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四十七章 投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 投喂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等等,別殺他1

蘇茹連忙出聲阻止,樓司辰果然停了下來,滿臉不解。

「他想要你的命1他皺眉說道。

「我當然知道他想要我的命了。」蘇茹笑出聲,「但是你覺得我的命是他拿的走的嗎?」

「小人有小人的本事,自古以來栽在小人手裡的大能者數不勝數,丫頭,你的心有些飄了。」

樓司辰看著她,一臉嚴肅的說道。

一段時間不見,他又長高了不少,五官見見失去了少年時期的稚嫩,變得成熟穩重起來,乍一變得這麼嚴肅,蘇茹還真有些不習慣。

可又不得不承認這傢伙說的對。

雖然李達這種貨色她並未放在眼裡,可卻也不代表真的就能無視這些普通人,前世,她不就是栽在這些人的手裡嗎?

重生之後,一直順風順水,正如樓司辰所言,她的心的確有些飄了。

「現在這裡沒人,怎麼樣?要殺了他嗎?」

樓司辰淡淡的掃了一眼已經被嚇破膽的李達,這小子剛才還抱著受傷的腳在哀嚎,可是當他對上樓司辰那如同看死人一樣的眼神時,渾身都顫抖起來,甚至褲襠都濕了。

「你,你是誰?殺,殺人是……是犯法的1

李達驚恐的大叫起來,妄圖驚起周圍人的注意,然而下一刻樓司辰便扼住了他的脖子,冷笑道,「你也知道殺人是犯法的?那你剛才想做什麼?」

他的手不過稍稍用力,李達的臉色便泛起了鐵青。

不等蘇茹開口,李達便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

蘇茹沒想到這傢伙暴露了真面目后,做事這般乾脆利落。

「怎麼?怕了?」樓司辰抬手間輕而易舉便焚毀了李達的屍體,只留下一地薄薄的黑色灰燼,讓蘇茹看呆了眼。

「他該死,我為什麼要怕1蘇茹不服氣的沖著他冷哼一聲,「你們部隊就這麼閑,隔三差五你都能出來溜達一圈?」

原本她是想留著李達,讓他體驗一下什麼叫做生不如此,他媽因為搞破鞋被抓起來,李達這個當兒子的在未來十年裡自然也沒好日子過,不過殺了就殺了,也沒啥好可惜的。

不過李達突然消失,肯定會引起旁人懷疑。

特別是周二蛋那小子,居然收了李達的好處哄她過來,看她待會兒怎麼收拾這傢伙!

「不隔三差五的出來看看我的小媳婦,萬一被哪個不長眼的勾搭走了咋辦?」

樓司辰一臉正經的說道,戲謔之色一閃而逝。

蘇茹翻了個白眼,雙手抱在胸前呵呵道,「誰是你小媳婦!我現在才九歲呢,你這個變態1

「變態?」樓司辰嘴角一勾,突然閃身到她面前,直接把她摟在自己懷裡,享受般的撫摸著她的頭髮,「變態就變態,反正你是我的就成。」

「你現在的臉皮可是越來越厚了1蘇茹嘴角一抽,就要把他推開。

可惜這小子力氣見長,就算她已經開始修鍊功法也沒能把這傢伙給推動一下。

「臉皮不厚怎麼追的上媳婦?」樓司辰哈哈一笑,「我給你送來了好吃的,你肯定喜歡。」

說著,樓司辰在腰間的軍用包里一摸,一個油紙包裹著的東西就出現在他的手上。

蘇茹吸吸鼻子,嗅著這油紙包裹中散發出來的食物香味兒,眼睛頓時一亮,「這是什麼?」

「麻辣大蝦1樓司辰稀罕極了她這幅可愛的模樣,將油紙攤開。

裡面果然是紅艷艷的麻辣大蝦!

東鄉這一片除了常見的魚跟河蟹之外,是沒有蝦子這些水產的。

所以大部分人都沒吃過大蝦。

但蘇茹前世可最愛的便是這麻辣大蝦了,紅油油的一片看著就讓人胃口大開!

「你在哪裡弄到的?1蘇茹咽了咽口水,瞪著眼睛問道,「我好久都沒吃到這玩意兒了1

樓司辰乾脆把她拉進了屋,一手幫她剝蝦一邊說道,「去野外拉練的時候正好看見有人在賣這玩意兒,想著你愛吃,就多買了些做成麻辣大蝦給你東過來了,小丫頭怎麼樣?你男人對你好嗎?」、

「什麼男人不男人的,你現在毛都還沒長齊呢1

蘇茹嗷嗚一口吃掉送到嘴邊的蝦肉,一邊撇嘴說道。

話音剛落,就被樓司辰賞了個腦瓜崩。

蘇茹立馬捂著額頭,不滿的瞪著他。

「我毛張沒長齊,你嗎?」樓司辰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大有她說想看,就立馬脫光了給她看的架勢。

見狀蘇茹立馬慫了,戳戳他硬梆梆的胳膊,催促道,「廢什麼話呢!趕緊剝蝦1

「是是是,我的小丫頭。」樓司辰寵溺的搖搖頭,一邊快速的給她剝蝦,一邊說道,「蘇家的事兒現在你們查的怎麼樣了?」

蘇茹嚼巴著嘴裡的蝦肉,口齒不清的把最近的事兒都告訴他了。

雖然這傢伙遲遲不願意告訴她為什麼自己沒有關於他前世的記憶,但下意識的她非常信賴這個莫名其妙出現在自己生命中的青年。

畢竟,就連她也看不透樓司辰真正的實力,若這傢伙真的對自己意圖不軌的話,以他那乾脆利落的手段,也絕對不會容忍到現在。

當然,她也絕對不會承認,每一次看見他出現的時候,自己內心由衷散發出來的愉悅。

她喜歡樓司辰寵溺的叫自己丫頭的樣子,也喜歡他總是默默準備好自己喜歡吃的食物。

這讓她有種被在乎,被珍視的感覺,所以哪怕他滿嘴跑火車,她也沒辦法生氣,彷彿他們真的認識了很久很久一樣。

樓司辰把剝好的蝦肉遞到她嘴邊,眉頭卻是微微皺起來,「看來你爸的來頭的確不小,最近你哥在部隊也總是被人找麻煩,若不是他有點功夫在身,這次出去訓練,他肯定會受傷。」

「受傷?」蘇茹一驚,也顧不得吃大蝦了,急忙問道,「我大哥現在怎麼樣了?他受傷了嗎?」

樓司辰瞧著她這麼在乎一個人的樣子,不由酸溜溜的說道,「你大哥現在的本事,怎麼可能會受傷?我說的只是假設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