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三十四章 摘橘子【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 摘橘子【求月票】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怎麼突然要上山呀?上山幹嘛去?」

蘇茹接過桃花嬸拿過來的糧食,這是他們周家將近十個人的口糧,幫著做一頓也沒啥。

她順口問了一句,就聽桃花嬸樂呵呵的說道,「前些年生產隊不是在山上種了一批橘子樹嘛!聽說今年已經開始掛果可以摘了,你二嬸就組織咱們這些婦女一起去山上摘橘子,回頭生產隊留一下,剩下的打算賣到糧站去,過年的時候還能分錢呢1

橘子林?

蘇茹猛然瞪大眼睛,腦海中浮現出前世母親摔下山坡之後眾人的反應!

不就是因為生產隊要去摘橘子回來,所以母親才會出事兒的嗎?!

若不是桃花嬸突然提起這事兒,她還真就給忘記了!

「丫丫?你咋了?」

蘇文翔看她臉色刷的一下子就白了,連忙扯了扯她的胳膊,憂心忡忡的問道。

從昨天回來后她就有些不大對勁,居然還走火入魔了,現在又莫名其妙的這樣,他怕她又出事兒。

蘇茹強迫自己不去想前世種種,很快的冷靜下來。

看向同樣擔憂的桃花嬸,勉強扯出一絲笑容來,「桃花嬸,我媽媽她們已經上山了嗎?」

「應該去了吧,你二嬸催的可急了,你媽媽沒空過來,所以就讓我過來了。」王桃花瞧著她小臉蒼白的樣子,就心疼了,「丫丫,是不是生病了呀?要不然嬸嬸帶你去一趟白醫生那兒檢查一下?」

「不用了桃花嬸,您趕快去吧,我沒事。」蘇茹笑了笑,沒有露出半分異樣。

王桃花雖然還是不放心,可看她小臉恢復了血色,便也沒勉強,又囑咐了兩句,才匆匆忙忙的跑遠去找大部隊去了。

「丫丫?」蘇文翔看著突然安靜下來的妹紙,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蘇茹無奈的抓住那隻亂晃的手,直接就把桃花嬸拿過來的糧食塞到自家二哥手裡,「二哥,我還有點事兒要辦,今天中午的飯你就幫忙做下,我先出去一趟。」

蘇文翔還沒來得及開口呢,就見蘇茹匆匆的走了,小小的身影眨眼間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

他忍不住搖搖頭,只好提著糧食進廚房,加上周家近十個人要吃的分量,中午要做的飯可得好好忙活了!

而蘇茹,則是加持了風系符文後,急匆匆的追了上去,在桃花嬸跟上之前,就找到了母親。

不過她沒現身,畢竟要是桃花嬸待會兒過來瞧見她的話,這可就解釋不清楚,再說前世母親死亡的原因也讓她有些迷迷糊糊的,聯繫到這一世蘇家兩個老傢伙對自家人千方百計的陷害,她也不得不用最大的惡意來揣測母親死亡的真正原因!

她現在不信任蘇家任何一個人,更別說還曾經跟家裡有過過節的邱琳。

邱琳這個二嬸姦猾狡詐,只要有利益可圖就是個膽大包天的主兒,跟蘇建文可謂是天生一對,也不怪前世蘇建文能夠從這個小山村走出去,從政的路上也一片平坦。

蘇家的老太婆現在就是個不能動彈的廢人,吃喝拉撒都要靠著人照顧,蘇老頭自然沒法再利用她。

但蘇茹也不會小瞧了那老傢伙的手段,蠱惑邱琳幫他辦事兒也不難。

前世母親就是跟著這個二嬸一起摘橘子的時候,莫名其妙就滾下山坡的,當時並沒有直接死亡,而是在被救回家后因為得不到及時的救治才會喪命。

她那個時候還太小,只記得沉溺在母親死亡的痛苦中,卻根本沒能察覺到周遭的異樣。

等他們兄妹幾個從失去母親的悲傷中清醒過來時,父親就已經成為了靠酒精麻痹感官的『廢物』,然後又娶了個帶著拖油瓶的後娘回家,從而開啟了他們一家子家破人亡的序幕!

生產隊種下的這片橘子林很大,隔壁的一座山就是墳山。

東鄉的人死了的全都葬在墳山,因此站在橘子林這邊朝著那邊看就能瞧見一個個墳包,前世張杏花死了后,也被葬在那個地方。

橘子樹這些早年長得很好,哪怕今年沒怎麼下雨,但因為生長在山裡的緣故結的果子倒是很大一個。

這可把東鄉的婦女們給高興壞了,結的果子又大又多,也就意味著家裡能夠靠著這些橘子多分一次收入。

蘇茹藏在一顆松樹上,捏碎了一枚探索符文後,便時時刻刻注意著母親的動靜,不敢有半分放鬆。

沒過一會兒,她就看見邱琳背著背簍去了母親身邊。

「杏花,走跟我去那邊摘橘子,那棵樹上的橘子可大了,咱們摘了嘗嘗看。」

邱琳笑呵呵的說道,看上去也因為今年橘子的收成而高興不已。

張杏花沒有半分懷疑,她只對蘇家兩個老傢伙充滿忌憚,可對於以前這些關係還算可以的妯娌卻沒那麼多意見。

在她看來,蘇家兩個老東西隱瞞的那些事兒肯定不敢告訴妯娌們,再加上以往將近二十年都住在一個屋檐下,面對邱琳的邀請她自然不可能拒絕。

蘇茹順著邱琳指著的目光看向了一棵橘子樹,眼睛微微眯起。

這棵樹上結的果子的確又多又大,可是卻靠近一個陡坡。

這要是不小心摔下去鐵定得玩完,就是不知道這個所謂的二嬸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把母親引過去了。

蘇茹陰沉沉的目光注視著她們,無聲無息的跳到了另一棵樹上,方便她繼續監視邱琳。

只見張杏花已經跟邱琳走到了那棵橘樹下,瞅著這棵樹的位置,張杏花有些猶豫,「這上面的果子不大好摘呀1

「怕啥!咱們小心點不就行了嘛?」邱琳樂呵呵的放下背簍,自己率先便爬了上去。

鄉下的女人從小跟大多男人一樣,爬樹根本不是件難事兒。

張杏花見這棵樹上的果子的確挺大一個的,便忍不住先摘了一個靠近樹下的嘗了嘗,發現這果子居然異常的甘甜,頓時眼睛一亮,也顧不得危險不危險了,跟邱琳一樣將背簍放在地上,小心翼翼的便爬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