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六十六章 鬧起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六章 鬧起來了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劉振鵬跟蘇鐵軍的離開是一個很好的信號,這意味著他們身後的人不知什麼原因暫時放棄了對他家的那些念頭。

要不然劉振鵬也不會只讓一個蘇建安留著監控她家的情況。

畢竟監視了這麼多年,突然撤走肯定會讓人心生不甘。

這一世,他們的陰謀沒能得逞,父親不僅沒有被他們的藥物控制,甚至現在的修為每日都在蹭蹭上漲,突破到中級修鍊者也是早晚的事情。

蘇茹在心裡暗暗算計著時間線,前世的時候這些人再次行動的時間是73年後,今年馬上就要過去了,也就是說他們一家子還有足足六年的時間來準備。

六年的時間,估計連小弟小妹都能夠突破到中級,以父親那無與倫比的天賦,六年後他們一家子早就不用忌憚蘇鐵軍跟劉振鵬身後那些人了!

當然,蘇茹也絕對不會白白的等待那些人主動出擊,她現在繪製出的監控符文能夠停留兩天的時間,只到時候這兩個人最終的目的地應該也就能確定下來了吧?

蘇茹朝著那輛車消失的方向,眼底閃過一絲勢在必得。

兄妹倆急著回家去看熱鬧,因此全力趕路,早在蘇建安趕著牛車到達之前就回到了家中。

回家把他們看到的情況一說,張杏花才終於鬆了口氣,笑道,「太好了,那些人是不是覺得這樣下去也沒意思?所以就放棄了?現在總不會再想著找咱們家的麻煩了吧?」

蘇建武幾人沒吭聲,當然覺得這事兒不會就這麼完結,只是瞧著張杏花難得露出一個輕鬆的笑容來,他們也便默不吭聲的表示贊同了。

畢竟這段時間張杏花一直都憂心忡忡的樣子,哪怕家裡人現在非同常人也讓她無法安穩。

既然蘇鐵軍他們的離去能夠讓她放鬆下來,他們又何必告訴她未來可能會發生的隱患呢?

似乎為了慶祝似得,張杏花中午這頓弄的還挺豐盛。

燉了兩條黑魚之外,還特意殺了兩隻雞給紅燒了,幸虧她家住的跟其他人並不近,要不然沒一會兒整個鄉的人都知道他們家又在吃大餐了。

吃飽了飯,蘇建安這個時候也才趕著牛車到鄉口。

冬季的午後大部分人都寧願縮在床上不動彈,減少了活動量也能省些糧食。不過蘇鐵軍意外死亡的消息傳到各家各戶的耳中后還是掀起了一番滔天巨浪。

雖然蘇鐵軍跟他兒媳婦干出了那麼不要臉的事情,可眾人真沒想到那個看上去就挺可怕的老頭子居然會真的死了!

然而在親眼看見蘇建安拉回來的屍體,儘管已經血肉模糊,可眾人知道這就是蘇鐵軍。

「哎,這老蘇家這大半年的可就沒消停過,自從老三一家子鬧分家后,可沒少鬧出倒霉的事兒,他們該不會是那啥了吧?」

有迷信的鄉民忍不住私下嘀嘀咕咕的,看見蘇家人將蘇鐵軍的屍體拉走,也是跟著唏噓。

畢竟以前在東鄉,這老蘇家可是他們這裡日子最好過的一家,不知道多少人在心裡羨慕著呢。

可這才短短大半年,這蘇家人走的走,死的死,先不說外嫁女蘇梅了,要不是邱琳意外死亡,也不會牽扯出這麼多事兒來。

蘇家一連死了兩個兒媳婦,這回連蘇老頭都死了,這不是觸犯神明了還是咋地?

當然,這話她們也就只敢在心裡偷偷嘀咕,萬一要是被人舉報了,她們可沒王桃花那麼好運,要是一個不小心被打殘了,下場沒準比蘇老太太還要凄慘呢!

蘇建武作為蘇鐵軍名義上的兒子,就算在大家的眼裡已經跟蘇家那邊鬧翻了,可此時卻也不得不出面這老頭子的葬禮。

他心裡門清,蘇鐵軍這是炸死,但在他大哥他們的眼裡,老頭子這次是真的死了。

作為長兄,蘇鐵軍的後事是蘇建成一手操辦的,因為他死之前發生的那些不光彩的事兒,蘇家人也沒臉給他隆重辦一場,只是簡簡蹈齬場就算完了。

蘇建成媳婦作為長嫂,雖說平日里沒啥存在感,可也是有自己小心眼的。

家裡辦喪事的這幾天,她對蘇建安這個小叔子意見不是一般的大。

「老六,咱爸之前下葬的時候好多事兒我也沒顧得上問你,我聽娘家大哥說這次巨樹嶺出事兒的那些人都給了賠償款的,咱爸的屍體是你去拉回來的,你看見那些錢了沒?」

這天中午一大家子聚在一塊兒吃飯的時候,白雪直接就當著眾人的面兒問起了蘇建安。

蘇建安一愣,隨後故作憤怒道,「大嫂,你這是啥意思?你是說我吞了咱爸的賠償款了?」

白雪皮笑肉不笑,她知道自己這個小叔子是被老太太給寵壞了,以前老太太還能動彈的時候,她或許還會容忍這老小子一二,可是現在,家裡的老頭死了,老太太又廢了,這蘇建安就拉了具屍體回來,硬是在這裡蹭吃蹭喝了這麼久。

她家的糧食又不是大風刮來的,怎麼可能白白讓他吃?

她呵呵一笑,「老六,我專門託人去打聽了,咱爸有五十塊錢的賠償金呢,說是你去認領屍體的時候當場就給你結清楚了。」

五十塊?

白雪的話讓飯桌上的人頓時安靜下來,一個個豎著耳朵聽著她說話,看向蘇建安的眼神也變了。

蘇建安『啪』的一聲把筷子拍在桌上,嗤笑道,「咋的了?我就算是拿了這筆錢又咋樣?那是我親爹,我這個當兒子的不能拿這個錢嗎?」

「我也沒說你不能,只是咱爸可不僅僅只有你這一個兒子,怎麼著這錢也得有你幾個哥哥的份兒吧?」白雪也沒管他要發火的架勢,雙手抱在胸前,淡淡道,「今天大家都在這兒,我這個做長嫂的也就把話給你們說明白了,爸的賠償款肯定不能讓老六一個人拿了,咱們每家也得有份!還有病重的老太太,也不能只是咱們大房的人給伺候著,一家家的輪著來,要不然,我這個當兒媳婦的也不伺候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