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六十七章 不歡而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不歡而散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蘇茹一家子也來了這場所謂的家庭聚會,對於白雪的突然發難,他們一家子不約而同的保持了沉默。

蘇建安是這些長輩中年級最小的一個,但也是最潑皮的一個。

見白雪這麼不給自己面子,頓時沖著一直沉默的大哥說道,「大哥,這就是你娶回來的好婆娘,爸剛下葬沒多久呢她就滿眼全是錢!連媽都要拿出來威脅了!你還不趕緊管管1

蘇建成咳嗽一聲,卻並沒有順著自己這個小弟說話。

他是家中的長子,這麼多年弟弟妹妹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如今父親死了,他卻拿不到賠償款,就算再老實的人這心裡也肯定不舒服。

更何況他唯一的兒子蘇文斌從小身體就不好,家裡沒分家之前也就算了,現在爹媽一個不在了一個癱瘓在床,他也得多為自家人考慮一點。

而且,他也覺得自己媳婦說的對,他是長子,這錢怎麼著也輪不到小六來拿。

「這事兒用不著問你哥,他跟我都是一個意思。」白雪淡淡的說道,「現在咱家這樣,咱們一家子正好把家也給分了,老四跟老六之前就被分出去了,現在家裡的東西自然沒你們倆的份兒,屋裡的東西就是我家跟二弟還有老五家的分。至於媽的問題我也說句良心話,讓我一家子養著不能動的老太太肯定不行,我只同意一家兩個月,正好六兄弟,一年下來剛好。」

「等等,憑啥按照你說的分呀!你誰呀!憑啥分我家的東西1蘇建安第一個就不同意,「再說了,媽以前可是跟我說過了,她是要大哥你們給她養老的,憑啥一家兩個月?」

蘇建安當然不願意把老太太接到自己家裡去伺候,要不然他回去媳婦第一個就能活颳了他!

而且錢他也不願意拿出來,他還打算去跟自己幾個朋友打打牌呢!

「不樂意也行,你把老太太每個月的生活費拿出來。」白雪冷冷一笑。

她早就知道自己這個小叔子是個白眼狼,然而她絕對不會讓他的打算得逞!

這次的家庭聚會可不僅僅只有老太太的兒子媳婦,來的還有剩下的兩個女兒。

蘇蘭蘇菊坐著沒吭聲,她們是外嫁女,按照當地人的說法她們已經是別人家的人了,這種爭家產贍養老人的事兒自然也輪不到她們插嘴。

不過這次回來她們姐妹倆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她們大姐已經死了,大姐夫又被抓起來好像已經拉到市裡據說要斃了。

大姐家的幾個兒女也因為他們父親是個姦細的緣故現在日子很不好過,雖說蘇梅的死亡從側面來說救了他們一次,可現在也是被工廠給開除了。

萬家那個老太太現在每天都在哭爹喊娘,一家子都被趕出了那個小雜院,就在鎮上搭了個棚子,日子過的非常艱苦。

蘇蘭蘇菊以前還挺嫉妒大姐,可這回的事兒她們卻看得比誰都明白。

大姐以前就是插手了太多娘家的事情,又靠著父親以前的關係得了不少好處,要不然也可能嫁給萬林那老小子,落得這樣一個下常

娘家這邊爹媽現在已經做不了主,她們也就過來湊個人頭數,送送老爹就行了,兄弟媳婦幾個人之間的爭鬥她們可不打算插手。

「大嫂!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我看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人1蘇建安眉頭皺的緊緊的。

這會兒他也看見了自家大哥二哥不善的眼神了,顯然跟白雪這個臭婆娘是一條心,頓時臉黑了下來,「這事兒不關我的事兒,你們要是敢把老太太送過來,你們試試看1

丟下這句話,蘇建安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蘇茹摸著下巴,覺得這人估計是怕白雪真的找他把錢都拿出來,才這麼待不住的。

畢竟蘇建成看上去可比他魁梧多了。

「瞧瞧你這個弟弟,簡直就是個白眼狼1白雪被氣的不輕,冷笑道,「回頭我就把老太太送他家去,有本事他就把他媽給扔出來吧1

說完這事兒,白雪又看了看蘇建武這一家子,輕咳一聲道,「老三,不是我這個當大嫂的不厚道,你跟老四已經分家了,家裡這些東西自然也就沒你們的份了,你們沒意見吧。」

蘇建武搖搖頭,反正自家閨女已經從蘇老頭那裡拿走了一箱金子,他們根本不虧。

至於蘇建林是懶得跟他們爭。

這些年他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大嫂就是面上老實,實際上小心思多的不行。

不過他也不會開口主動贍養老太太,畢竟他家現在條件也艱難,老太太又不能動,就算真弄回來養著,也只會讓老太太遭罪而已。

白雪對他們倆的識相顯然很滿意,正準備開口就聽張杏花說道,「大嫂,他們的東西我們不要也行,但是你也知道,當初我家是凈身出戶的,這老太太贍養的問題自然也輪不到我家頭上,以前我們兩口子給爸媽當牛做馬的幹活也還夠了他們的養育之恩,所以這事兒跟我家也沒關係對吧?」

白雪一愣,正準備開口,蘇茹便說話了,「媽,我們走吧,反正咱們早就跟老太太鬧翻了,看在以前的情面上我們也來送了蘇爺爺一程,人家現在分家,我們這些外人就不跟著摻和了。」

「哎?」白雪見他們一家子真要走,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可又說不上來。

蘇建成抓住她的胳膊,搖搖頭道,「老三的確跟咱們家現在沒關係了,這種事兒不要算他們。」

「為什麼呀1白雪滿臉的不樂意,這老太太這麼多兒子,她可不會白白的養著她。

不過自己男人發話了,她又只能忍著,只能眼睜睜的看這蘇建武一家子離去。

蘇建武他們一走,蘇家這一大家子人又鬧了起來。

具體的蘇茹也懶得去聽,只是稍稍感知了下躺在床上的蘇老太太的動靜,眼底滿滿都是幸災樂禍。

這老太婆以前再怎麼得意如今也只能仰仗兒媳婦活著,對她來說,真正的生不如死也才剛開始。

瞧著他們蘇家幾兄弟鬧騰的,蘇茹倒是真的好奇起來,關於老太太的贍養問題他們打算怎麼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