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五十六章 二哥的噩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 二哥的噩夢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對那邊的事兒,張杏花原本心底存的那半分情誼也早就被邱琳那事兒給搞得煙消雲散了。

邱琳死了這麼久,雖說是她自己活該,可想想這麼一條活生生的命就在自己眼前消失,她還是有些接受不能。

若非閨女告訴自己邱琳死亡的真相,只怕她一輩子都會活在一股莫名的歉疚中,但是只要想到蘇家的兩個老東西連相處了幾十年的邱琳都能夠算計,那種刺骨的寒意至今都讓她記憶猶新。

若非現在搬家的手續實在太複雜,也怕背後有人說自己男人的閑話,她真想直接把家搬到二大隊去算了。

這東鄉除了那麼兩三家人她還能看得上眼,其他人……

呵呵,也就是一些會在背地裡說風涼話的,哪有她娘家那邊的生產隊團結和諧?

就連現在上工的時候也有不少人偷懶,但記工分的都記的是一樣的分,她想想這心裡就不大痛快,憑啥自己夫妻倆乾的活比那些偷懶的人乾的多了,但到頭來拿的分卻還是一樣的。

這樣下去,誰還會努力幹活呀?

再加上這麼久了都不下雨,天氣更是乾冷,她想起來就覺得糟心。

早飯吃的是鹹菜面魚兒,用黑魚熬出來的湯頭十分鮮美,裡面有蘊含著對自家人修鍊有益處的能量,所以一家人吃得特別香,兩個小傢伙要不是實在撐不下了,還敲著飯碗想要再來一碗呢!

家裡快沒糧食的事情也拿到飯桌上討論了一下,蘇建武也才知道原來自家現在都莫名其妙成了個千元戶了!

而且居然還是他閨女跟兒子以前弄回來的,他不由覺得十分羞愧起來,沉默道,「要不然我請假跟著去得了,我聽人家說黑市危險性可不少,不僅要防著那些穿制服的,還要防著那些黑吃黑的,爸媽那邊現在還有人在暗地裡見識,不管是張家哪個人去了,都會引起那些人的懷疑。」

說來他們兩家現在也是同病相憐。

那便一堆人暗地裡監視著張家,就是想從他們手裡弄到那幾乎能夠起死回生的藥丸子。

而自家這邊也不知道還有多少雙眼睛在暗地裡看著呢,監視著他這個來歷不明的人。

想想就夠糟心的!

「不用了,我跟丫丫一起就行,我們倆還是小孩子,就算不見一段時間別人也只會以為我們鑽林子里玩兒去了,你們大人跟著,反而容易被人發現。」

蘇文翔想也不想的便否決了父親的提議,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

「而且爸爸,我還打算去一趟巨樹嶺,蘇鐵軍那個老傢伙我可不信他會安分的在那邊進行改造,咱們忍了這麼久,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不如乾脆直接把他敲昏了藏到丫丫的小空間里,直接嚴加審問,等問出話來,咱們就……」

蘇文翔一邊吃飯,嘴上卻說著動不動就要人性命的話。

就連蘇茹也很詫異自家二哥這到底是咋了,怎麼一身戾氣比自己還重,動不動就是要殺人滅口。

然而她也不得不承認,二哥說的話其實也很有道理,這麼一直提著心實在太難受,不如直接把老傢伙關起來審問,哪怕只能得到一丁點線索也比現在他們一家子跟無頭蒼蠅似得好。

如今對方在暗,他們一家子在明,這一舉一動沒準都被人看在眼裡呢!

「現在還不行。」蘇建武不贊同的搖搖頭,「最近一段時間,那邊發生的事兒太多,之前劉振鵬都在套我話,我估計他已經起了疑心,現在要是對爸……不對,是蘇鐵軍下手的話,肯定會讓他對咱們產生戒備。」

「劉振鵬算什麼東西,爸爸,咱們爺倆隨便一個就能撂翻他,就算他戒備又怎樣?」蘇文翔輕笑一聲,語氣里也帶著一絲陰冷,「我可不管他們到底有什麼目的,大不了咱們都……1

「文祥1一直在安靜吃飯的張杏花突然嚴肅的叫道他的名字。

蘇文翔愣了愣,不解的看向她,「怎麼了媽?」

「文祥,你現在這是咋了?怎麼動不動就想那啥?」張杏花有些不安的問道。

以前自家二小子可是個溫和有禮貌的人,因為成績好,腦瓜子又靈活可是經常被人誇獎的,怎麼現在一下子就這麼不把人命當回事兒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蘇茹也下意識的皺起眉,的確跟母親說得一樣,二哥這樣下去,以後修鍊只怕也會出問題。

倒不是說她不想讓蘇家兩個老東西去死,可對她而言,她有著前世的深仇大恨,動機十足,可二哥呢?

以前的條件艱苦,可蘇鐵軍對他這個名義上的孫子還是挺不錯的,怎麼現在二哥動不動就能說出要人命這種話?

蘇文翔深深的吸了口氣,嘆道,「我只是覺得憋屈。」

蘇茹跟父母都沒吭聲,聽到他這話沉默下來。

「我只想要咱們一家子安穩的生活,可是……這段時間我總是會做同樣的噩夢。」蘇文翔眉頭皺得緊緊的,蘇茹這才發現,他的雙眼不知何時居然爬滿了紅色的血絲,顯然就是沒有休息好的緣故。

在聽到自家二哥說他總是能夢到蘇老太太跟張新蘭聯合起來冤枉他偷東西,結果讓他被敲了腦袋的時候,蘇茹眼睛卻頓時紅了。

她咬著牙,才沒有將情緒泄露出來。

她多想告訴二哥,這並不是一個夢,而是前世真是發生過的歷史!

可看見蘇文翔的樣子,蘇茹到底是忍住了。

重生這件事兒是她這輩子最大的秘密,她誰都不會告訴,就算已經有個樓司辰知曉,可這個秘密她絕對不會再讓第三個人知道!

所以她咬著牙,忍著眼中的澀意,沖著二哥笑道,「估計是你這段時間修鍊過頭了才會導致做的噩夢,二哥,先在那兩個人一個癱瘓在床生不如死,一個死了也要背負罵名,她們根本不可能對咱們一家子做出什麼危害性的事情,所以你就放心吧,別這麼想東想西的,省得修鍊的時候出了岔子,走火入魔的話可就不划算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