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四十八章 畏罪自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 畏罪自殺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假設?」

蘇茹抿著唇,卻不由得多想。

前世她沒重生,自然也沒有樓司辰這個人。

大哥孤身進入部隊,成了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可是具體受沒受傷她還真不清楚。

蘇老頭背後的人勢力龐大,保不準在部隊也有人脈,若是那些人故意針對自己大哥,雖然暫時不要他的命,可讓他受傷吃些苦頭也不是什麼難事。

蘇茹臉色頓時沉下來。

一股濃濃的殺意突然爆發,只見她咬牙切齒的說道,「媽的!這些人就會玩陰的1

「乖,別生氣。」樓司辰摟著她,輕撫著她的背脊,讓她放鬆下來。

前世這丫頭過的是怎樣的日子,他雖然沒有目睹跟參與她的過去,但卻也知道她曾經過得很苦。

若不是前世他身受重傷,必定會助她復仇,可那時他殘留在身體里的力量並不多,為了另一個目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沉溺在失去親人的痛苦與仇恨中掙扎。

不過好在,他的努力沒有白費。

樓司辰輕嘆一聲,輕輕拭去蘇茹眼角溢出的淚珠,「大哥那邊有我看著,絕對不會再出事,小丫頭,難道你還不放心我嗎?」

蘇茹咬著唇,撇過臉去,輕哼一聲,「誰叫你不告訴我那封印到底是什麼來著1

「如果可以告訴你,我早就告訴你了。」樓司辰苦笑一聲,「要是你記起前世咱倆的事兒,沒準你就更加喜歡我了1

「誰喜歡你呀!真不要臉1蘇茹臉上一熱,連忙從他的懷裡退出來,繼續戳戳他的胳膊傲嬌道:「趕快乾活,我還沒吃夠呢1

樓司辰見她情緒來得快,去的也快,忍住笑意繼續乖乖的給她剝蝦吃。

蘇茹被他這麼一鬧,原本突然凝聚的憤怒倒是煙消雲散,一邊心安理得的享受樓司辰的投喂,一邊嚴肅的問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在部隊里故意給我大哥使絆子對嗎?」

「不錯。」樓司辰點頭。

蘇茹沉吟片刻,「有沒有辦法查出那個使絆子的是誰?如果真的跟蘇家那個老傢伙背後的勢力有關係,沒準我們能得到的線索會更多。」

「你大哥已經在暗地裡查了,以他現在的能力,應該很快就能查清楚。」樓司辰認真的剝著蝦。

「那個……」蘇茹看了他一眼,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你這種神不知鬼不覺就能回來的功夫能不能也教教我跟大哥?要是真的能從部隊里找出什麼線索的話,大哥也就能時常回來跟我們交談了。」

樓司辰挑眉看著她,「這倒也不是不行。」

蘇茹眼睛閃亮亮的看著他,「那現在就教我好不好?」

樓司辰唇角一彎,笑眯眯的捏了捏她的小臉,「這縮地成寸的功夫可是我花了幾十年才自己創出來的,天下只有我一人會用,教你跟你大哥……小丫頭,你打算給我什麼好處呢?」

「好處?」蘇茹茫然的看著他,真不知道樓司辰缺什麼。

她有的東西這傢伙肯定不缺,她實在不知道能給他什麼好處。

樓司辰見她一臉懵懂的模樣,暗暗嘆了口氣,突然摟住她的腰,直接就在她唇上輕咬了一口。

蘇茹的小臉頓時紅的跟猴屁股似得,眼睛瞪的大大的,捂著自己嘴巴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樓司辰輕笑一聲,「這就算是定金。」

「你!你1蘇茹指著他,完全沒料到這傢伙居然這麼厚顏無恥!

「我在這兒也不能耽誤太長時間,下次過來我教你。」樓司辰又忍不住手癢的捏了把她嫩嫩的小臉,丟下這句話就趕忙跑路了。

這丫頭的脾氣可沒誰比他更了解。

再這麼調戲下去,就該惱羞成怒了。

蘇茹見著他眨眼就在自己面前消失的乾乾淨淨,頓時氣的不輕,「樓司辰!你敢占老娘的便宜1

佔了她便宜也就算了,居然還敢不教她縮地成寸的功夫就跑了!

看她下回怎麼收拾這傢伙!

蘇茹咬牙切齒的想到,目光落在桌上已經被剝了蝦殼,整整齊齊放在油紙上的蝦肉上面。

剛才的惱羞成怒卻又這麼一下子被擊散了。

「臭傢伙1蘇茹拿起一塊蝦肉放到嘴裡,一點點的咀嚼,感受著鮮蝦肥美的滋味,臉上卻是多了幾分淡淡的笑意。

不可否認,她或許真的喜歡上了那傢伙。

至少,沒有哪個女孩子,能夠拒絕一個異性如此將自己放在心上的模樣。

蘇茹把大蝦都吃的乾乾淨淨,才把油紙跟蝦殼拿走扔到糞坑裡。

至於外面院子里的那層黑灰,蘇茹看著也挺膈應,畢竟這曾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呢!想了想,便把那黑灰掃起來也全都倒進了糞坑裡。

李達從此徹底消失,她也算是救了前世被他打死的那個可憐女人一命吧!

畢竟,這種渣滓就算活著也是個禍害!

將李達曾留下的痕處理乾淨,蘇茹便去找了周二蛋。

確認這小子是真的不認識李達,才放下心來。

畢竟周二蛋是桃花嬸的親兒子,兩家的關係一向不錯,她可不想因為周二蛋的緣故讓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

得知李達只是給了他兩顆糖就把他哄得這麼高興,簡直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

下午,鄉里不少人組織起來要去鎮上看對蘇老頭還有張新蘭二人的公審大會,蘇茹一家子也跟著去看熱鬧了。

蘇老頭前世造了這麼多孽,她一定要親眼看見他生不如死才能解恨!

還有張新蘭也同樣如此!

蘇茹一家子跟隨著大部隊去了鎮上,剛剛抵達就聽到有人說起誰誰自殺了。

其他人也挺好奇的,連忙就找鎮上的居民問起來。

「啥?張新蘭畏罪自殺了?」

東鄉眾人得到結果滿臉震驚,誰也沒想到張新蘭居然能有自殺的勇氣。

蘇茹聽著卻覺得不對。

張新蘭那個女人一愛命二愛財,絕對不會輕易自殺,也沒有那個勇氣!

不用猜也知道這事兒是誰幹的。

蘇茹跟自家二哥對視一眼,兄妹倆的眼神發冷。

看來,這老東西也沒完全被那些人放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