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三十七章 新二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 新二嬸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若不是蘇家兩個老傢伙逼得太緊,她其實並不像將自己身上的秘密暴露給任何人。

她曾經小小的心愿,就是希望母親還活著,一家子能夠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可偏偏,自她再活一世之後才看清了兩個老傢伙的真面目,平淡的生活竟然就這樣逐漸變得遙不可及起來。

秘密的存在知道的人越來越多,蘇茹倒不是不放心,包括兩位兄長在內只要沒有她的許可,他們便無法將他們修行的功法與心法教給外人,甚至因為一些法則的約束,他們也不能主動吐露關於小界面的秘密。

這是小界面上一代擁有者對下一代擁有者的保護。

畢竟在異世界,哪怕是至親都有可能為了利益彼此出賣,所以為了保住這麼秘密,即便不用小界面的主人親自出手,小界面的法則約束也會自動加在這些進入過甚至使用過界面之內東西的人。

蘇茹可能自己都不清楚,她在小界面內放養黑魚,養殖牲畜后,小界面內的天地能量一邊改變著這些牲畜的體質,一邊法則的力量又無聲無息的影響著這些動物們。

外界的人哪怕不進入小界面,但只要吃了小界面內養殖的動物同樣會沾染上小界面的法則。

這些動物的肉能夠給普通人帶來極大的好處,但同時法則的力量便也影響著他們的身體,就算有朝一日有人起了不軌之心,法則的力量感覺到后也會無聲無息的破壞掉那人的身體。

這就是為什麼異世那些能夠屹立千年不倒的大家族能夠極為團結的根本原因!

樓家因為小界面的擁有者樓相依的死亡逐漸在異世界消亡,可在另一個世界,一個普通卻又有著不同尋常遭遇的小姑娘又將因為小界面這奇特的法則特性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

時光飛逝,眨眼間便到了年底。

邱琳的死亡陰影很快就在東鄉散去,死了的人已經死了,活著的人卻還的想盡辦法繼續努力的活著。

連續半年滴雨未下,要不是東鄉地勢還算不錯,只怕土地早就荒涼起來了,可儘管如此,種出的糧食依舊在繼續減產。

周大牛跟蘇建文這些生產隊的領頭人眼睜睜的看著糧食減產,急的頭髮都白了。

這十里八鄉的農家人都開始節約糧食,有的人家甚至一天就煮一大鍋稀湯寡水的粥過下去,一個個餓的是面黃肌瘦的,連眼神都帶著麻木。

值得一提的是,果然沒出蘇茹的預料之外,邱琳死了后了,蘇家便張羅著給剛死了媳婦的老二再找一個,而這個人蘇茹倒也很熟悉,正是前世沒少坑他們兄弟姐妹幾個的后媽——張新蘭!

而在張杏花跟蘇建武嘀咕的時候,蘇茹才知道原來這個前世的后媽居然還是自己母親的堂姐妹!

張新蘭看著文文弱弱的,根本不像是是鄉下長大的婦人,說話也細聲細氣,雖然是帶著拖油瓶的寡婦,可人家卻很會做人,嫁過來之後就哄到手一批小姐妹,連帶著中風在床的老太太也給伺候的好好的,根本看不出前世的尖酸刻保

久而久之,曾經的蘇二嬸邱琳便無人提起,看到張新蘭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叫一句『建文媳婦』。

蘇茹冷眼旁觀,前世明面上陷害欺辱過她一家子的仇人倒是都湊到一塊兒的。

既然張新蘭前世也是參與者之一,這一世也一定會成為兩個老東西手裡的一桿槍,到時候她正好一鍋給端了,讓這些人也嘗嘗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杏花,這是我爸媽給你家幾個娃娃帶的炒豆子,回頭你回娘家的時候記得叫我一聲,咱們一起回去哈1

張新蘭笑眯眯的挎著籃子抓著張杏花的手嘮家常,十分親近的說道。

只可惜,現在的張杏花早就沒有以前那麼天真,蘇家老屋那邊的任何人都是她需要小心防備的,就算張新蘭是她的堂姐也同樣不值得信任。

畢竟,她跟這位堂姐的感情可沒那麼好,早些年二人就有個人恩怨。

張新蘭小肚雞腸,是個心胸狹隘的性子,就她記仇的德行怎麼可能真的跟她和好如初?

但人家既然愣是要裝出一副好姐妹的模樣來,張杏花自然也不會傻兮兮的露出厭惡,不冷不淡的將她打發走了,才繼續幹活。

天氣越來越冷,蘇建武已經從劉振鵬那裡搞到了一些棉花回來。

張杏花給家裡的幾個孩子一人做了一身小棉襖都還有剩餘,還能做幾雙棉鞋。

要不是知道這個劉振鵬不懷好意,這樣的朋友他們還真得好好感謝一番。

不過現在嘛……能用白不用,既然劉振鵬現在沒有表現出任何翻臉的態度來,他們也正好從這個人身上多刮點蘇茹也搞不到的好東西。

例如這棉花,說的是瑕疵品,可實際上就跟外頭全新的是一個模樣,顯然是劉振鵬特意搞過來的。

蘇茹穿著媽媽做的小棉襖,心裡暗笑。

要是劉振鵬這老小子知道他的真面目早就被自己這一家子給看透了,還這麼眼巴巴的想盡辦法滿足她家的要求,不知道會不會氣死?

呼出一口熱氣,蘇茹搓著手從小界面內出來。

之前第一批養的雞跟豬崽都已經長大可以宰了,她挑選了兩隻比較肥的大公雞,打算給遠在部隊的大哥寄點過去。

新兵剛剛入伍,過年也不會放假探親。

這個年月,就算過節部隊食堂里估計也弄不到什麼好東西吃,她得早早做準備。

剛到隔壁屋,就看到新二嬸親密的拉著母親說話,看到她的時候,張新蘭更是熱切的沖著她招手,從兜里掏出一把糖果來沖著笑道,「丫丫,快過來吃糖,二嬸特意給你們兄弟姐妹幾個拿的。」

蘇茹瞥了一眼她手上簡陋包裝的糖果,一點也沒客氣的全都抓走了。

張新蘭眼睛抽抽,一個勁兒的瞪著蘇茹。

死丫頭,拿走這麼多糖,她還想給自己親閨女留些呢!

不過想到今天來的目的,張新蘭深深的吸了口氣,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