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六十八章 可憐的老太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 可憐的老太太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明面上的蘇鐵軍已經死了,蘇家人沒幾個傷心難過的,畢竟蘇老頭在家一向所以不二,對他的幾個孩子也並不親近,如今更是毫無留戀的走了,可想而知他的兒女們自然也不會對他有過多的感情。

再說了,這幾年死個人實在不算什麼,蘇鐵軍也有六七十歲了,一般人沒準還活不到這個歲數呢!

蘇家人現在為了兩個老傢伙留下來的東西爭的不停,再加上老太太現在又不能動彈,該誰家贍養也是各自意見不同。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心,蘇茹倒是覺得那位大伯母的提議其實還挺公平,只是蘇建安跟蘇建文反對的十分激烈,其他人自然也就樂得看熱鬧。

這幾天蘇茹也感覺到自己放在劉振鵬他們身上的監控符文的能量已經徹底消失了,而消失的方向卻並不是最初她以為的京都,反而是S省的方向。

蘇茹對此十分不解,只可惜監視符文只能夠停留兩天時間,她收回的信息里蘇鐵軍跟劉振鵬也沒提及關於任何自己家的事兒,偶爾的對話也是無關緊要的。

如今監控符文的力量消失,對於那兩人的行蹤她也沒琢磨透,現在唯一留下的,就是從蘇老頭那裡偷來的那箱金條跟八封信,可惜的是,那些信件的秘密她也一直沒能琢磨透。

諸事不順,蘇茹這心情自然也不怎麼好。

蘇文翔這幾日天天都跑到鎮上去看熱鬧。

因為白雪真的是說到做到,直接就把癱瘓的老太太拉到蘇建安家門口去了!

雖說已經有將近半年的時間沒有下雨,可這臨近年底,天氣也越發的寒冷刺骨,蘇建安夫妻倆不給白雪開門,這白雪也是真的能狠下心腸的,直接就把老太太放在蘇建安家門口就冷著臉走了,根本沒管老太太凍得渾身發顫。

周圍的街坊鄰居天天對蘇建安兩口子指指點點的,人家也沒放在心上,就跟自家門口多了個乞丐似得,進進出出的根本沒管老太太的死活,要不是有好心人看不下去給老太太餵了點熱水,還給她搭了個棚子暫時住著,沒準老太太連第一個寒夜都過不去。

而且沒人伺候,老太太也都兩天沒吃到東西了,可拉屎撒尿這些人體正常排泄還是會有的,那些好心人再好的心腸也不可能跑去伺候一個陌生老太太這些事兒,因此老太太的屎尿可都弄到褲子上了。

這要是大夏天的,沒準早就臭了!

「真沒看出來,小六這人心腸這麼硬,他媽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受苦他都不管,以前老太太可是最疼他的1張杏花成天忙著家裡的活計,根本沒空去鎮上看這些熱鬧。

知道這些事兒也是從別人嘴裡聽來的,再加上自己二兒子偶爾回來彙報下情況,對於蘇建安這個以前她也覺得挺好的小叔子也不由徹底改變了印象。

自私自利成這樣的兒子幸虧不是她生出來的,要不然她乾脆直接咬舌自盡算了!

天氣越發的寒冷,就連他們這些成年人都受不了在外面長時間呆著,更別說一個無法動彈的老太太了。

雖說以前這老太太的確過分,可這個下場也確實讓人同情。

張杏花唏噓幾聲,但卻沒打算摻和蘇鐵軍留下來的爛攤子,畢竟她可沒忘記以前老太太是怎麼對她家的呢!

「杏花1突然,王桃花站在門口,手裡提著個籃子就過來了,急吼吼的沖她說道,「你聽說沒呀!你家那個小叔子蘇建安被人給舉報了1

「啥?」

蘇茹在家裡弄了個火盆,裡面燒得都是乾柴,把屋子燒得暖烘烘的,這會兒聽者母親跟哥哥的話還有些昏昏欲睡,結果直接就被桃花嬸的大嗓門給驚醒了。

「你們家那個小叔子不是不願意贍養蘇嬸子嘛!這都兩天了,眼看著蘇嬸子就快不行了,結果正好遇到上面的領到下來私下視察情況,正好就看見你家老太太躺在棚子里不知死活的樣子,一氣之下問起你家老太太的情況,這不,你家小叔子可不就被他的街坊鄰居舉報了嘛1

雖然出了那件事兒后王桃花在鄉里收斂了不少,可因為曾經蘇茹一家子也幫過她,所以對於蘇茹這一家她還是十分親近的。

這些日子蘇家鬧騰的事兒整個鄉的人也是心知肚明,不少人都暗罵蘇建安是個白眼狼的,當然,也有人說白雪跟蘇家其他人的不是,她也沒少跟張杏花說。

再加上蘇家捨得燒柴火,王桃花也愛往這邊蹭,因此沒少關注這些最新消息。

「那現在咋樣了?蘇建安有沒有被抓起來?」張杏花跟蘇茹十分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是我爸回來說的。」王桃花一臉的八卦,「我估計這次蘇建安要倒霉了,老太太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兒,他肯定也別想好過。」

張杏花笑了笑,「這種人也是活該,好歹他媽以前最疼的就是她呢!要不是老太太死皮賴臉的讓老爺子在鎮上給他找個工作,他能娶到縣裡的姑娘?」

說著,她眼底又帶上了幾分不屑,「自從他結了婚搬到鎮上去住以後,就自詡城裡人了,每回回來都一副看不起我們的架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個倒插門呢1

「可不是嘛!我聽說他早就把他兒子的姓給改成女方那邊的了。」王桃花立馬跟著說道,「就這種人,也是活該喲1

蘇建安活不活該蘇茹不在意,但是她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兒。

那個劉振鵬臨走的時候可是讓這小子給他經常寫信報告自家的情況,就蘇建安那樣的人,若是遇到麻煩怎麼可能不給劉振鵬寫信呢?

她眯了眯眼,沒準能順著蘇建安這傢伙摸到劉振鵬他們現在的所在地呢!

這麼想著,蘇茹也就坐不住了,跟母親和桃花嬸打了聲招呼,就拉著自家二哥要去鎮上。

聽到她的猜想,蘇文翔突然也記起來一件事兒,「說起信,之前你們去看小舅舅的時候,我發現蘇老頭神神秘秘的在燭光下看信,不曉得他走了后,那些信還有沒有留下,沒準能從信封上找到地址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