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三十五章 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 死了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這顆橘樹就長在陡坡邊上,張杏花跟邱琳兩個人在上面摘橘子,而王桃花她們也發現了這邊的大果子橘樹,便讓她們在樹上摘了把橘子扔下來,她們幾個人就負責在地上撿。

不知不覺的,兩人都爬上了樹的高枝處,邱琳不動聲色的看著越來越靠近自己的張杏花,內心充滿了掙扎。

家裡的老爺子給了她一根金條,就是想讓張杏花變成殘廢。

可她瞥了瞥下面這陡坡,要是真按照老爺子的計劃把張杏花給推下去的話……真的不會死人嗎?

她抿著唇,內心充滿了糾結,一邊是對金條的渴望與貪婪,另一邊又是對人性三觀的掙扎。

張杏花瞅著她發獃,麻溜的朝著邱琳爬過去,沖著她叫道,「二嫂,你走啥神呀!小心摔下去,這可是要人命的1

邱琳立即回神,尷尬的點點頭,只是看著近在咫尺的張杏花,她的腦海里突然就冒出那日老爺子直接把一根金條放在她面前的情景。

幾乎是著了魔一般,她緩緩的伸出手!

千鈞一髮之時,蘇茹無聲無息靠近邱琳,抬腳就把她給踹了下去。

邱琳甚至還沒來得及反應,便從樹下摔下了陡坡,慘叫聲驚得繼續摘橘子的張杏花立即朝著聲音的來源處看去。

「不好了!邱琳掉下樹了!你們幾個快回去找人過來幫忙1

有人驚呼出聲,也顧不得繼續摘橘子了。

張杏花也被嚇了一大跳,連忙從樹下爬下來,「快快快!快救救我二嫂1

她心裡撲通撲通跳的老快了,真沒想到邱琳居然這麼大意,站在這麼危險的地方都能走神。

「張杏花,邱琳怎麼會摔下樹的?你們不是在一棵樹上摘橘子嗎?」陳翠緊跟著走了過來,看見張杏花著急的模樣,立即充滿惡意的問道。

「陳翠,你這話啥意思?邱琳剛才在樹上發獃呢,張杏花還專門提醒她了,是她自己站在這麼危險的地方還走神,一不小心摔下去了,難不成還怪張杏花啊?」

「對啊,我們在下面都看的可清楚了,張杏花一直都在摘橘子,是邱琳沒站穩才掉下去的,這可跟杏花沒啥事兒1

……

幾個在樹下幫著撿橘子的婦人立即幫張杏花開口。

那些原本聽了陳翠的話還惡意揣測是不是張杏花把邱琳給推下去的人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畢竟這可是鬧出人命的大事兒,以張杏花的脾氣也不像是這麼狠毒的人。

「行了行了,趕緊下去看看邱琳怎麼樣了,這要是真鬧出人命來……」

陳翠瞥了張杏花一眼,什麼意思不言而喻。

張杏花只覺得好笑,她行得正坐得端,沒幹過的事兒就是沒幹過,她又不心虛!

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將這一幕看在眼裡后,才悄悄的離去。

如果前世母親的死也是她這位好二嬸做的孽,那麼她的仇人名單上可又要加上一個人的名字了。

這次死了最好,要是死不了……

蘇茹臉上帶著猙獰的笑,頭也不回的快速回到家中。

至於外頭的那些大人們已經被邱琳掉下陡坡這件事兒給嚇住了,一個個的全都跑去幫忙了。

等蘇建文找到自己媳婦的時候,邱琳趴在一灘碎石下面,一灘腥紅的血頓時刺紅了在場所有人的眼睛。

蘇建文顫巍巍的伸出手去探查邱琳的鼻息。

「邱琳!邱琳1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邱家的人將邱琳的屍體圍起來,滿臉的憤怒的悲傷,實在無法想象為什麼剛才邱琳還好好的,現在就落得一個陰陽兩隔的地步!

邱家的老太太更是激動的衝到張杏花面前,抬起手就要打她,卻被王桃花幾人連忙攔祝

「邱嬸子,這事兒可不怪杏花呀!是邱琳自己在樹上摘橘子的時候走神才摔下去的1

「對啊,邱嬸子,你別傷心了,這都是命埃」

……

你一言我一語的,邱琳致命的傷倒不是摔下陡坡,而是腦袋嗑在一個尖銳的大石頭上面,當成就喪了命。

蘇建文抹了把眼淚,將邱琳的屍體背走。

原本興高采烈的採摘日也因為邱琳的死亡而增添了幾分陰霾。

人就是這樣,明知道邱琳的死亡跟張杏花沒關係,可誰叫當時張杏花也在樹上呢?

要是張杏花能夠及時抓住邱琳,那她也不會這麼慘死了。

那些嘴碎的三姑六婆又嘀嘀咕咕起來,明知道這事兒跟張杏花沒關係,還是一口咬定這人一定是張杏花推下去的。

聽得邱家那些人火氣旺盛,邱老太太更是在家揚言要張杏花血債血償!

……

張杏花回到家裡也沒心思吃飯了,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大活人在自己面前死了,不管是不是跟自己有關係,她這心裡都不大好受。

連蘇茹特意將樓司辰送過來的一隻烤雞給端上桌子,她都沒胃口。

王桃花搖搖頭,忍不住說道,「杏花,你也別想那麼多,這事兒本就跟你沒關係,他們老邱家要是一直咬著你不放,你也別怕!咱們幾個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呢,是邱琳自己一個沒抓穩才掉下去的。」

蘇建武給她夾了一塊雞翅膀,才說道,「王桃花說的也沒錯,這事兒絕對怪不到你的頭上,你就別憂心了,先吃飯吧。」

「我真的吃不下……」張杏花嘆了口氣,滿臉的憂思,「二嬸這一出事兒,以後二哥家的幾個娃娃咋辦?二哥還年輕著呢,老太太肯定會逼著他娶新媳婦。」

「那是他家的事兒,咱們只看著就成。」蘇建武嘆了口氣道。

叫了那麼多年的二嬸,這人說沒就沒了這誰心裡好受呀?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得知摔下陡坡的人是邱琳而不是自己媳婦的時候,他內心深處彷彿突然鬆懈了一塊大石,頓時輕鬆了不少。

因此對於邱琳的死亡,他可以說的上極為漠視的。

飯桌上,蘇茹倒是吃的津津有味,知道邱琳死的消息也沒半分愧疚,誰叫這個臭婆娘居然想害死她的母親呢?

她大發慈悲只是要了她一個人的命,而不是讓她幾個兒子繼續承擔她造的孽,就已經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手下留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