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七十五章 瑞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 瑞雪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科幻小說

「對,結了婚還能離婚呢!有個結婚證有啥了不起的?走走走,建雲,我們一家子這就陪你去把離婚手續給辦了1

張建華這個當大哥的直接開口說道,看著唐麗容的眼神也跟刀子似得,似乎下一刻就會拿刀把她砍了一樣!

唐麗容心一咯,是啊,她怎麼就忘了,一張結婚證有個屁用,要是張建雲鬧離婚,她能有什麼法子不離?

就算那些人答應了自己要給自己好處,可這種事情他們根本不可能出面管!

唐麗容一向都看不上張家的幾個男人,長得牛高馬大的,除了張建雲之外一看就是沒文化的粗鄙鄉下人,哪有她表哥長得好看?

要不是這回表哥求到自己面前來,她根本不想再跟這些鄉下人扯上任何關係。

「哼,方曉薇這隻破鞋來插足我的婚姻,這件事兒總是沒完吧?」唐麗容迅速的冷靜下來,冷笑道,「我也沒那麼狹隘的心胸,只要你們答應我跟大寶小寶住下來,我就不去舉報她。」

反正那些人也只是要求她就近監視張建雲,得到那些藥丸子的來歷才是目的,她可沒打算跟這個無趣的男人持續婚姻關係,當年要不是張建雲這張臉迷惑了自己,她也不至於干出那種傻事,結果等於守了這麼多年的活寡!

想想這麼多年自己是怎麼過的,原本對張建雲還有那麼幾分殘餘的情分也轉化成了怨氣。

「破鞋?」蘇茹又開口,涼涼笑道,「大嬸你沒搞錯吧?方阿姨明明就是我小舅舅的故人,知道他身體不便才會過來瞧瞧她的,我外婆正打算把方阿姨認為乾女兒呢,你說的那些都是什麼亂七八糟?」

方曉薇來到這裡的目的雖然二大隊的人都知道,可張家卻沒有親口證實呢。

就算唐麗容想那這件事兒做文章,也得看看這文章寫不寫的起來!

她鄙夷的看著這個蠢女人,估計又是被誰弄過來當槍使而不自知,簡直蠢的無可救藥了。

「大人說話,你個丫頭片子插啥嘴1唐麗容狠狠的朝著蘇茹瞪了一眼,這個小丫頭簡直就跟成精了似得,總是冒出來抓著漏洞不放,她心急的沖著她怒斥起來。

張杏花立馬把自己閨女護在身後,冷然道,「唐麗容,你不要臉你兩個兒子的臉面你也不要了嗎?好歹也是你自己生下來的,有你這麼個當媽的,以後你讓你兩個兒子怎麼活下去?」

說著她直接不耐煩的沖著自己大嫂二嫂說道,「嫂子,我們把她給轟出去,真當咱們張家人沒脾氣呢1

說著她就率先動手,直接一把抓住唐麗容的胳膊,竟是就這麼把她給甩到院子里去了!

唐麗容疼的慘叫一聲,捂著自己的屁股眼淚都快出來了。

她的兩個兒子則是呆愣愣的看著這一幕,竟是從開始就是一副麻木的樣子。

蘇茹瞧著不對,湊到這兩個小孩面前想跟他們說說話,卻眼尖的瞧見小寶手背上的烏青痕。

她臉色一變,直接抓著這孩子的袖子就擼了上去,細細的胳膊上竟滿是青紫的痕,一看就是遭受過虐待的!

她的動作眾人自然都瞧見了,連忙又看了看大寶身上,果然一眼有著被虐待過的痕!

「這殺千刀的女人咋就這麼狠心!虎毒還不食子呢!沖著兩個孩子你居然也能下得去手1

張外婆以前不知道唐麗容這德性的時候,可是真的把大寶小寶都當做親孫子疼的,雖然唐麗容做出那麼無恥的事情也讓她對兩個孩子有了幾分遷怒,但是真的瞧見孩子們身上的傷勢之後,卻是心疼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張家其他人看見了也不由感慨唐麗容這個當媽的的確心狠,竟然這麼作踐自己生下來的孩子,難怪能沒臉沒皮的跟她表哥扯上關係。

「趕緊滾!趕緊滾!看見這婆娘我就噁心1

張家的大媳婦更是怒喝道,直接把唐麗容帶來的那些包袱也砸到她身上,那眼神就跟看渣滓一樣。

唐麗容被砸的滿頭包,連忙躲開,「你們敢這樣對我!?你們等著,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好過的1

說著,她竟是連兒子都不管就提著東西跑了。

張建雲冰冷的臉上帶著深深的寒意。

他不在意唐麗容曾經頂著他妻子的身份在外面亂搞,是因為他從來沒將這個跳樑小丑放在心上。

如今這個女人聽從那些人的指示過來找麻煩,居然還敢威脅他的家人,那麼……他也沒必要跟這個女人客氣了。

雖說對一個女人動手實在不是一個男人該乾的事兒,可唐麗容卻真的觸及了他的底線!

蘇茹瞧見自家小舅舅眼底不斷閃爍的冷光,就知道唐麗容怕是要遭殃了。

這好好過個年就碰到一個瘋婆子鬧事兒,一家子也十分鬱悶。

唐麗容連兒子都不要了,張家也沒辦法真的在這大冷的天把兩個小孩攆出去,乾脆就將孩子留了下來,打算過完年再送回唐家去。

蘇茹一家子看完一場鬧劇之後也才告別回家。

等到了家中的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

寒風呼嘯如鬼哭狼嚎,蘇茹伸出手驚奇的盯著天空飄下的點點白雪,「下雪了1

前世的時候這場乾旱可是一直干到了新年中旬,期間不管是雨還是雪可都沒下過呀!

這次居然下雪了?!

蘇茹瞪著眼睛,蘇建武卻是笑道,「下雪了好!下雪了好!瑞雪兆豐年嘛1

張杏花也是高興起來,「是啊,是啊!下的好,走走走,咱們趕緊回家睡覺,明天應該熱鬧咯1

黑夜中,蘇茹盯著漫天飄舞的雪花,卻不知為何鼻子有些酸澀起來。

她回想著自己重生的這半年,不僅改變了小舅舅的命運,也改變了自己這一大家子的命運。

一場瑞雪,才是徹底的新生……

蘇茹深深的吸了口氣,站在雪夜之中,一直無法突破的瓶頸竟是如醍醐灌頂般,豁然突破,不過那麼一刻的功夫,她便成為了一名中級符醫,而此時,她的腦海之中也零零碎碎的閃過不少關於前世陌生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