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六十四章 不會是真死了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不會是真死了吧?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凌晨,蘇茹早早的便起床準備出門。

昨晚蘇建武帶回來的消息讓家裡幾個人沒怎麼睡好,知道蘇茹今早要去火車站,蘇文翔也早早的就起來了,張杏花更早起床給她們做了幾個饅頭帶著路上吃。

早上七點半的火車,蘇茹他們出發的時候剛好六點。

這會兒外面的天色依舊跟夜晚差不多,濃濃的白霧將東鄉籠罩著,只有零星的幾戶人家起了個大早開始燒水做早飯。

蘇茹跟蘇文翔拿著饅頭就立刻上路,直接沖著火車站而去。

小鎮是沒有火車站的,得跑到縣裡才能做火車。

別看這個天氣又黑又冷,但火車站早早排娜巳床輝諫偈。

蘇茹跟蘇文翔穿梭在人群之中一邊啃著熱乎乎的饅頭,一邊則是用探索符文來感知劉振鵬的方位。

大冬天的火車站鬧哄哄的,大包小包的帶著東西的人都擠在候車室,一邊啃著硬梆梆的乾糧一邊焦急的等待著火車進站,蘇茹兄妹倆逛了一圈,都沒找到劉振鵬的蹤跡。

「奇怪,是不是咱們來早了?劉振鵬他們還沒進站呢?」蘇茹一邊搓手一邊哈氣,今天她穿的父親的棉衣,整個人就像一隻臃腫的企鵝,脖子上圍著張杏花特意給她戴上的圍巾,整張小臉都被遮住了。

蘇文翔的打扮跟她不相上下,裹的嚴嚴實實的兄妹倆到也不怕跟劉振鵬面對面的撞見。

「咱們找個地方先坐會兒。」蘇文翔指了指牆角空出來的一個地方,「再等等。」

蘇茹只好點頭,他們來的太早了,距離火車進站都還有段時間,沒準劉振鵬根本還沒到呢!

兄妹倆縮進了牆角,一邊在嘈雜的候車室聊天一邊暗暗等著劉振鵬出現,結果一直到了火車進站跟開走,劉振鵬至始至終都沒現身。

蘇茹忍不住罵娘,「這老小子是不是故意逗咱爸的呢?1

「說不準。」蘇文翔也等出了一身的火氣。

經過縣裡的火車一天就兩趟,早上一趟晚上一趟,劉振鵬那老小子該不會提早就溜走了吧?

可這也說不通呀!自家老爹根本沒有在他面前暴露出任何異樣來,他故意對父親說今兒一早就離開是什麼意思?

兄妹倆在外頭呆了這麼久,凍得可不輕。

蘇茹不停的跺腳,乾脆就先出了火車站,「哥,咱們這就去一趟巨樹嶺看看情況。」

她不信蘇鐵軍那個老奸巨猾的老傢伙就這麼簡單的死在一場暴動里,再加上劉振鵬明顯對父親撒謊了,沒準還打著另外的主意呢,無論如何她今天都得找出劉振鵬來!

蘇文翔也沒有異義,巨樹嶺距離縣上也不遠,他們回去的時候正好路過。

就憑他們現在的速度,到達巨樹嶺也花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

巨樹嶺正如它的名字,在這裡都是生長了三十年以上的大樹,甚至還有上百年的。

這裡地處偏僻,但是卻有一處煤礦,因此這邊還有個礦廠,一般被判到這邊來進行勞動改造的人都會讓他們去礦下挖煤,當然了,他們跟真正的礦工待遇卻不同,下井礦工拿的都是高工資,而他們則是沒有任何酬勞。

下井挖礦一向是個辛苦活,再加上吃不好睡不好,還要經常被勞教,所以在這裡呆上一段時間沒人能受得了。

蘇茹看著巨樹嶺勞改區一片狼藉,顯然發生的暴動對這裡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大早上的是一個人影都沒瞧見,她用了探索符文才能感知到零零星星的幾個人正在棚子里休息睡覺。

而在他們隔壁的棚子里則是停放著十幾具屍體。

「起床了起床了!媽的,這些狗東西到現在都還不給個說法,咱們該不會就守著這些死人過年吧?」

一個衣衫襤褸的瘦高漢子敲著盆將那些還在睡覺的人給吵醒,滿臉戾氣的抱怨著。

「吵啥吵!反正咱們這兒也得重建,這次死了這麼多人,上面管不管無所謂,只要繼續給咱們發工資就成。」

一個睡得眼睛都還沒睜開的人不耐煩的嘟囔著。

「放心吧,昨天消息已經通知出去了,這些死人的家屬今天就會來認屍體,不認的咱們就扔到後山去隨便找個地方埋了就行。」

另一個人也打著哈欠起身,根本沒把隔壁那些死人放在心上。

蘇茹跟蘇文翔面面相覷,這些人也真是心大,隔壁就躺著一屋子的死人呢他們都能睡的這麼香甜,還真是了不起。

「趕緊起來起來,送飯的待會兒就過來了。」

那拿著盆子的瘦高漢子又不耐煩的叫道。

還想著賴會兒床的漢子們這才不甘不願的起身。

蘇茹將感知的力量都轉移到那些屍體上,因為沒有白布蓋著,這些人大多都是血肉模糊,看這還挺的慌。

一具具看過去,她的目光忽然在一具年老的屍體上停了下來。

她瞳孔微微一縮,暗暗震驚,這……這是蘇鐵軍?

蘇茹仔仔細細的觀察著這屍體的細節,發現的確跟蘇鐵軍十分相似,頓時對自己原本的猜測變得不確定起來。

她正想跟二哥說一聲,就聽蘇文翔突然說道,「劉振鵬過來了1

劉振鵬?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蘇茹一驚,連忙又朝著二哥指向的方向看去。

果然發現了劉振鵬,而跟在劉振鵬身後的還有一個他們挺熟悉的人,蘇家老六蘇建安!

「我是過來領我爸的屍體的。」蘇建安對於蘇鐵軍的死亡沒有一點傷感,反而急吼吼的聞到,「我聽人家說這次的事兒是有賠償的對吧?能賠多少呀1

那個瘦高的漢子應該是這裡的負責人,聞言鄙夷的朝著蘇建安看去,「你爸是誰啊?」

「他的名字叫蘇鐵軍!我是他兒子蘇建安。」蘇建安生怕他不信似的,「你看,這是我們隊里蓋的證明。」

瘦高的漢子檢查了他的證明,這才掏出一個黑色的布包來,「這次死了的人都有五十塊錢的賠償金,喏,這是你爸的賠償金,屍體趕緊背走吧。」

蘇建安拿到錢頓時喜笑顏開,完全沒注意劉振鵬譏諷的臉色。

蘇茹兄妹倆瞧見這一幕不由心裡犯嘀咕:這老傢伙不會是真的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