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八十三章 四叔的指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 四叔的指責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你不知道吧……他所做的一切不過都是因為監視我的父親,你不過是他任務途中遇到的一個擋箭牌,別看你為他生了那麼多兒子閨女,可實際上……他從來就沒把你當成妻子看待。」

「我想想,現在那個老頭子沒準正在含笑逗弄他的孫子孫女呢!而你……卻要死了。」

蘇茹臉上滿是惡劣的笑容。

隨著她每說出的一句話,老太太也終於有了反應。

她嗚嗚的叫著,「蘇……蘇……賤……人……」

她的聲音極低,若不是兄妹倆耳力極佳,肯定聽不到她這拼盡全力也要罵人的話。

蘇茹漠然的看著蘇老太太眼角留下的淚痕,臉上滿是涼薄的笑意。

「到死了都還想著罵我,嘖嘖……我們一家子到底是哪招你惹你了?居然這麼不待見我們……」蘇茹笑著,眼裡卻滿是冷意。

見著面前這老太婆這幅下場,她的心裡其實並沒有半分快意。

不論今生她是不是將仇都給報了,可前世她所經歷的那些卻永遠也無法抹滅。

她還記得自己臨近死亡之時,老太太跟蘇梅醜陋的嘴臉。

明明因為爸爸的存在,蘇家才能過上平常人都過不到的好日子,可偏偏這母女倆就生了一副蛇蠍心腸,一步步將她逼上了絕路!

前世的無數次的絕望與痛苦,都是眼前這個老婆子帶給她的!就算這個老太婆要死了,她也絕對不會讓她死的安穩!

站在床前,蘇茹惡劣的看著老太太那雙麻木的眼睛里重新充斥的憤怒與恨意。

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的眼神!

多行不義必自斃,她只需要將蘇鐵軍那些秘密抖露出來,就能讓這個老太婆自己氣死!

「丫丫……」蘇文翔憂心的看著自己妹子,眼中帶著滿滿的心疼,直接將她攬入懷中。

他能感覺到,自己妹子此時情緒不太對勁。

眼見著老太太情緒越發的激動,蘇文翔直接抓著蘇茹的胳膊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外面寒風冷冽,屋內老太太痛苦的嗚咽聲久久不絕。

這個老太婆張揚了一輩子,以為她能操控別人的人生,殊不知她自己也只是別人手中的一顆棋子。

蘇茹腦海中再次浮現起前世蘇老太婆囂張得意的模樣,一旦他們這一家子失去了所有存在的價值,這個老太婆又能跟她閨女得意多久呢?

蘇鐵軍那個老東西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咱們回家吧,二哥。」蘇茹深深的吸了口氣,拋去那些不愉快的記憶,沖著二哥笑道。

蘇文翔擔憂的點點頭,抓著她冰冷的小手,直接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途中又遇見胡翠蓮他們也沒打招呼,任由這婆娘回去罵罵咧咧的,至於那糕點?

蘇茹眼底劃過一絲諷刺,他們本來是想去四嬸家探探情況,這準備的自然就是糕點,可胡翠蓮這種人她怎麼可能給她吃樓司辰為自己親手準備的美食?那油紙里包的不過是些她啃剩下的雞骨頭而已。

果然,兄妹倆沒走多久,就聽到胡翠蓮那中氣十足的謾罵聲。

……

第二日一大早,蘇茹一家子剛起床時,蘇建林便紅著眼睛匆匆敲響了他家的門。

他神情悲痛的帶來一個消息。

老太太死了……

昨天不知為何她嚎一個下午,最終在天黑前停下。

據說死的時候,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彷彿還能看到其中的恨意與絕望。

蘇建林知道他們一家子不待見老太太,所以昨晚他沒過來,還是一大早被四嬸催著過來報信的。

「死了也就死了吧,我媽這幾年受的罪也夠多了。」蘇建林站在她家門口嘆氣,目光卻是落在蘇茹跟蘇文翔身上,「只是……丫丫,文翔,我想知道你們昨天去看她的時候說了什麼?為什麼會讓她死不瞑目?」

張杏花一聽這話可就不樂意了,臉一黑道,「老四,你這是啥話呢!合著你以為老太太是我兒子閨女氣死的?」

蘇建林抿著唇,眼睛死死的盯著蘇茹兄妹倆,雖然沒點頭,但顯然默認了張杏花的意思。

這可把張杏花給氣得半死,指著他鼻子就罵道,「老四,這話可不能亂說啊!你憑啥說是我兒子閨女氣死了老太太?就算她真的要被氣死,要我說也是氣你們兄弟幾個吧?你們瞅瞅你們媳婦是怎麼伺候她的,說出來我都替你們丟人1

「三嫂……」蘇建林被她罵的滿臉通紅,也說不出話來。

蘇茹輕笑一聲,雖然四叔跟她家關係的確不錯,可對於老太太盡孝這份說個不好聽的,他並沒有做到一個兒子應該做的事兒。

儘管這麼多年是因為他們兩口子時常照顧才能讓老太太拖到昨天咽氣,可他要真的是個大孝子,也不至於讓老太太活受罪這麼多年。

說什麼無力贍養不過是他給自己不孝找的借口罷了,要不然早就把老太太搬回他家好好伺候去了,還能跟另外幾個兄弟媳婦鬥氣,覺得他們自個兒吃虧嗎?

這麼一大早的跑過來,居然還指責上她了。

蘇茹嗤笑一聲,也沒打算否認,直接點頭道,「對,我的確氣她了。」

蘇建林紅著眼,連忙說道,「你怎麼能這樣!她以前再怎麼對你不好,也是你奶奶呀!她都那樣子了,你怎麼還能跑到她屋裡去氣死她?1

「四叔,不是我氣死她的,真正讓她傷心絕望的是你們這些親兒子,我不過是讓她提前認清了事實而已。」

蘇茹靠著牆,面無表情的說道。

蘇建林沒想到她居然敢這麼跟長輩說話,氣的不知道說啥好,直接沖著還悠哉準備早飯的蘇建武道,「三哥,你們這一家子現在真的太薄情了,你瞧瞧丫丫說的這些話,是一個當孫女該說出來的話嗎?1

蘇建武不緊不慢的削紅薯,一邊說道,「老四,我閨女還輪不到你教訓。」

他抬起頭,淡淡的看著蘇建林,突然嘴角扯出一抹諷刺的笑,「我知道你急什麼,老太太死的突然,你們也就不能從她嘴裡得知老兩口以前存的那些存款去哪兒了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