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八十章 你奶奶說話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 你奶奶說話了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姐,我覺得浩軒哥哥也長得挺好看的,瞧著可比司辰哥溫柔多了,你咋一點都不心動呀?」

蘇文峰把東西放進屋裡就逮著她一臉好奇的問道。

蘇茹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功課做完了?話這麼多1

「早就做完了1蘇文峰一點都不在意她的冷淡,反而攥著她的胳膊撒嬌道,「姐,你是不是喜歡司辰哥呀?每次司辰哥來都給你準備了那麼多好吃的,我聽大哥說,他還把自己的津貼都存起來寄給你了,是真的嗎?」

「真的真的,行了吧?」蘇茹沒好氣的戳了下小弟的額頭,翻白眼道,「一個男孩子那麼八卦幹啥?做完作業就趕緊去練功,要不然幫爸爸去把家裡的柴給劈了,真是閑的你1

蘇文峰搓搓手,眼睛一亮,「這麼說司辰哥真的是我未來姐夫啦?老姐,你現在手頭有多少錢呀?」

「你問這個幹啥?」蘇茹手叉腰,眯著眼睛看他。

「我,我想買輛自行車。」蘇文峰緊張兮兮的說道。

自行車?蘇茹一愣,「你想買自行車幹啥?」

她家這幾個人現在出門飛奔起來可比自行車的速度還快,因此根本沒把自行車列入家需單子里。

蘇文峰這臭小子又想搞啥呢?

「就是想買1蘇文峰摸摸鼻子,「我看騎車挺好玩的,我也想要。」

「買輛自行車得一兩百塊錢呢,我就算手裡有錢也不能這麼花。」蘇茹直接拒絕,倒不是她小氣,只是覺得這種她家不需要的東西完全沒必要浪費錢,也不想養成小弟奢侈的性子,「你想買自行車就自己賺零花錢去,存個幾年也就有了。」

蘇小弟的臉頓時垮下來,扁扁嘴說道,「還要幾年呢……」

「那自行車就算買了你現在也騎不了呀1蘇茹嘆道,「而且……咱們家最近不能太高調,陳翠那婆娘說的也沒錯,咱們家現在在東鄉的確有點打眼。」

就算他們再想維持跟東鄉其他人一樣,可這面貌精神又哪是那麼容易改變的了?

她家吃的東西,就算沒有肉但是魚肯定是頓頓都有的。

不僅是為了口腹之慾,更重要的還是那黑魚是他們一家子能夠長時間維持修鍊的重要之物。

這些年她也把樓司辰給她的那些天材地寶都給用的差不多了,這一大家子再加上外婆那邊的舅舅跟堂哥堂姐們,消耗的量實在不小,所以就算他們吃黑魚都快吃吐了,也得堅持吃下去。

這個世界可不像異世界那樣,靈草靈藥幾乎隨處可見,每一種帶有天地能量之物都是他們要珍惜使用的東西。

而且吃肉對她家也不是太難的事兒,不說她小界面里養了不少,就說虎涯嶺那邊的野物這些年爸爸他們也沒少去抓。

所以他們就算是想裝出衣服面黃肌瘦的樣子來都難。

像陳翠今天說的這事兒,鄉里人可沒少在她爸媽面前明裡暗裡的打聽過。

甚至還有些人故意在她家飯點的時候來串門子,就是想瞧瞧她家到底吃的是啥東西。

要不是他們一家子現在不用符文都能夠感知到是否有人靠近,早就被抓現行好幾次了……

不過也多虧了舅舅們願意配合她家演戲,乾旱的那段日子家家戶戶存糧都很緊張,蘇茹一家子作為村裡的特困戶表面上自然也得裝出糧食早就沒了的凄苦相來,要不然鄉里人再傻也能看出她家的不對勁了。

而小舅媽的到來卻給張家帶來不少錢跟糧食,這些東西都是過了明路的,張家人自然也能夠大搖大擺的送糧食過來接濟她家。

就是這樣,她家在別人眼裡才把五年前那場艱難的旱災給度過,而沒有引起旁人絲毫懷疑。

現在要是給小弟買輛自行車,那不明擺著她家是在裝窮嘛!

蘇小弟明白過來后,頓時嘴巴噘的老高了,知道是這個理他也不大高興。

「行了,別噘嘴巴了,都能掛油壺了。」蘇茹好笑的揉揉他的腦袋,「你現在認真存錢,再過幾年沒準政策改了,你就能正大光明的去買自行車了呢1

蘇小弟揉揉自己的臉,嘆氣:「好吧,那我去找爸爸了。」

「去吧去吧。」蘇茹笑著搖頭,繼續把家裡的臟衣服臟被子都收起來,打算一會兒去河邊把衣服給洗了。

這大冷的天兒,媽媽平日里照顧他們幾個就夠忙活的了,這種家務事兒她能幹自然也要幫著干。

收拾完臟衣服,蘇茹就直徑去了河邊。

大冬天的,河邊上都結了一層薄薄的冰渣,也沒哪個孩子會跑到這邊來吹寒風,只有跟她一樣過來洗衣服的女人或者女孩。

蘇茹到的時候,已經有好幾個人正在洗衣服了。

冰冷的河水將她們的雙手凍得紫紅紫紅的,僵硬的連搓洗都難。

可這年頭也沒洗衣機能用,不洗乾淨這些衣服可就沒得穿了。

「唉,我要是有這麼乖的閨女幫我幹活就好了,我家那幾個丫頭成天就知道吃吃吃,跟豬似的!哪有丫丫這麼懂事,還主動把衣服端過來洗。」

「杏花姐也是好福氣,不僅蘇建哥心疼她,就連養的幾個孩子也心疼的,我家的那幾個純粹就是討債的,讓他們幫忙端個盆子都不樂意。」

……

幾個熟悉的嬸子一邊用力的洗衣服,一邊搖頭抱怨。

蘇茹早就習慣了她們這樣的對話,也不介面,蹲在自己以前洗衣服地方就忙活起來。

碰水之前,她捏碎了一個火系符文,將符文的力量凝聚在雙手中,然後串時便是溫熱的。

那幾個女人瞧見她洗衣服洗的這麼勤快,對視一眼,突然說道,「丫丫,你這幾天去看你奶奶沒有?」

蘇茹眨眨眼,「沒有,咋啦?」

「我聽說你奶奶這幾天好像能說話了。」一個滿臉風霜的大嬸卻是掩飾不住臉上看熱鬧的心思,「這段時間你奶奶不是在你大伯母家養著嘛,我上次去你大伯家做針線活的時候,就聽到你奶奶叫你大伯的名字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