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四十二章 告訴你一個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二章 告訴你一個秘密【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蘇建文一路來到鎮上的時候已經傍晚了,想著今天家裡的事兒,他這心裡也頗不是滋味,雖然他也總愛占老三家的小便宜,可真沒想過老三不是自己的親弟弟。

他是個聰明人,自己老爹處心積慮的想要整老三一家子的事兒他不是看不出來,可他就是鬧不明白了,既然他們把老三撿了回來,為啥還要這樣針對他?

想起今天老爺子難看的臉色,蘇建文嘆了口氣,還是按照他的吩咐先跑去小六家,把老爹的話轉告給他。

蘇建安最近的日子過得可不是一般的滋潤,自從搭上了劉振鵬這條大腿兒,他原本在後廚當個洗菜之內的雜工,現在卻可以跟著掌勺的師傅學更多的手藝。

而且工資也漲了不少,就連每個月拿到的福利也很多,再加上上次托劉振鵬搞到的棉花,他在自己媳婦面前可是攢足了面子。

那婆娘把棉花拿回娘家去炫耀,也讓他倍感有面子,畢竟他媳婦的娘家人一直都看不上他是個農村人,哪怕家裡已經想盡辦法把他的戶口轉到了城裡,但還是被丈母娘一家看不起。

這些年他可沒少被自己婆娘抱怨,現在搭上劉振鵬后,媳婦對自己的態度也好了,這日子過的簡直賽神仙!

所以,在看到蘇建文過來帶了老爺子的話后,蘇建安立即明白這是家裡的老頭子跟鵬哥又有什麼交易了,他琢磨著這次自己能夠讓鵬哥給自己一些什麼好處,面上卻不耐煩的招待著蘇建文。

蘇建文又不傻,自然看出來小弟的心不在焉,原本還想討口水喝的念頭也被他壓下,黑著臉滿不是滋巍

這一路上,他都在想家裡的事情。

不知不覺天色已經黑了,他則又是回到了東鄉鄉口。

夜晚總是這麼安靜,蘇建文走在田埂間,一時半會兒卻不想回家,就這麼在外面晃蕩。

「二伯。」

突然,旁邊的林子里傳出脆生生的少年嗓音。

他微微一驚,下意識的退了幾步,就見蘇文翔從林子里走了出來,帶著無害的笑容。

「文翔,是你呀1蘇建文現在看到他們一家子這心裡別提有多複雜了,下下意識的扯出一絲笑容問道,「你怎麼在這兒?」

蘇文翔微微一笑,「我在這裡專門等你。」

「等我?」蘇建文吃驚的看著他,「等我幹啥?」

「我想告訴二伯一個關於你家的秘密。」蘇文翔笑的更加無害,只是怎麼看都覺得有些詭異。

蘇建文心裡湧上一股強烈的不安感,連忙擺手,乾巴巴的說道,「不,不用了,我不想知道。」

蘇文翔笑了笑,「二伯,您在怕啥?」

他仰起頭,看著天上的明月,幽幽的說道,「還是說,你已經知道二嬸跟爺爺暗地裡搞在一塊兒的事情了?」

「你說啥?」蘇建文猛地瞪大眼睛,直接抓住蘇文翔的領子,「小子,可你別亂說話1

「我有沒有亂說話,二伯只要時常注意下他們倆的動靜就行了。」蘇文翔聳聳肩,一副不信拉倒的樣子直接把蘇建文揪著自己衣領的手扳開。

「我要說的事情已經完了,二伯不信可以自己去查,他們做的也沒那麼隱蔽,只要您想知道,肯定就能知道。」

蘇文翔笑眯眯的重新推入林中,這神秘莫測的樣子反而讓蘇建文感覺頭皮發麻,覺得是不是自己遇見鬼了!

不過想到這小子說的那些話,他到底還是把這事兒放在了心上,急匆匆的回了屋。

一進門看見張新蘭正在給家裡幾個小子蓋被子,見著他進屋笑著走過來,「咋這麼晚就回來了?小弟沒有留你在他家住一晚上?這大半夜的趕路多危險呀1

「別提那沒良心的小子,連口水都沒讓我喝就把我趕回來了。」蘇建文不動聲色的摟住她,這手就不老實的往她衣服里鑽。

張新蘭被他搞得咯咯笑,沖著他低聲道,「你動作小點兒,孩子們才剛睡著呢。」

蘇建文抱著她就壓到自己床上,這次他沒像以前提著褲子就干,而是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張新蘭的身體。

在看到她後勁上留下的一個深色的吻痕后,臉色頓時變得鐵青,一巴掌就把張新蘭甩到地上去了。

「建文,你幹啥呢?1

張新蘭被他這一巴掌給打蒙了,還沒反應過來蘇建文就冷著臉把她摁到床上給辦了,不僅沒有以往的溫柔不說,反而跟泄憤似得,折騰的張新蘭哭了一宿。

林子里正在修鍊的少年冷冷的收回感知。

既然蘇老頭想搞事兒,那他就幫著搞一把,看誰最後倒霉!

第二日一大早,地里就有不少來幹活的。

張新蘭以往是最積極的一個,可有人大早上都不見她的人影,難免讓人覺得好奇。

問起蘇家的幾個兒媳婦就見她們支支吾吾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而蘇建文則是一大早的黑著臉,老遠都能感覺到他身上的陰鬱氣。

「這一大早的咋了?」

「誰知道呢?不是跟媳婦鬧了吧?」

「沒準是被折騰起不來了吧,哈哈。」

……

眾人為了這事兒聊了一個上午,等到了中午的時候,瞧見一群穿著革委會的人帶著一夥公安跑到了他們鄉口上的時候就知道這鄉里又有熱鬧看了。

「有人說你們家丟了東西,是真的還是假的?」

一名公安帶著頭,直接敲響了蘇家老屋那邊的門。

哭了一晚上的張新蘭一聽到動靜后立即起身收拾好自己,踉蹌著出門看見幾個公安就說道,「是是是,是我的東西1

「你丟了什麼東西?」

公安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看張杏花的樣子不對勁,眼中帶著懷疑。

張新蘭抹了把臉,「是一個銀鐲子,我以前出嫁的時候我媽給我的嫁妝,昨天親請了老三一家子回來吃飯後,這鐲子就不見了1

不等那幾個公安開口,一名看上去挺年輕的革委會的人就說到,「老三?沒準就是你說的那老三一家子偷得東西,走,咱們去那個什麼老三家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