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六十一章 跟小舅媽做買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一章 跟小舅媽做買賣【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張建雲也是知道自己這個小侄女的本事,這才放下心來,說起了正事兒。

「曉薇,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外甥女蘇茹,還有二外甥蘇文翔。」

說著,張建雲又看向那個怯生生的小姑娘方草,對她招招手,「你叫小草?」

方草好奇的看著這個是自己爸爸的男人,眼裡滿是孺慕之情,雖然有些怕生,但她還是鼓起了勇氣說道,「媽媽說,我叫張思韻。」

張思韻……張思雲,思念張建雲。

在場幾個人都不笨,哪能聽不出這個名字所代表的含義?

張建雲一個大男人頓時紅著眼睛,直接就把小姑娘摟懷裡,激動地說不出話來。

方草也很激動,她終於有爸爸了!再也不用怕別人罵她是個野種了!

而且……爸爸真的好好看!

小姑娘臉上帶著傻傻的笑,蘇茹瞧得驚奇,也感嘆這血緣不愧是這世界上最神奇的東西,要不然她平時不愛多管閑事的一個人怎麼偏偏就對這個小姑娘伸出援手了呢?

「好孩子1張建雲拍拍小姑娘的肩膀,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蘇茹看著自家小舅舅一家能團聚自然也為他高興,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當初跟唐麗容那個女人攪合一塊兒去了,但現在他跟唐麗容沒關係了,這個叫方曉薇的女人看這也跟唐麗容不一樣,應該不會是個攪家精,跟舅舅配一塊兒倒也適合。

他們正聊的高興,之前出去的那個吳秀又掀起帘子進來了。

這回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居然坐在病癆鬼旁邊,她眼珠子瞪得老大,立刻扯著嗓子尖叫起來,「方曉薇,你還要不要臉呀!你現在都活不長了還敢在外頭勾搭野男人回來,你就那麼饑渴呀!我這才出去多久你就勾搭了個野男人,你不要臉,我們老方家的人還要臉呢1

「爸爸……」

一看到吳秀進來,方草就害怕的躲進了張建雲的懷裡,明顯對這個方臉女人有著本能的恐懼。

張建雲臉色一沉,冷冷的看向吳秀,「嘴巴放乾淨點,誰是野男人?」

「喲,現在偷情都還這麼光明正大了!我跟你說啊待會兒我就去把你給舉報了,你這是犯了流氓罪你知道不?」說著吳秀又惡狠狠的瞪了方曉薇一眼,「果然有個什麼樣的媽就有個什麼樣的閨女!方曉薇,你說說你咋就這麼賤呢!以前生了個野種還不夠,現在是不是還打算再搞一個小野種出來啊1

「罵誰呢1

張建雲本就對吳秀的第一印象不好,聽到這話后頓時大怒,只見他直接站起來就拎住了吳秀的衣領,陰沉沉的盯著她,「再罵一句,我就撕了你嘴1

「你……」吳秀瞪著眼睛,驚恐的看著他。

張建雲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平日里收斂起來的時候都帶著幾分攝人的氣魄,更別說此時氣場全開,一身煞氣就足夠把吳秀給嚇尿了。

蘇茹看著她是連話都說不出來,也不想為了一個女人耽誤自己的正事,乾脆給自家小舅舅使了個眼色。

張建雲立馬會意的一個手刀就把吳秀給劈暈了過去。

「建雲哥……」方曉薇吃驚的捂住嘴,還以為他把吳秀給打死了。

「放心吧小舅媽,就是讓她暫時暈過去一會兒。」蘇茹嘴角一彎,笑道,「我們還是來說正事兒吧,畢竟時間不多。」

「蘇……蘇茹對吧?」方曉薇有些驚訝她的淡定,但想想這個小姑娘從一開始就奇奇怪怪的,這麼鎮定似乎放在她身上並不違和,「你要兩千斤米做什麼?你叫我一聲小舅媽,送給你一些都是可以的。」

畢竟是自己男人的外甥女,方曉薇本身也是個護短的性子,對於自家人從來都不會小家子氣。

那吳秀也算是她的弟媳婦,只可惜這麼多年沒少給她添堵,要不是她怕自己死了后女兒孤身一人活在這世界上被人欺負,她也不會容忍吳秀處處欺負到自己頭上。

先在偶然與張建雲重逢,方草是他的親生女兒,就算自己以後死了,女兒也會得到更好的照顧……

「小舅媽,你跟我小舅舅還沒登記呢,在此之前我可不能隨便要你的東西。」蘇茹笑眯眯的說道,「不如你便宜賣些給我好了,這樣你也可以多攢些錢。」

方曉薇被她說得一愣一愣的,為難的看向張建雲,也不知道該不該答應。

見到這一幕,蘇茹行李更舒坦了。

很明顯,這二人就是自家小舅舅佔據主導位置嘛,難怪那個唐麗容雖然脾氣差,可容貌也比大部分女人要好很多他都不心動,方曉薇這樣的女人他怎麼可能不心動?

「答應吧,這小丫頭說的也沒錯,這麼多糧食,再親近的人也不能這麼個送法。」張建雲贊同的點點頭。

方曉薇只好道,「好…好吧,那就按照糧站的價?」

「小舅媽也不能虧這麼多,這樣吧,我要兩千斤大米,按照一塊的價格算怎麼樣?」

先在黑市上的價格大約在一塊五到三塊之間,一塊錢一斤說不上貴但也不便宜,再往低一些也是可以的,但是正因為這樣,蘇茹不想白白的佔了方曉薇母女倆的便宜。

錢這東西對她來說,以後想弄多少來輕而易舉的事情,沒必要跟自家人計較這些。

方曉薇又看了看張建雲,才勉強的答應下來。

她想的是按照糧站的價格賣給她,可人家小姑娘都主動這麼說了,她也不想客氣來客氣去的,乾脆就這麼應了下來。

「我現在先帶你們去看糧食吧。」方曉薇咳嗽著下床,「不過都是一些往年陳米,不是很新鮮你們介意嗎?」

「當然不介意。」蘇茹笑道。

新鮮的米可弄不了這麼大批量的,陳米雖然口感沒新米好,但也比那些糙米面好多了,蘇茹自然不會嫌棄。

方曉薇笑了笑,站起來就去了牆角處,蘇茹這才發現,那牆角的地方居然有個井蓋!

方草這個時候連忙跑過去幫忙,竟是輕而易舉的就把那井蓋給拉開了。

「糧食就放在這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