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五十四章 你怎麼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四章 你怎麼來了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蘇老太太滿臉驚恐,她說不出話,在黑暗中也看不清站在床邊的人到底是誰,可從聲音中,她還是確認了蘇茹的身份。

身體的疼痛讓她幾乎崩潰,恍然間她又想起了那段躺在床上無法動彈的時期。

吃喝拉撒全要依附別人的伺候,幾個兒子只會讓兒媳婦來伺候她,可是幾個兒媳婦一直以來都被她磋磨,心裡不記恨她就算好的了,又怎麼可能好好的伺候她?

不要!她不要再經歷那樣的日子!她不要!

蘇老太太瘋狂的掙紮起來,不顧蘇茹手中的刀片在她臉上不經意劃出的血痕。

儘管已經無法正常出聲,她還是張著嘴發出啊啊啊的低嚎聲,如同野獸臨死前最後的咆哮。

蘇茹眼神冰冷,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並不是死亡,而是活著卻生不如死。

蘇梅死的太簡單了,她甚至都沒能感覺到報復的快感,那個女人就被她的丈夫給殺了,既然她沒能親自解決蘇梅,那作為蘇梅的親生母親,蘇老太太也同樣需要承擔她的女兒曾經犯下的罪孽。

廢了這個老太太的四肢,廢了她的咽喉。

從此以後,她便只是個無法動彈無法說話的廢人,讓她生不如死的活下去,想死也不能!

做完了這些事兒,蘇茹才丟下一個勁兒哀嚎的蘇老太太重新回到家中。

剛剛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她便注意到站在黑夜中正在凝視著自己的樓司辰。

「你怎麼又來了?」

蘇茹皺皺眉,她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有沒有看見自己對蘇老太太做的那些事兒,雖說她信任樓司辰不會告發自己,可下意識的,她也不希望這個人看見內心陰暗的一面。

「過來瞧瞧你現在怎麼樣了。」樓司辰裝作沒看見她不願意看見自己的模樣,走過來揉揉她的頭髮,淡笑道,「這麼晚了還不睡覺,小心以後長不高。」

蘇茹聽到這話,頓時送了他兩個大大的白眼,「長不高也不關你的事1

「好了小氣包,趕快去睡覺吧。」

樓司辰丟給她一個油紙包,不用看蘇茹也知道這裡面是她喜歡吃的東西。

「樓司辰。」嗅著從油紙包內散發出來的食物香味,蘇茹下意墅的名字。

樓司辰眨眨眼,看著她眼裡泛著淡淡的笑,「怎麼?這就捨不得我了?」

「鬼才捨不得你呢!趕緊回去吧!要是被你教官發現了,你就完了1

到嘴邊的感謝的話頓時咽了下去,沒好氣的沖著他說道。

樓司辰笑嘻嘻的又是把她的腦袋一通亂揉,直叫蘇茹差點翻臉的時候他才趕忙消失,氣的她拿著那包油紙包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鼓著臉進到屋內,將油紙包先丟在床上。

外面呼嘯的寒風滲人,蘇茹裹著被子坐在床上卻是在盯著那油紙包發獃。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兒來。

雖然樓司辰那小子會縮地成寸的功夫,再遙遠的距離對他也就是多走幾步的事兒,可自己平日里的行程可從未告知過他,這小子怎麼總是這麼巧的能撞上自己呢?

難不成他在自己身邊有監視?

想到這個可能,蘇茹眉頭都時皺的緊緊地,愣是沒有想過,或許並不是正好才能讓他碰見,而是因為他來的太勤,一天下來總是會碰到一次,那個人才會放心的離開。

遠在千里之外,樓司辰緊了緊身上的訓練服躲在叢林之中。

夜深人靜,對於國人來說已經是睡覺的時間,可對他們這些新兵而言卻只是一個個普通訓練的時刻。

這次排長帶著他們這個排的新兵已經在這個野外叢林中訓練了三天的時間。

他們這些新兵的任務便是要極力的隱藏好自己,在一周的時間內只要不被那些老鳥抓住便算他們贏。

老鳥都時一群訓練有素的精兵,短短三天的時間便把其他人都給抓的差不多了,如今還在野外逗留的人也就剩下他跟蘇文飛,至於張子秋那小子則是被分到另外一個排去了。

「回來了?」

蘇文飛嘴裡拿著一塊雞翅膀邊吃邊看著樓司辰突然出現,早就見怪不怪了。

樓司辰點點頭,從他手裡搶過來剩下的半隻雞,撕下一塊后才狼吞虎咽的吃起來。

「你這小子不會是真得把我妹子當小媳婦養著了吧?總共咱們就抓了一隻野雞,你都給趁著熱給她送過去了?」蘇文飛看著自己這個戰友加好兄弟已經不知道該說啥好了。

就算蘇茹是自己的親妹子,可他也覺得這小子這種投喂方式實在過頭了。

別以為他不知道呢,每天晚上這小子都會悄無聲息的消失,就是跑去看他妹子了。

也不知道小丫頭要是知道在她睡覺睡得正香甜的時候,屋外有個門神要確認一遍她的安全才能回來安然入睡,會不會被嚇得晚上都睡不好覺。

蘇文飛最初並不同意這邪門的小子追求自家妹子。

他來歷不明是其一,其二嘛,這小子跟文祥那小子是一個類型的傢伙。

表面看著溫和無害,實際上手段比文祥那小子還要厲害。

這幾天在野外他們還能跟郊遊似得時不時抓只野物改善下生活,全都是因為沾了這小子的光。

入伍這麼久,蘇文飛也算看出來了,樓司辰這小子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兒。

除了對自己妹子還能裝出一副溫文儒雅的樣子來,對著他們這些戰友兄弟都是冷著個臉,說話那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別提多冷漠了。

見樓司辰還是不理會自己,蘇文飛摸摸鼻子,也不討沒趣了,打著哈欠便躺在樹上繼續修鍊。

樓司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這才重新跳到另外一棵樹上,根本沒把那些所謂的精英戰士放在眼裡。

那些人隱藏的再好,一舉一動也一樣逃不過他的眼睛。

要不是這野外拉練讓他有了極大的自由活動空間,可以讓他有更多的時間回去堪堪小丫頭,他早就解決那些老鳥結束這場無趣的訓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