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五十二章 又是那家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 又是那家人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蘇建武長嘆一聲,「我還叫你一聲媽,就是看在你曾將我養育長大,只可惜……」

他頓了頓,語氣卻是逐漸變得冰冷,「你們包藏禍心,不僅想要害我,還想害我媳婦孩子!老太太,你們真以為我蘇建武是個傻子,你們私下玩的那點把戲我瞧不出來嗎?1

「老,老三1蘇老太太愣了愣,難以置信的看著他霸氣側漏的模樣。

在她的印象里,蘇建武一直是個老實敦厚的蠢貨,所以才會被她跟老頭子騙的團團轉,每次瞧見他乖乖的聽自己話的模樣,她內心便十分受用與得意。

畢竟這傢伙身上可是留著那家人的血,他像狗一樣聽自己的話,強烈的滿足了她對那家人陰暗的嫉妒與嫉恨。

所以她喜歡折磨他,喜歡磋磨他的孩子跟媳婦。

這回讓她有種變態的愉悅,彷彿就是那家人在自己手裡苟延殘喘的討生活一樣。

可是她卻忘記了,那家人是那麼的強勢與護短,即便蘇建武從小就被抱到她手裡撫養長大,可身體之中卻始終留著那家人的血液,又怎麼可能真的是一條老實溫順的狗呢?

現在這麼一瞧,分明是一直陰險狡詐的狼啊!

老太太忍著震驚與嫉恨,緊緊地握住拳頭。

蘇茹卻受不了她這幅拖延時間的樣子,冷冷道,「怎麼?不想說了?」

「好吧……」蘇老太太嘆了口氣,搓著手沉聲道,「告訴你們可以,但是你們得給我一筆錢跟糧票1

之前家裡的錢跟糧票大頭都是死老頭在管,她能動用的也就是一些小錢,自從她中風沒法動后,所有的錢都被死老頭拿走了,她現在醒過來,手裡是一分錢也沒有。

就連家裡的糧食也都被她生的那群白眼狼給瓜分了個乾淨,根本沒打算管她這老婆子的死活,要不是死皮賴臉的跑到老大家蹭了幾頓飯,她是連一粒米都吃不上!

就這樣還被大兒媳婦甩臉色看,一向在家裡說一不二的老太太怎麼能受得了這股氣?在外頭琢磨了半晌,才下定決心跑到蘇建武這邊來的。

畢竟在她的認知里,蘇建武一向是最老實聽話的一個,她只要好生說兩句,他肯定會給自己養老。

可現在她的算盤打空,自然也就只能想著用自己手頭掌握的秘密跟他們做交易了。

「老太太,你這是在得寸進尺嗎?」蘇茹面色不善,冷冷的看著她,直接捏碎了一個火系符文,頓時她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個大火球。

蘇老太太簡直看呆了眼,然後就見蘇茹這小丫頭控制著那大火球朝著自己坐的地方而來。

還沒等那火球近身,她便感覺到一股熾烈的熱浪,驚得她眼珠子都快瞪出來,指著蘇茹恐懼的叫道,「你,你是……你是……妖怪1

她終於明白過來,為什麼老虎溝那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土匪這麼久了都還不敢提起蘇茹的名字,只要有人提起便會驚恐的叫出『妖怪』倆字!

現在親眼見到蘇茹能夠控制這麼大的火球,她還以為蘇茹是想要燒死她,驚恐的站起來,哪知雙腿卻是一軟,連帶著凳子一起摔到了地上。

蘇茹撇撇嘴,故意嚇唬她,「再不老老實實的說出你知道的東西,我就用這個火球把你活活燒死1

她冷冷一笑,故作天真的問道,「你知道人被燒死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嗎?火焰會立刻灼燒你的皮膚和毛髮,燒光了這些就會慢慢吞噬你的血肉!嘖嘖嘖……我還記得以前你讓我去幫著燒火,火星濺到我的手上立刻就起了一個大水泡,那疼的……」

「你,你別過來1

蘇老太太被她這副模樣嚇得實在不輕,更是受不了她輕聲細語形容被火燒死是什麼感覺。

她哆哆嗦嗦的看向蘇建武,想向他求助。

只可惜的是,蘇建武根本沒反應,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似乎根本不知道他的閨女是一個妖怪!

蘇老太太這下子是真的絕望了,她怕蘇茹真的會用火燒死自己,嚇得鼻涕眼淚都流了出來。

趕緊道,「我,我都說1

蘇茹『嘁』了一聲,譏諷道,「賤皮子。」

老太太哭喪著臉,「我,我只知道老三是那家人抱出來讓我養著的,其餘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了,真的1

「那家人?」蘇文翔微微挑眉,「那家人是那家人?」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老頭子以前也只是偶爾跟我提過兩句,說那家人是他的本家,好像還是什麼嫡系一脈來著,據說來頭大的很1蘇老太太皺著一張老臉回憶起當年的事情。

那個時候她懷著真正的蘇老三本來應該是在東鄉生孩子的,可是當時蘇老頭接了一封信就急匆匆的讓她挺著一個大肚子去縣裡的醫院生。

實際上,在去縣裡的路上,她就把真正的老三給生出來了,因為是個女娃娃,當時她就嫌棄的不行,抱到鎮上的時候就打算隨便送個人,哪知後來蘇老頭又抱來了一個剛出生的奶娃娃給她,說那娃娃就是她的三兒子了,但是卻又把那個女娃娃給抱走了!

蘇老太太當然不樂意了,可耐不住她害怕蘇老頭這個丈夫呀!

後來又得知這奶娃娃是他本家抱出來的孩子,只要她能控制好這個孩子,本家那便絕對少不了她的好處,當時蘇老頭就拿出了一個一兩重的金鐲子還有一副金耳環給她。

看在鐲子跟耳環的面子上,她也就勉強答應下來了。

至於她生的那個女兒去哪裡了她也不怎麼關心,反正也是個賠錢貨,她都生了一個女兒了,自然也不缺這一個。

這麼多年,蘇老頭都神神秘秘的跟本家那邊聯繫著,她不是不知道,不過對她一個普通的鄉下婦人而言,只要能給她好處,她當然也會守口如瓶。

要不是上次老頭子說老三現在翅膀硬了也不怎麼聽他們的話,讓她想辦法給他下藥好讓他重新被控制起來,也不至於牽扯出這麼多事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