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五十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科幻小說

「你家?」蘇茹看向她手裡的小紅薯,皺眉道,「我想買大米,不想要紅薯。」

紅薯這東西吃多了脹氣,反正出門的時候母親把她手裡的錢基本全給她了,她也不缺錢賣糧食。

「我,我家就有大米1方草立即說道,似乎害怕她不信一眼,認真道,「我家真的有大米,我發誓!不騙你1

「真有呀?」蘇茹滿臉詫異,沒想到這個方草看上去這麼窮困的樣子,家裡居然還有細糧,「那你為啥不賣大米?反而賣紅薯?」

剛才她在看那些人交易的時候發現,黑市上的大米都長到一塊五一斤了,是十分緊俏的糧食,有人喊兩塊錢一斤都搶著有人要買,可紅薯遮掩的城裡人卻不大愛吃,因此價格也便宜,就比糧站那邊貴了幾毛錢,這賣錢的話,大米總比紅薯好賣一些吧?

「……」方草沉默下來,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蘇茹也沒那個興趣去探究別人的秘密,既然這個小姑娘家裡有糧食,她也就不用再麻煩的四處找黑市了,到也方便。

「行,我就買你家的大米,你家在哪裡?帶我去吧。」

蘇茹直接開口說道。

方草這才露出一個笑容,或許是因為蘇茹剛才救了她,因此對她產生了信任,直接就背起背簍帶著她朝家的方向走去。

足足走了半個小時,蘇茹才跟著方草到了一處棚戶區。

站在這些棚子搭建起來的地方,蘇茹看著哪些東倒西歪的棚子,還有那些堆在一塊兒的破爛,才深深的認知到原諒這個年代的人過的比她想象中的還要艱難。

城裡人似乎也沒有他們想的那麼光鮮亮麗。

例如方草這樣住在棚戶區的人,不一樣也是城裡人嗎?

可事實上,她住的這種棚子根本無法抵擋夏季的炎熱與冬季的嚴寒。

會住在這樣地方的人,真的會有大米?

蘇茹開始覺得自己有點天真了……

一路東拐西拐,方草才在一個半是棚子半是圍牆的地方停下來。

「這裡就是我家。」她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看上去很高興,「你是第一個我帶來的朋友,咱們進去談吧。」

她掀開破舊的門帘,站在外面邀請蘇茹進去。

蘇茹頓了頓,想著以自己現在的身手,根本不怕芳草能使出什麼壞心思來,便抬腳走了進去。

入目大約是十平米左右的地方,雖然狹窄,可收拾的卻很乾凈整潔。

裡面有張梯架似得雙層床,上鋪疊的整整齊齊的,下鋪則是坐著一個面色蒼白的婦女。

看到方草帶著一個女娃娃進來,那個婦人似乎也很吃驚,方草連忙才說道,「媽,這是想買咱們家大米的妹妹。」

那婦人皺皺眉,打量著蘇茹,似乎不相信這麼小的孩子就能自己跑出來賣東西。

別是那些人派來的探子。

察覺到婦人的警惕,蘇茹露出一個無害的笑容,「阿姨,我真是來買糧食的,我哥跟我小舅舅也會過來,你放心吧,我不會忽悠你的。」

婦人似乎勉強相信了,才問道,「你打算要買多少糧食?外面的市價你都知道吧?」

「媽!可以給這個小妹妹便宜點,剛才要不是她救了我,我沒準就被抓住了。」方草連忙出聲說道。

婦人這才緊張的看向她,「差點被抓了?那你有沒有出事兒?」

方草誠實的搖搖頭,她之前被嚇得腿軟,倒不是像蘇茹以為的那樣是扭了腳,所以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婦人這才鬆了口氣,看向蘇茹的時候也少了幾分防備,開口說道,「小妹妹,謝謝你救了我家小草,我可以按照市場價便宜你兩毛,你給我一塊三已經就行。」

「阿姨?你家能賣給我多少糧食?」蘇茹瞅著這十平米大的地方,實在不像是能放太多糧食的地方。

婦人笑了笑,「你想要多少?」

「兩千斤糧食,有嗎?」蘇茹瞧著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看樣子這家人也有秘密呢,這婦人的模樣分明就表示她家有不少糧食一樣!

「兩千斤?」婦人驚異的看向她,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小妹妹,你可別開玩笑。」

蘇茹正想說話,突然門外便想起一個粗粗的嗓音。

「喲,喪門星你咋還沒死呢!那個小賤人呢?趕緊讓她去我家洗衣服去!不識抬舉的東西,這都幾點了,我家的衣服都還沒洗!是不是欠抽啊1

門帘被粗魯的掀開,一名身材高大,體型壯碩,一看就沒少幹活的方臉婦人也不打招呼的就走了進來。

在看到蘇茹的時候,她又嘲諷的樂道,「病癆鬼,你家窮親戚不會是又上門打秋風來了吧?還真以為你家跟以前一樣呢,嘖嘖……」

「咳咳……吳秀,我家現在有客人,你別鬧事兒,先出去。」婦人看向這方臉婦人一臉的厭惡,「我家方草才不會給你洗衣服,趕緊滾1

方臉婦人吳秀一聽這話就樂了,「喲!還著面子呢!喪門星,你之前不是還求著我收養你家的小雜種嗎?這咋了?來了人又要跟老娘裝斯文是吧?」

蘇茹雙手抱臂,在一旁看著熱鬧。

顯然這兩個女人之間是有仇的。

這方臉婦人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樣讓她看不上眼,感覺就跟以前的邱琳還有老太太一樣,說話十分難聽。

那婦人被她說的臉色更加蒼白了些,卻是攥緊了被子沒敢反駁。

蘇茹覺得奇怪,到底是啥原因,這當媽的居然會拜託明顯脾氣不好的方臉婦人去收養方草。

難道就不擔心方草會被這種人給虐待嗎?

「吳秀……咳咳……你先出去。」婦人冷下臉,「以後的事兒以後再說,我沒工夫跟你扯。」

吳秀呵呵一笑,卻是張嘴罵道,「病癆鬼,今天這話我就放這兒了,你家那個小野種我可不管你求誰,反正我家絕對不會收養這麼一個賠錢貨!你就死了那條心吧1

吳秀丟下這句話,也不管婦人頓時慘白的臉色,得意洋洋的就走出去了。

蘇茹正準備開口安撫那婦人兩句,就見方草領著小舅舅進屋,而小舅舅在看到床上那婦人的時候,臉色卻頓時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