,差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樓司辰卻沒工夫繼續浪費時間,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勾唇道,「幫我好好照顧丫丫,我得先回去了。」

丟下這句話,他也不給蘇文翔說話的機會,便再一次從蘇文翔的視線中消失。

看到這一幕後,蘇文翔被定住的身體才終於能夠動彈。

複雜的看著樓司辰消失的地方,他看看已經陷入熟睡之中的妹妹,陷入了沉思之中。

樓司辰的出現突然給他敲響了警鐘。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原來除了他們兄妹三人之外還有其他的修鍊者在這個世界上行走!

這個認知,讓蘇文翔不得不警醒起來,看來日後行事最好得低調點,自家妹子擁有的獨立空間足以引起任何人瘋狂的覬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