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四十一章 狗男女【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 狗男女【第二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著騙我。」

蘇建武淡淡一笑,根本沒把蘇老頭的那些話放在眼裡,直接戳破了他的謊言。

原本差不多已經被蘇老頭忽悠過去的其他蘇家人頓時驚醒,驚疑不定的看著面色再次變得鐵青的老爺子,哪有剛才那副傷感的模樣?

這演技也未免太好了!

幾個兒媳婦看的心底發寒。

就算再傻她們也反應過來了這老頭子還是在說謊。

可就算是蘇老三真的不是兩個老傢伙親生的,他們為什麼還要這麼處心積慮的隱瞞這個秘密?而且都到了這個時刻,還是不願意說出事實的真相?

性子最為衝動的蘇建林終於忍不住了,直接叫道,「爸,老三的事兒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幹啥要撒謊?」

「住嘴1蘇老頭厲聲喝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他陰沉著臉,心思越發難以揣測,沉默好一會兒,家裡的幾個小孩都快要被這壓抑的氣氛嚇哭時他才冷冷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還來套我的話幹什麼?」

蘇建武瞥了面前那大碗裡面的腌魚肉,臉上帶著一絲諷刺,「看來今天的飯咱們是吃不好了,抱歉爸,我惹你生氣了,我帶著孩子們先回去,你們先吃吧。」

蘇老頭一言不吭,冷著臉看著他們一家子走出去,臉上的冷意也越發的濃烈。

「爸……」蘇建林跟蘇建文兄弟倆面色複雜的看著老爺子,搞不懂為什麼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幅模樣。

蘇老頭沉默了半晌,示意張新蘭將腌魚肉拿走,才冷聲道,「吃飯吧。」

家裡的小孩子聽到可以吃飯了,立馬繼續瘋狂的搶奪起來。

難得吃一回肉,沒一會兒雙胞胎便跟其他的堂兄妹吵了起來,小孩子的哭鬧聲與大人的呵斥聲頓時充斥著整個廚房,只有蘇老頭一個人面無表情的吃著飯。

看著吵吵鬧鬧的一屋子人,蘇老頭吃完后便直接回到自己屋內。

沒一會兒張新蘭也悄悄的進來,看著他渾身散發著冷氣,倒是一點也不害怕,反而臉上掛著笑,直接就朝著蘇老頭撲過去,兩人的模樣竟是十分親昵。

「嗚嗚……」

忽然,屋內傳來低微的嗚咽聲。

張新蘭轉過頭,看向床上那個躺著不能動的老太婆,咯咯笑起來,「鐵軍,你婆娘正瞪著我呢。」

蘇老頭面無表情的抓著她的手,問道,「交代你辦的事兒辦好了嗎?」

「當然辦好了。」張新蘭得意的笑,「待會兒我就去一趟鎮上,保准明天蘇文翔那小子就被抓起來1

蘇老頭難看的臉色頓時好了不少,抓著她粗糙的手,難得擠出一個笑容來,「放心,幫我辦事兒你肯定不會吃虧。」

說著,他從自己的那個柜子里找出一個金鐲子套在她的手腕上,「拿去玩吧。」

張新蘭眼睛一亮,語氣更加親昵了,「鐵軍,你為什麼要這麼處心積慮的對待蘇老三呀,就算他不是你的親兒子,也沒必要把他家……」

她的話說道一半便說不下去,只見原本緩和了臉色的老傢伙又陰鬱著一張臉,面無表情的警告她:「不該問的別問,要不然……有命拿可沒命享1

「嗚嗚1

躺在床上的蘇老太太憤怒的瞪著那一對交往親密的狗男女,只可惜自從中風后她便動不了,開口說話都成了一件難事兒,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媳婦跟男人狼狽為奸,心裡的悲憤與痛苦可想而知。

但張新蘭似乎還覺得不夠,縷縷故意跟蘇老頭在她面前秀恩愛,差點沒把她給氣死!

「好了,我也不說了。」張新蘭是個聰明的女人,要不然她也不會在死了丈夫后嫁入蘇家來還能博得一身美名,搞得她好像就是在東鄉土生土長似得。

雖然她人近中年,可對於蘇老頭來說卻還是個年輕的小姑娘,這兩人偷偷的搞在一塊兒偷嘗禁果,不僅身體十分愉悅,心裡上也非常刺激。

兩個狗男女當著蘇老太太的面兒在屋裡就做起了那見不得人的勾當,氣的老太太眼珠子瞪的老大,爬滿了血絲,恨不得把這兩人都給沉塘才好。

當然,不管她這心裡怎麼恨,現在都是個無法動彈的廢人,只能自己承受這心理煎熬。

兩人搞在一起的時候,已經回到家中正好想瞧瞧那家人後續反應的蘇茹在感知到這一幕後,頓時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當老子的綠了自己的親兒子,蘇建文那個心高氣傲的主兒要是知道自己的婆娘被老爹搞了,這蘇家會不會很有趣?

蘇茹眼珠子一轉,倒是沒繼續感應那邊正在干著原始活動的男女,直接探查蘇建文的位置,卻愕然的發現,整個東鄉居然找不到他了!

「奇怪1蘇茹摸著下巴,「蘇建文去哪兒了?」

她暗自嘀咕著,就見張杏花從外面進來,替她解了惑,「剛才他去鎮上了,好像有事兒要辦,怎麼了?」

蘇茹連忙抓著母親就把張新蘭跟蘇老頭的那點齷齪事說出來,一臉八卦的模樣。

張杏花卻是聽得老臉一紅,暗自罵兩個狗東西居然這麼不要臉,面上又把蘇茹訓斥了一番,讓她別看一些齷齪的東西,免得長針眼兒!

「爸爸呢?」蘇茹被教訓了也只是嘿嘿傻笑,連忙轉移話題。

張杏花猶豫了下,才說道,「今天你爸狀況有點不對勁呀!怎麼突然就把這事兒給捅出來了?萬一那個老傢伙有什麼壞心思咋辦?」

「放心吧媽,爸爸應該也是覺得時機已經成熟才會主動戳破的。」蘇茹回來后仔細琢磨了下父親的用意,便立即明白過來。

現在他們一家子自保是沒什麼問題,唯一要小心看好的便是家裡的兩個小傢伙。

蘇老頭跟劉振鵬二人實在太過小心,差了這麼久都沒能找出更多的線索。

與其繼續跟那邊的人虛與委蛇,不如先打草驚蛇,讓他們自己露出馬腳。

畢竟像蘇老頭那樣自以為是的人,根本無法容忍一直掌握在手中的棋子失去控制!

蘇茹琢磨著方才那狗男女的對話,在聯想了下到現在都不見蹤影的二哥,嘴角微微勾了勾,這誰算計了誰可還真說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