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六十三章 蘇鐵軍死了?【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 蘇鐵軍死了?【第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什麼時候的事情?」

蘇茹臉色一變,還真沒想到劉振鵬居然會來這一出。

蘇老頭被送到巨樹嶺那邊進行勞動改造,這老小子不該夾著尾巴好好做人嗎?怎麼突然又找上自家老爸了?

「媽,你別擔心,爸爸現在的身手可不比我跟大哥差,就算再多來幾個劉振鵬那樣的人也不會有事兒的,你先冷靜下,我這就去鎮上看看。」

蘇文翔立即出聲道。

張杏花從下午自己男人被劉振鵬叫走的時候這心就一直沒能放下,哄了兩個小傢伙睡著后更是忐忑不安,既是擔心自家二兒子跟大閨女,又擔心自家男人會不會出事兒。

若是蘇茹他們再晚回來一些時候,只怕她都要被自己腦補的可怕場景給搞崩潰了!

知道這會兒母親的情緒不太穩定,就讓蘇茹先陪著她,自己則是連夜就趕去了鎮上。

蘇文翔這會兒心裡也帶著幾分不安,這次劉振鵬也不知道打的什麼主意。

雖說爸爸現在的能力跟他不相上下,可是對上那些玩慣了陰謀詭計的人,沒準還真會吃虧。

正胡思亂想著,蘇文翔便已經走到了半道上,沒成想正好瞧見黑暗中有一朵明亮的火焰極為顯眼,他連忙衝過去一看,果然是舉著火把的蘇建武!

「爸爸1蘇文翔連忙出聲叫道。

「文翔?」蘇建武原本正在發獃,突然被他的聲音驚醒,等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是自己的二兒子。

「爸爸,你怎麼還在這兒慢吞吞的走啊?媽在家裡都要急瘋了1看見父親沒事兒,蘇文翔這才提著的心也總算是放下了,連忙問道。

「文祥礙…」蘇建武沒理會他的氣急敗壞,卻是皺著眉憂心忡忡的說道,「今天劉振鵬找我,跟我說了件事兒。」

蘇文翔一愣,「什麼事?」

「蘇鐵軍死了。」

黑暗中,他手裡的火把熊熊的燃燒著,跳動的火光下,蘇建武臉色沉沉的,分不清喜怒。

蘇文翔卻是頓住了,「死了?怎麼可能?」

蘇建武幽幽的說道,「據說是今天下午的時候巨樹嶺潛入了姦細,引起了那邊的暴動,傷亡了不少人,蘇鐵軍就是在那個時候發生的意外。」

「怎麼會這麼巧?」蘇文翔一臉的吃驚,「那劉振鵬是什麼反應。」

「就是因為什麼反應都沒有,我才覺得奇怪。」蘇建武皺著眉,嘆道,「不知怎麼的,我覺得這事兒好像沒這麼簡單。」

「先回去再說吧。」蘇文翔知道這事兒一時半會兒是說不清楚的,便說道。

蘇建武點點頭,滅掉了火把,跟自己兒子快速的朝著家的方向返回。

等到了家,蘇茹從他們口中知道蘇鐵軍居然因為意外而死亡的消息后也充滿了震驚。

正可能會這麼巧呢?那老傢伙才被抓起來多久就發生了這種意外,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現在蘇鐵軍死了,那咱們豈不是只有劉振鵬這一條線索了嗎?」張杏花也跟著嘆氣,「這都是啥事兒哦!最近死的人還真不少。」

「劉振鵬說他要調回去了,今天找我去鎮上就是為了吃一頓散夥飯的。」蘇建武也覺得這事兒透著一股奇怪。

要不適知道劉振鵬跟蘇鐵軍之間的憐惜,他也不會覺得劉振鵬在這個關口被調回去有多大的事兒。

可現在偏偏就是這個當口,怎麼可能讓他不懷疑?

「會不會……是蘇鐵軍背後的那些人出事了?」蘇茹沉默了半晌才突然開口。

因為她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兒。

前世小舅舅在年底執行任務的時候發生意外死亡,緊接著就是母親意外去世,父親成為一個爛酒鬼。

但是從68年初到73年底期間,他們一家子便一直安然無恙。

直到74年初部隊突然傳來大哥不幸死在戰場上的消息后,家裡才又開始陸陸續續的出事兒,一直到她死亡的那一天結束。

這其中安靜了半年,會不會是因為現下時局的動蕩影響了蘇老頭背後的那些人,所以才會停下對她家的迫害。

而到了76年前,不少案子重新翻案,曾經被下放的那些人重新回到以前的崗位工作……

細思極恐,蘇茹越想越是肯定自己的猜測。

若真的如同她想的這般,現在劉振鵬突然撤離也就能說的通了。

否則為什麼他們能夠堅持監視自己這一家子這麼多念的時間,卻突然撤離了呢?

蘇茹又不是真正的九歲小孩,她知道後面十幾年的發展變化,自然看的也比父親跟二哥更遠。

甚至,在老太太說出蘇鐵軍並不是真正的東鄉人時她便有種預感,沒準蘇鐵軍這個人其實一開始就不存在。

若不是因為父親的突然出生,這個人根本就是隨便玩玩蘇老太太,根本沒有將她真正的當成他的妻子!而且蘇鐵軍的出事也真的太過巧合了。

似乎印證了蘇茹的猜測,蘇建武也覺得有這個可能,「今天劉振鵬還特意跟我提了一句,因為巨樹嶺那邊發生了暴動跟爆炸,蘇鐵軍靠得過近,所以死的時候差點沒人能認出來,還是因為他穿的衣服,才確認他的身份的。」

「那就是這樣肯定沒錯了1蘇文祥冷笑一聲,「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兒,要讓他們立即撤回去,否則怎麼可能這麼巧?」

「爸爸,劉振鵬有沒有說他什麼時候走?」蘇茹突然問道。

「聽他說是明天一大早的火車。」蘇建武已經猜出了她的用意,「怎麼,你想去看看?」

蘇茹點點頭,她懷疑蘇鐵軍是假死,畢竟現在他留在這個地方的意義已經沒了,按照那個老傢伙的性子怎麼可能安分的呆在巨樹嶺進行改造呢?

他們能夠對自己父親長達三十多年的監控,便可以想象這後面的勢力該有多麼強大,對他們而言,製造出一場混亂,讓蘇鐵軍假死退出這場遊戲,似乎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明天一大早,我去一趟縣裡親眼看著劉振鵬走。」蘇茹一錘定音,「我先去睡了,爸媽你們也早點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