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五十三章 下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下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蘇鐵軍的本家?」

蘇茹一家子聽了老太太說起了往年的事兒,腦門上都掛著大大的問號。

蘇建武更是皺眉問道,「蘇鐵軍不是東鄉人嗎?那他的本家在那裡?」

「什麼東鄉人呀1蘇老太太『嘁』了一聲,「我才是正兒八經的東鄉人,當年我跟著阿媽出去買菜的時候救了他的一條命,他為了感激我們一家子,就娶了我,還說什麼入贅到我家,反正他也是孤家寡人一個。」

「那個時候我阿爸不想接受他這麼一個來歷不明的人,可那個時候我喜歡他呀!就巴不得他娶我呢1蘇老太太回憶起以前的事情,也覺得物是人非,曾幾何時她也是個天真可愛的小姑娘,要不是因為死老頭帶來的一場變故,她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為了一個男人,她氣死了阿爸阿媽,哪怕蘇鐵軍後來說他要去當兵讓自己過上好日子,她也傻傻的信了。

蘇梅是她的第一個孩子,出生的時候蘇鐵軍並沒有回來,緊接著兩年他都沒有任何消息。

鄉里人有不少看笑話的,說蘇鐵軍肯定跑了,不會再回來了。

她氣不過,就跟那些人大吵一架,若不是當年有大女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日子,她還真不知道能不能從那麼多流言蜚語中活下來。

後來的某一天,蘇鐵軍又渾身是傷的回來了,他們一家三口生活了大半年,她懷上大兒子的時候男人又消失不見。

那個時候鄉里人暗地裡說她是蘇鐵軍在外頭養的外室,要不然這男人怎麼總是神神秘秘的。

可是她被所謂的感情沖昏了頭腦,不顧一切的懷著孩子等男人回來。

一等又是兩年。

……

就這樣,每隔上一段時間蘇鐵軍才會出現,直到她懷上了第五個孩子……也就是真正的蘇老三出生的時候。

抱著蘇建武回來的蘇鐵軍再也不像以前那樣隔三差五的鬧消失,徹底的在東鄉安定下來。

不過這麼多年的折騰,也早就把她對蘇鐵軍最後一絲感情給磋磨的一點不剩,最後只是兩個人湊合著一起過日子罷了。

「我明白了……」

聽到老太太的回憶,蘇茹也明白過來為什麼蘇鐵軍會在東鄉安定下來,只怕從那個時候起,那些人的計劃就是一直監視著父親。

只要控制好她的父親,那些人便有利可圖,否則也不至於在這種時期還能給蘇老頭那麼好的福利。

甚至像劉振鵬這樣從軍隊里出來的人也甘願縮在這麼一個偏遠的地方上班。

一切都是因為她的父親。

只可惜的是,這老太太知道的東西也不多,所得的線索並沒有什麼用,看來想知道父親的身世還是得從蘇鐵軍那裡下手。

蘇老太太說完往事,才怯生生的看這蘇茹他們,「我,我知道的我都說完了,我,我現在能走了不?」

「回去吧。」蘇茹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收回火球。

蘇老太太也不敢繼續留在這兒了,連忙邁著小腳跑出了屋子,沒一會兒的功夫就消失在她家百米之內。

「她要是跑出去亂說咋辦?」張杏花不太同意將那老太太放走。

畢竟那老婆子一向嘴碎,要是跑出去亂說咋辦?

鬼神之說一向被人忌憚,就算現在外頭在搞什麼破除封建迷信,可是東鄉這麼偏遠的地方難免還是有人懷疑。

「放心吧媽媽,那老婆子是個聰明人就不會跑出去亂說的。」蘇茹抱著母親的腰肢,笑眯眯的說道。

她既然敢在老太婆面前露一手,自然也能確定她絕對不會出去亂說。

這老太婆比誰都怕死,她心裡也很清楚,自己對她絕對沒有半分情誼,要是真敢除去亂說,她可是真的會要了她的命!

當然,蘇茹可不會承認,就算她不把今天的事兒說出去,自己就會放過她。

前世這個老太婆不是害她一家那般凄慘的真兇也是頭號幫手。

老天爺難得給她重來的機會,她自然也要好好報答老太太曾經所犯下的那些罪孽!

蘇茹眯著眼,臉上的笑容確實越發顯得她乖巧。

張杏花憂心忡忡的摟著自己閨女,還是覺得不應該就這麼輕易的放蘇老太太離開。

「好了,時候也不早了,咱們趕緊吃飯,吃完就睡覺了。」

蘇建武見自己媳婦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連忙催促道。

張杏花這才連忙跑到廚房裡把做好的飯菜端上了,一家人美美的吃了一頓。

夜深人靜,眾人都已經陷入沉睡的時候,蘇茹打著哈欠走出自己的房間。

月黑風高,正是殺人放火的好司機。

不過嘛,她可是祖國未來的花朵,大大的良民,當然不會做殺人放火的事情。

蘇茹臉上帶著滲人的笑,眨眼間便出現在蘇家老宅的房頂上。

下面的屋內傳來均勻的呼吸聲,蘇茹不用看也知道此時此刻蘇老太太肯定睡得非常香甜。

這一世,這老太太的確沒有來得及做出傷害她一家子的事情,可每當夜深人靜,她想起前世自己一家人的下場,她便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恨!

她們一家子奢求的不過是普普通通的日子,能一起好好的活著。

可是總有人為了一己之私將她的家人一個個逼上絕路!

蘇梅已經死了,她自然也不會讓老太太安穩的活著。

蘇茹嘴角微微勾起,死亡對老太太這種人而言不過是最輕的懲罰,前世她造了那麼多的孽,她可不會讓這老太太這麼容易的就死了。

心念一動,下一刻蘇茹便出現在老太太的床前。

屋外寒風呼嘯,憑空添了幾分冷意。

蘇老太太在睡夢中睡得並不安穩,總覺得有什麼人在冰冷的盯著自己。

隨後,她突然感覺到自己四肢如同被針扎似的劇烈疼痛起來。

她直接被疼醒,睜開眼睛,正好對上黑暗中那雙陰冷的雙眼。

她驚恐的想要大叫,卻叫不出聲。

蘇茹微微一笑,輕輕用刀片拂過她那張衰老的臉,「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個真正的廢人了……就用這具身體,苟延殘喘的活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