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八十五章 被人惦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 被人惦記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張杏花跟林小麗的關係一般,但都是一個生產隊的,哪能不曉得她家大虎子是什麼樣的男孩兒?

說好聽點兒就調皮搗蛋,說難聽點兒,那就是偷奸耍滑!

她已經不止一次聽其他人說起大虎子這個男娃子經常跑到別人家廚房裡偷吃的,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夥子整天在鄉里到處浪也就不說了,關鍵這人還是個家裡橫。

就連她都不止一次的聽見過那小子站在院子里跟林小麗對罵,有的時候惹急了他還會動手打長輩。

這樣的人,別說她現在已經有一個讓自己很滿意的女婿了,就算沒有,她也絕對不會把自家閨女嫁給這種人。

所以聽到林小麗這麼說,她也就收斂起臉上的笑,不悅的皺眉道,「我都跟你說了,我家丫丫現在年紀小,不會考慮跟誰定親的,林小麗,別這麼大嗓門說話,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家丫丫跟你家大虎子有個啥呢1

林小麗當然聽出了張杏花不高興,她頓了頓,心裡也不舒坦起來,「杏花,你這是啥意思?看不起我家大虎子嗎?」

「不是看不起,我都說了,我家丫丫年紀小,現在還不到定親的時候。」張杏花面無表情的說道,低頭繼續幹活。

林小麗見她這態度就知道是瞧不上自己兒子了,臉上也擺出一副不高興來,「定親又不是結婚,兩個而孩子訂了親也好早些建立感情嘛,跟年紀小不小有啥關係?早幾年的時候,丫丫這歲數也差不多可以出門子了。」

「你也都說了那是早幾年,現在可不是早幾年1張杏花不耐煩,「我還要幹活,沒事兒你能別跟我說話成不?免得一會兒李可又要扣我的工分了。」

林小麗見她這麼不給自己面子,這心裡也是氣悶的不行,哼了聲就轉身走了。

旁邊幾個婦女咯咯笑起來,「杏花,幸虧你沒答應這個林小麗,她家小子就是個潑皮,誰家閨女要是嫁進去那可要受一輩子罪的!也就林小麗她自個兒覺得她兒子好1

「可不是嘛!咱們丫丫那麼水靈的一個丫頭,以後肯定是要嫁到城裡去的,哪會留在咱們這種山疙瘩里受罪?」一個跟林小麗關係好的婦女酸溜溜的說道。

「那丫頭就是長得比城裡的姑娘還漂亮哩!要是不嫁給城裡人就可惜了1

「杏花,我有個侄子在縣裡煤礦上班,馬上就要轉正式工人了,今年才二十一歲,你要不要考慮下我侄子?」

「二十一歲?年紀這麼大!都比丫丫大六歲了1

「六歲又咋滴?這男人就是要年紀大,才知道心疼人呢1

……

張杏花無語的聽著那些女人嘰嘰喳喳討論著自己閨女以後該嫁個什麼樣的男人,真想沖著她們大吼一句老娘早就有個完美的女婿了,不過考慮到自家丫丫現在年紀還小,要是過早說出來,沒準那些嘴碎的婆娘又要說三道四的,她也就忍了。

「三嫂,你別聽她們瞎咧咧,咱家丫丫那麼聰明,沒準以後能考個大學自己去城裡找個鐵飯碗呢,現在想那些事兒也太早了。」蘇建林媳婦走過來跟著她咬耳朵。

張杏花一見是她,立馬想起蘇建林的事兒,壓低聲音就跟她說自己在鎮上見到老四在鎮上賭博的事兒。

四嬸愣了愣,顯然也沒想到自己男人居然會背著自己沾染那種壞習慣,頓時氣得臉色鐵青。

難怪她發現柜子里少了十塊錢呢!

……

不提長輩們在地里幹活是如何的熱鬧,蘇茹吃完早飯就跟著二哥開始去林子里準備修鍊。

沒成想兄妹倆剛走到林子邊上就撞見一個約莫十七八歲的少年。

那少年看見蘇茹眼睛頓時一亮,提著一隻野兔子就急急忙忙的跑到她面前來,「丫丫?你們怎麼跑到林子里來了?吃早飯沒?我這裡還有幾個饅頭。」

「我吃了。」蘇茹見他用那隻髒兮兮的手抓出兩隻烏黑的饅頭來,立馬說道。

這少年她認識,叫趙虎,不愛下地上工,成天都喜歡鑽林子里抓野雞野兔這種小東西,有的時候她去鎮上逛,還能瞧見這人去糧站賣這些東西,看得出來也是個有頭腦的。

不過這陣子她總是會被這小子賭上,心裡便多了幾分煩躁。

「哦,那我跟你們一起去裡面抓東西,我知道有個地方兔子特別多1趙虎一看見她就興奮,只覺得蘇茹長得越來越漂亮了,跟村裡其他那些姑娘簡直就是天上地下,完全沒法比,不愧是他看上的媳婦人眩

趙虎的一雙眼珠子就差黏在蘇茹身上了,侵略性的目光看讓她直皺眉。

蘇文翔也不喜歡這小子,沒好氣的擋在自己妹子面前說道,「不用了,我們自己抓就成,你趕緊走吧。」

「不,我幫你們抓。」趙虎嘿嘿笑著,就把他手裡的兔子扔到自己背簍里,一副說什麼他都要跟著的就架勢。

「二哥,我們回去吧。」

蘇茹這下也不想去林子里了,直接抓著二哥的胳膊就往家的方向走。

趙虎完全沒察覺自己被嫌棄了,連忙熱情的跟在她屁股後面說道,「丫丫,我媽今天就要跟你媽說咱們定親的事兒了,你放心,你以後嫁給我了我肯定對你好。」

他話音一落,突然『砰』的一聲,便被人一腳踢出了十米遠,直接噴出一口血,驚愕的瞪著突然出現在蘇茹身邊,黑著臉瞪著自己的男人。

對上那雙陰冷的眸子,不知為何,趙虎下意識的畏懼,「你,你誰呀1

他咬牙想站起來,卻發現身體渾身頭疼。

樓司辰直接走過來,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冷聲道,「臭小子,敢惦記上我媳婦,你活得不耐煩了!?」

「咳咳……你媳婦?」趙虎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看著樓司辰。

這人穿著一身綠軍裝,雖然眼神陰冷,可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一股軍人氣質,長得也跟個小白臉似得,他怎麼也沒想通這個人到底是怎麼突然出現在林子里,明明剛才四周除了他們三個之外,根本沒有別人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