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八十九章 字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九章 字跡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行啊張杏花,我可真沒看出來你居然是這種貪小便宜的人,平日里擺出一副清高的樣子果然都是裝出來的吧?咋滴了,現在收了我家的定錢就想賴賬是吧?」

七四年的第一天,是一個新年。

老一輩的人信奉著新年便是一個新的開始,要是新年的第一天就生氣發怒,那麼這一年都會非常倒霉。

所以哪怕是敵對的兩家人往日有再多的恩怨也不會在新年的第一天就懟起來,張杏花這回也是真的被林小麗給氣炸了,根本沒管周圍那些人看似好言相勸實則看熱鬧的模樣,若林小麗今天不把這事兒給她說清楚,大不了這個新年她就不過了!

張杏花臉色陰沉的嚇死人,蘇茹也煩死了林小麗吧嗒吧嗒不停咒罵的嘴。

蘇建武額頭青筋直跳,冷喝道,「林小麗,你說我家收了你的定錢,證據呢?!有沒有簽的字據呢?我家閨女到底是哪點招你兒子喜歡了,我讓她改還不成嘛?!你好歹也是個做長輩的,平日里娃娃見到你還要叫你一聲嬸子,你這個當長輩的心思咋就這麼惡毒?逮著我家閨女的聲譽不放,硬是要毀了她才高興是吧?」

林小麗被他這大嗓門給嚇了一跳,正準備開口說,就將蘇建武面上浮現著陰冷之色,皮笑肉不笑道,「老子前半生窩囊了半輩子,好不容易現在才能過點輕鬆日子,林小麗,老子可把話放在這兒了,這件事兒你要是不給咱們解釋清楚,我就讓你兒子一輩子都娶不了媳婦1

蘇建武在鄉親們的眼裡一向是個說話算話的老實漢子,除了前幾年跟死去的老太太因為孩子的問題而發怒過外,鄉里的人們可就一直沒見著他生氣過。

偶爾有人佔佔他家的小便宜,蘇建武也只當不知道,眾人本以為他就是個沒脾氣的慫包呢,可這會兒看見他瞪著一雙充滿怒火的雙眼,還有那鐵青的臉色,誰也不敢把他這句話當做玩笑話。

畢竟這蘇建武一向是說到做到,他要是真的想廢了趙虎,就算趙家人怎麼防範也是防不住的!

趙虎的小姑怕這牛憨子真的廢了趙家的獨苗苗,連忙勸道,「嫂子,這事兒沒準是個誤會呢,咱們都別那麼大的火氣,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呢!這麼好的日子,有啥矛盾都好好說成不,別壞了來年的福氣。」

老實講,林小麗這會兒也有點慫了。

她敢跟張杏花嗆聲是因為知道這婆娘就是個紙老虎,就算真的跟她干架她也絕對不怕。

可這蘇建武可就不一樣了,長得牛高馬大的,要是真動起手來,就算自己男人出手也沒幾分勝算,見老實人發起火來,她還真不敢像剛才一樣對著干。

林小麗有點慫了,不過面上卻沒表現出來,冷哼道,「行,你們不是要字據嘛!等著1

丟下這句話,林小麗就匆匆回屋找字據去了。

蘇茹眯著眼睛,探索符文的力量不動聲色朝著趙家的屋子裡快速蔓延,她『看』將林小麗氣紅了一張皺巴巴的臉,直接翻出一個木箱子,從裡面找出了一張薄薄的紙。

林小麗拿著紙,很不爽的哼了聲,快步走出來。

蘇茹瞧著她那副氣勢洶洶的模樣,眼睛微微眯起,這個林小麗倒是不像在說謊的樣子。

「你們瞧瞧,這就是張杏花給我簽的字據1林小麗拿著那張紙在眾人面前揚了揚,趾高氣昂的說道,「咱們鄉里會寫字的沒幾個,張杏花,你自己看看這是不是你的字跡。」

說著,她就把那張字據塞到張杏花手裡,讓她自己去看。

張杏花原本對那什麼字據根本不屑一顧,她從來沒簽過什麼字據,很肯定林小麗拿出來的一定是偽造的東西,可真的讓她一看上面的字跡后,她的臉色卻頓時一變。

「不可能,我根本沒簽過這東西1

蘇文翔更是蘇建武見她這副模樣,立馬把字據拿過去看,果然那扭扭歪歪的字就是張杏花的筆記。

父子倆這下也懵了,愕然的看著張杏花,再看看林小麗。

只見林小麗得意道,「怎麼樣,我沒騙人吧!這字據可是你二嫂親自給我的,要不然你就讓胡翠蓮出來跟我對質。」

張杏花就算再蠢也知道這次是誰算計了自家閨女,想起那個沒怎麼接觸的新二嫂,她就氣的咬牙切齒,「對質就對質1

說著,她便氣勢洶洶的朝著蘇家那屋那邊走去了。

站在周圍看熱鬧的人瞧見這一幕立馬跟上,畢竟這林小麗跟張杏花兩個人的樣子都不像是在說謊,她們倒是挺好奇這到底是咋回事兒。

胡翠蓮嫁到東鄉來是出了名的又饞又懶,就連蘇建文都不大樂意跟她在一個屋檐下呆的太久,更別說別人了。

這會兒冬日的太陽都出來了,她家還是大門緊閉,張杏花現在在氣頭上,衝上去就猛踹她家的門。

「誰呀!這一大清早的發什麼瘋啊1

胡翠蓮不耐煩的聲音從屋內傳出來,隨後便是一陣細細碎碎的聲音。

張杏花握著拳頭砸門,怒道:「胡翠蓮你給我出來1

她一拳拳的砸門,竟是直接都快把那扇木板門給砸裂了!

跟在後面的一群吃瓜群眾震驚的瞪大眼睛,眼睜睜的看著張杏花生著氣,直接就把門給砸爛了。

「張杏花!你幹啥呢1

胡翠蓮的尖叫聲想起,她剛剛走到門口,就見到自家大門已經被砸出了一個洞,心疼的她連忙打開門沖著張杏花罵道。

「這大早上的你是不是發神經啊!我家的門你得給我賠1

「賠?」張杏花怒極反笑,直接一把揪住她的衣領,另一隻手揚著手裡的字據,齜牙裂目道,「胡翠蓮,你給我好好解釋解釋,你給林小麗的這張字據是怎麼回事兒?!我咋就不知道我什麼時候簽了這個賣女兒的字據1

胡翠蓮被她這幅憤怒到極點的模樣給嚇呆了,支支吾吾半晌說不出話來。

蘇建文這時也從屋裡出來,瞧見這一幕立馬就要過來阻攔,卻被蘇建武父子倆直接擋住了去路。