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七十三章 唐麗容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 唐麗容回來了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方曉薇是在過年的前幾天才來到了二大隊。

因為她的身體不好,就算蘇茹走之前給她做過簡單的資料想要長途跋涉也是不能的事兒,而且她還有那麼多爛攤子要處理,因此遠遠比他們原本約定的時間要晚了很多。

張建雲走之前已經跟方曉薇說過自己現在的處境,因此他們也約定好了,等她過來的時候對外一定要說是從一個熟人那裡得知了張建雲癱瘓的消息才急急忙忙的趕過來的。

反正他們年輕的時候那些事兒只要那些人稍微查一查就能知曉的清楚,方曉薇還冒著那麼多人的白眼跟謾罵生下了張建雲的女兒,這足以說明方曉薇這麼多年都沒忘記過他。

方曉薇雖然性子軟了些,可卻不是個傻子,帶著自己閨女來到二大隊的時候可是上演了一場好戲,看的二大隊那些平日里閑著沒事兒乾的嘴碎婆子都忍不住抹下了兩顆眼淚來。

畢竟一個病弱美麗的初戀女人冒著天下人的謾罵與白眼生下了張建雲的孩子,如今又在張建雲成為一個廢人的時候不遠萬里的跑來不離不棄,比那話本子里的情節還要讓人感動,因此原本對她未婚先孕的事兒也就沒幾個人在意了。

畢竟張建雲現在就是個廢人,這女的還眼巴巴的跑來伺候這小子,也是這小子的夫妻。

二大隊不少人都是看著張建雲長大的,跟張家的關係也很好,之前唐麗容那件事兒曝光之後就有不少同情張建雲的,所以這次方曉薇過來就憑著她這份心意,二大隊的人也沒排斥她,還在暗地裡私下說幸虧之間唐麗容跟張建雲在一起的時候就是在唐家擺了酒,根本沒扯結婚證。

而在眾人眼裡,不扯結婚證也就算了,可是擺酒都不在二大隊擺,那麼唐麗容這個媳婦他們可是不承認的,不是擺明了看不起他們這些鄉下人嘛!

再說了,他們也是知道唐麗容他們在城裡擺酒的時候張建雲臨時有任務就走了,根本沒出現在酒席上,所以這麼多年下來,唐麗容在二大隊人的眼裡總是名不正言不順的。

這次方曉薇過來,他們也暗地裡打聽過了,這回人家可是要跟張建雲擺酒扯結婚證的呢!

說起來,這還是張家小子的頭婚哩!

至於這婚前就住在一塊兒的事因為張建雲的特殊情況,大家也沒再背後嚼舌根,還一個勁兒的誇讚方曉薇是個厚道人呢!

小舅舅跟小舅媽打算過完年就擺酒,蘇茹他們也是真心為這兩人高興。

因為是大過年的,張家人全都回來了,擠得堂屋都坐不下,像蘇茹這樣的小孩也只能站著,根本沒椅子坐。

張家人加起來也有近三十口人,蘇茹光是收長輩跟表哥們的紅包就收了不少,樂得她一整天都是喜滋滋的,連帶著飯也吃進去了不少。

張家的表哥們對她跟妹妹一向很喜歡,畢竟這麼久了張家都是陽盛陰衰,就算現在有個方草出現,大家對蘇茹姐妹倆的態度也沒變,畢竟是寵了這麼多年的兩個小丫頭大家都已經習慣了。

蘇茹一家子呆到下午吃完晚飯就準備回去了,剛走到二大隊口子上,就見唐麗容帶著兩個孩子坐著牛車出現在口子上,大包小包的東西看的讓人驚奇不已。

張杏花臉色一沉,頓時就有了不好的預感。

果然那唐麗容一下車看到他們就笑了起來,「喲,杏花姐呀!你們這是準備回去了?」

「你來這裡幹啥?」張杏花滿臉不悅的問道,「你該不會是想回來吧?」

「我回來咋地了?這裡是我家我咋就不能回來了?」唐麗容哼了一聲,看著還在車上的兩個孩子,滿臉不耐煩的叫道,「你們還呆在上面幹啥呢!趕緊滾下來!真是的,一個個就是叫我不省心。」

「唐麗容,你跟我弟弟可早就沒關係了,你家怎麼跑到二大隊來了?」張杏花冷著臉,看著這個女人她就覺得噁心。

「什麼叫做沒關係?我什麼時候跟建雲沒關係了?」唐麗容輕哼一聲,笑眯眯的沖著她說道,「算了,杏花姐你也是早就嫁出去的人了,娘家的事兒您就別多操心了,還是管好你自家的事兒吧,我先帶著孩子們回去了。」

說著她突然拍了拍腦袋,沖著她兩個男娃說道,「快叫姑姑給你們拿紅包呀!今天可是過年呢1

兩個男娃娃一提到紅包就興奮了,眼巴巴的看向張杏花他們,「姑姑,給我紅包!我們要紅包1

「去去去,誰是你們姑姑呢1張杏花對這兩個早就被唐麗容慣壞的孩子是一點好感也沒有,當下也不準備回去了,直接就朝著張家返回。

她算是看出來了,唐麗容這婆娘是來者不善呀!

她可不能讓自家老子娘吃虧咯!這種不要臉的弟媳婦她也沒打算繼續要!

蘇茹他們也自然只有跟著回去,正好她也想看看這個唐麗容打的什麼主意,這女人不會真的以為張家是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吧?

她冷冷一笑,看著唐麗容的兩個還在哭鬧的兒子,滿臉的不耐煩。

不出張杏花所料之外,這次唐麗容就是來者不善。

提著自己的包袱到了張家后,看到這麼多人驚訝的眼神,她一點都不介意的笑道,「爸媽大哥二哥我回來了,大寶跟小寶也回來了。」

「你回來幹啥?這裡可不是你家,我們也不是你爸媽1張老太太一看到她這張臉就是氣,立馬出聲罵道,「唐麗容,你還有臉出現在我家裡啊!你爸媽怎麼就養出了你這麼個貨色,真當我老張家好欺負沒人了是吧?」

張建雲的臉色也沉了下來,方曉薇站在他身側有些不安,唐麗容的事兒她也知曉的,若說心裡沒有芥蒂不可能,這會兒見著她來者不善的樣子,心情也就更差了。

張建雲捏了捏她的手,才對唐麗容冷聲道,「怎麼?收了誰的好處?又死乞白賴的想回來?唐麗容,有什麼目的你直說,犯不著噁心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