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六十五章 不出所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不出所料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眼見著蘇建安將她之前看的那具屍體背走,蘇茹也不敢肯定了。

不過劉振鵬今天還沒有離開這裡卻是肯定的,這麼早帶著蘇建安跑到這裡來,也不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

蘇茹跟蘇文翔決定先跟著劉振鵬他們身後,看看這二人到底想幹什麼。

「鵬哥,多謝你告訴我這件事兒,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我爸居然這麼倒霉1蘇建安拿了錢這心裡也踏實了,背著他爹的屍體一邊走一邊跟劉振鵬說道,「我家這段時間也真發生了不少事兒,唉……也不知道得罪誰了1

「建安,蘇伯伯的事情我也很遺憾,不過你可別忘了答應我的事兒,等我回去之後,也會經常給你寄東西過來的。」劉振鵬一臉嚴肅的說道。

蘇建安就差舉手發誓了,嘿嘿笑道,「鵬哥,我辦事兒您放心!我三哥就是一個憨子,好忽悠的很!我就算不在老家,他家的一舉一動我也能知道的清清楚楚,肯定會給你彙報的1

劉振鵬點點頭,「我跟老三也是這麼多年的朋友了,這次走了特別放心不下他,就怕他出事兒了我這個當兄弟的不知道,你幫我看著他家一點,有什麼情況就跟我說,我能幫的肯定會幫。」

「我三哥咋這麼幸運啊,居然能交上鵬哥您這麼夠義氣的好哥們1蘇建安被他這幅樣子給感動了,憂思狠狠的表了一番忠心。

這兩人把那具屍體直接背到了鎮上,蘇建安花了三塊錢租了個牛車,顯然是打算把屍體直接送回東鄉去。

劉振鵬送他到了鎮口,這才說道,「我就不送了,蘇伯伯的事兒你們也別太傷心,人各有命……」

蘇建安這才裝模作樣的掉了兩顆眼淚,「我知道的,唉……」

劉振鵬從包里又掏出五張大團結給他,「好好安葬蘇伯伯吧,我就不去了。」

「鵬哥,你也一路走好啊,到了那邊一定得給我寫信1蘇建安又得了五十塊錢,愣是一點悲傷的情緒都做不出來了,激動地手都在抖。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傷心過度呢!

劉振鵬掩去眼中的鄙夷與輕蔑,抬手跟蘇建安告別。

等蘇建安趕著牛車一走,劉振鵬站在鎮口等了一會兒,一輛黑色的小汽車就從另外一條路開了過來。

「怪不得不坐火車走,原來坐的是私人汽車呀1

蘇茹嘖嘖感嘆兩聲。

這年頭能坐上私人汽車的人無一不是大有來頭的傢伙,顯然這個劉振鵬的身份是真的不簡單,要不然怎麼可能還專門有車來接他?

「丫丫,你看車裡戴著帽子的那個傢伙,像不像一個人。」

蘇文翔突然一臉嚴肅的扯了扯她胳膊說道。

蘇茹連忙看去,果然發現在車內還有另外一個人。

這個人坐在車后,戴著一條灰色的圍巾,頭上戴著一頂老式軍帽,穿著一身軍棉襖。

雖然低著頭,但還是能夠看到他那已經蒼老的皮膚。

蘇茹眼神一凝,「他是蘇鐵軍1

幾乎不用猜,蘇茹都能肯定這老東西的身份。

跟這個老東西好歹也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那點感覺還是有的。

果然,劉振鵬剛剛上車就見證了他們的猜測,「怎麼沒有一點捨不得嗎?」

「哼,一個鄉下農婦生出來的種有什麼好捨不得的?你不是給他拿錢了嗎?」

讓蘇茹兄妹倆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從那人的嘴裡吐出來,只見蘇鐵軍抬起頭,輕蔑的看向劉振鵬道,「我的媳婦孩子可在那邊呢,這些人種根本沒資格跟我回去。」

「蘇伯伯,您真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冷血無情呢。」劉振鵬嘆道。

好歹也有這麼多年的感情,面前的老傢伙居然說捨棄就能捨棄,連帶著自己兒子閨女都不要了,可見這人冷心冷肺到什麼程度。

怪不得被那些人成為鐵面閻王呢,一點人情味都沒有。

劉振鵬似乎想到什麼好笑的事情,坐上車后,那輛汽車便在兄妹倆的視線中逐漸遠去……

「金蟬脫殼……這就是王老師說過的金蟬脫殼吧?」蘇文翔沒有追上去。

劉振鵬跟老東西的離開說明那些人暫時放下了對他家的監測。

雖說他也很好奇這兩人到底會回到哪裡去,可繼續追下去肯定繪花費不少時間,昨晚他們就回去的挺晚了,鄉里人都沒瞧見,這次他們要是再不趕緊回去,只怕會讓鄉里人起疑心。

蘇茹盯著那輛遠去的小汽車,突然閉上眼,極快的繪製出一個自己暫時還無法完全掌控的符文直接朝著那車的方向揮了過去。

「那是啥?」

蘇文翔眼尖,發現自家妹子認真的模樣,好奇的問道。

「我還不能完全掌控的監視符文。」蘇茹沖著自家二哥一笑,「雖然這個符文還不穩定,但是以我目前的能力,維持兩天的事件還是可以的,儘管不能監控畫面,但可以作為一個定位點,能知道他們具體停留的位置,還有一些對話。」

「這個符文倒是不錯1蘇文翔眼睛一亮,立即明白自家妹子打的什麼主意了。

雖然他們這會兒跟不了,可誰說他們其他時間跟不了呢?

有了這個符文作為定位器還有監聽器,這兩個人不就在他們的監控之下了嗎?

甚至還能從此挖出更多的線索也不一定!

「好了,咱們也該回去了,不出意外的話,今天東鄉肯定要熱鬧一陣。」

蘇茹收回視線,沖著二哥說道。

蘇建安拿了錢把『蘇鐵軍』的屍體給領了回去,從此以後老傢伙在這邊的身份就是個死人了。

這死人留下來的財產肯定會引起他幾個後人的爭奪。

畢竟那位一向默不吭聲的大伯母跟狡猾的二伯可不是個省油的燈。

還有,蘇梅這個大閨女雖然死了,可蘇家還有兩個女兒一直沒動靜呢。

這些人都知道兩個老傢伙手裡有一筆錢,不為了這個爭才怪呢!

蘇茹自然樂得看那邊的熱鬧,特別是現在無法說話無法動彈的蘇老太太,這苦難的日子還在後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